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明无盐女 > 第四十八章 围城
    至正二十五年十月,朱元璋的军队以徐达、常遇春为首攻取以长江以北的张仕诚辖区,闺十月拿下了泰州,十一月围了高邮,这速度让人心惊。

    不说平江城如何了,就是整个路家的气氛都很低迷,路家是跟张仕诚绑定的,张仕诚这边不好,路家也好不到哪去。而路家是文臣不是武将,倒不用亲自到一线战场去。

    而这个年,路家都没有怎么过了,如今全部的人都盯着战线上,路瑶已经不用派人去打听就可以从路瑶这里知道战事的消息了。

    至正二十六年正月,张仕诚部水军攻吴江阴,大败。

    四月,朱元璋军完全攻克徐州以南张仕诚辖境,北接扩廓势力范围。

    五月,朱元璋传檄攻张士诚,称白莲教为妖言。

    八月,徐达、常遇春等攻湖州、杭州等地。

    十一月,湖、杭张氏守军投降,徐达等围平江城。

    这是让人心惊肉跳的一年,张仕诚军战场上连连失利,朱军已经攻过来了,还围了平江城,这对整个平江城来说都是一个坏消息。

    “怎么办,怎么办。”路家这里已经慌了起来了。

    这个时候老太太已经没有心情去为难谁了,该是盼着张军能抵抗朱军,盼着路家能平安度过难关,能在这一场战争中保存下来。

    可在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谁传了出来,路家之女半凤命的消息。

    张家那边立刻找媒人上门,而且非常强势的把路茜和张高义的日子给定下来,仿佛去年静霞师太的八字批命再也入不了张家的耳。现在半凤之命的消息一传出去,张家已经迫不及待地把路茜给娶进门了,而一直盼着路茜嫁的老太太还有小刘氏却在这一瞬间犹豫了。

    这一次出面的并不是路小姑,而是吴王妃了,对老太太来说路茜是孙女,张高义是外孙,手心手背都是肉,最终还是同意。再说不同意也不行,张家吴王妃亲自上门,这亲婚也推不得了。

    “母亲,我不能嫁,平江城被围,张家算是完了,我嫁过去只有死路一条。”路茜对着小刘氏哭泣着,因为静霞师太帮忙,路茜三年之内都不用考虑婚嫁,心里还松了口气了,可千算万算没有想到半凤之命的消息传了出去。

    而这半凤之命的消息也是从路府下人口中传到了路小姑的耳里,她本就是张仕诚的妾,又生了两个儿子,张仕诚当皇帝,她就算不是皇后,也是贵妃,甚至以后还是皇太后。

    如今平江城被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路小姑也慌了,在知道娘家这个消息时,心里也是怨及了娘家。若是娘家不瞒着她,她早把路茜给娶进门了,还有那静霞师太与老太太关系好,路小姑也是知道,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才对静霞师太的话深信不疑。

    吴王妃让人重新给张高义批命,却和静霞师太说的不一样,这下连张仕诚都怪上了路小姑了。

    路小姑心里后悔的不行,最重要的便是耽误了长子的婚事和张家的前程,对娘家的怨气就别提了。

    路茜不想嫁,但路良德却由不