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明无盐女 > 第四十七章 观念问题
    这边路茜打听到路小姑来谈她的婚事,当下一震,在路小姑走后,跟小刘氏报备要去见姐妹,却是去了静心庵。

    静霞师太跟老太太关系好,路茜也因此来过几次静心庵,对静霞师太也生了几分的亲切。

    到了静心庵,自然也就能见到路雪了,虽然有老太太拜托静霞师太照顾着,但尼姑庵本就不是什么享福之地。更何况路雪又不是静霞师太这样掌庵的,也不是资历老的尼姑,所以一段时间下来清瘦的很厉害。

    再说有杨氏亲切的问候,给静心庵添香火钱,静霞师太也不会让路雪过的太轻松。虽然静心庵并没有让路雪干重活,可轻松如扫地抹桌的活,对路雪这样的千金来说也是件苦难之事。

    看到这样的路雪,路茜虽然觉得不够解恨,但也圆满了。

    “你放心,这事是我引起的,我一定想办法救你出去。”

    这是路茜留给路雪的话,虽然路雪并不是很信,但也心生了希望。可路雪却不知道,接下来的事情,已经让路茜顾不得她了,她只有自己想出路。

    这边,路小姑本来欢喜的让媒人去合八字选日子,哪知道静霞师太那里合了张高义和路茜的八字,却说这几年不宜婚嫁。又说张高义和路茜的八字却是极合的,乃天作之合,子孙满堂、贵不可言。如果是立秋以前,就很好,但立秋之后的三年内就不行。

    路小姑和小刘氏心瓦凉瓦凉的,立秋之前出嫁的便是路慧,当下路小姑和小刘氏都把何贵妾和路慧都给怨上了。

    路茜今年十七了,三年内,那路茜不就得二十岁了。二十岁都是老姑娘了,就算是路茜能等得,张高义能等得。

    可静霞师太又说,张高义的八字与路茜极配,这亲事也退不得。

    路小姑憋了一肚子气,可又拿娘家没有办法,也不能忽视了静霞师太的批的八字,再说当时她是为了顾忌着何贵妾和路慧,长子要三年后才能娶亲。路小姑也只能把目光放到了小儿子的身上,希望小儿子先娶亲生子,但同时也给长子备了两个通房,总是还希望留个血脉的。

    娘家的侄女再亲,也亲不过儿子,而且对路小姑而言,儿子就是她立足于吴王府的底气和本钱,要是两个儿子在战场上有个意外,她就得被吴王妃给踩死了。

    张家推迟了婚事,路茜一下子圆满了,她倒是想说她和张高义八字不合,不宜婚配,但也知道,若是那样,肯定不行。再说她们也合过八字的,只不过没有选日子成亲罢了,虽然没能退掉张高义的婚事,让路茜遗憾,但能推到三年后,路茜也是满足了。

    三年后,就是另一番世界了。

    路家三房这里,刘宁看坐在对面的刘应熊只觉得牙疼的很,没好气道:“你天天来做什么,没事做吗,不是听说要打仗了吗,你怎么那么闲。”

    虽然刘宁对刘应熊,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但刘应熊却不介意,而且很吃刘宁这一套。刘宁本来就长的美,老天还是厚爱美人的,不管做什么动作,就是生气愤怒不屑等表情,那都是美的,而且生动的。

    这些刘宁都不知道,她只是看到刘应熊天天出现,就烦的很。上次她找刘应熊帮忙,可也谢过了,但这人却是天天都到她家报道,把刘宁郁闷的不行。而且刘应熊一来,杨氏就让刘宁见,刘宁就是跟杨氏说男女大防,杨氏都不介意,还说都订了亲了,怕什么,且刘宁已经十五岁了,完全可以出嫁的。

    刘宁再不敢吭声,就怕杨氏直接找媒人去选日子,那他还不得撞墙了。

    “最近也无事,来看看你,身体如何了,我带了两支人参过来给你补补。”刘应熊关心道。

    刘宁脑更疼了,昨天是燕窝,前天是灵芝,还有大前天……,现在又是人参,她不高兴,可杨氏满意,还真的变法子炖给她吃。

    想到了杨氏的热情和对刘应熊的满意,刘宁就泄气。

    其实刘应熊长的不难看,而且是耐看型的,再加上身材又好,也是个中上的了。可若是当兄弟,当朋友,刘宁都觉得挺好的,当婚嫁对象,刘宁就接受无能。

    “我身体不好,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孩子了,你知不知道。”刘宁决定和刘应熊说开,希望刘应熊能退却。

    哪知道刘应熊一顿,又一脸无所谓道:“你放心,我娶的是你的人,你永远是我的妻,一辈子的当家主母,到时候妾室有了孩子养在你名下就好了。”刘应熊觉得刘宁是因为身体原因脾气不好,所以非常的谅解,甚至还说:“你放心,害你的人,我会帮你报仇的。”

    刘宁一咽,果然代沟,看人家说妾室有孩子说的那么平常。若他现在是男的,刘宁觉得这是福利,可她现在是女的,一代入果然有些接受不了。至于报仇什么的,刘宁只能抛到脑后,他一时还面对不了死人,特别是因她死的。

    “我善妒,接受不了妾室庶子女,我只要我的丈夫一生只有我一个女人。”刘宁硬着头皮说着,怎么都觉得自己浑身都不舒服。

    “待她们生下孩子,是发卖或者杀了都由你。”刘应熊说的很轻松,仿佛妾室只是生育的工具,为他生了孩子,说杀就杀的。

    刘宁又是一咽,却有点心寒,刘应熊好像有点不把女人当一回事。若他是个古代的女人,而且心狠一些,他也许会为刘应熊这般作为感动吧,可他不是。

    “她们是你的女人,跟你同床共枕,为你生儿育女,你说杀就杀,未免太无情了吧。”刘宁不由说道。

    “妾不过是个玩艺,而且你不喜欢,杀了便是,我也不可能绝嗣,你以后做为刘家的主母,可不能过于心软了。”

    刘宁有些接受无能,就算知道人命不值钱,可听了这话,也震憾的很。刘宁也不知道是自己三观不正,还是刘应熊三观不正了,他不想再谈这些,只能转移着话题,却扯到了君悦楼这边了。

    刘宁也就跟刘应熊说了路瑶的好话,哪知道第二日,刘应熊过来交给了刘宁一封信,看的刘宁一阵的纠结。

    而老太太这里则是派人手去查老太爷的老底,还有怡黛被葬在何处,她总觉得怡黛所葬的地方就是路家的祖坟了。因为,不只是怡黛的棺木不在,就是路母的棺木也被移走了,那如今的两座坟不过是空的。

    若不是老太太真的挖了怡黛的坟,也不会发现那坟是空的,她被老太爷耍了。

    这些事情,路瑶是不知道的,她如今在偏院里见了神秘兮兮的刘宁,从刘宁的手中接过了一封信。

    路瑶当下拆开来看,当看到的时候,眼睛都瞪大了,“你从哪里得来的。”

    “刘应熊给。”刘宁嗡声嗡气道。

    “你让他查这个。”路瑶吃惊道。

    “我哪有让他查,他最近总来找我,有时候找不到话题就跟他说跟你多好啊,他今日一来便把这个给我的。”刘宁坐到了路瑶的面对,神情有些恹恹的。

    “原来路二真不是老太太的儿子。”路瑶叹了口气,才知道原来死去的大姑和路二是老太太庶妹所出的,而老太太这是顶着庶妹的身份活在路家,至于路良德怎么出生的,信里没有说,但路瑶想想也大概猜的到,怪不得老太太看二房如仇,恨不得把二房赶尽杀绝了。

    刘宁点了点头,“这老太太是个厉害的狠角色,我就发觉这古代的人,没一个简单的。”

    “怎么了。”路瑶也看出了刘宁情绪不对了。

    刘宁也没有瞒着路瑶当下把话说了出来,路瑶也只能叹道,“是我们三观不正。”

    可不是这,在古代,她们的思想与这里格格不入。刘宁不能生孩子,刘应熊这想法也没什么,若是有些女子早就感动了,可她们却接受不了了。

    这要是那孩子长大了,受了挑拨,那还不得养出仇来。路瑶摇摇头,若是她也不愿意这样,她宁愿抱养一个孩子,孤儿都好。但对于刘应熊来说,他是一定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子嗣的,也就是说,这个妾生不出来,还是不断找女人生,难不成生没生孩子的妾都杀或者发卖。

    其实刘宁也可以嫁过去,不用在乎妾室庶子女,事实上刘宁也没在乎这些,刘宁是接受不了跟刘应熊成为夫妻,到时候同床共枕的。可刘应熊的话,让刘宁心寒,若为刘应熊生子女的女人都可以这么处置,那以后刘应熊对她没有感情的时候,他的下场会是如何的。

    刘宁已经不敢想下去。

    这就是观念不同。

    路瑶和刘宁对看了一眼,还是不嫁人好,不嫁人就没那么多事,不用纠结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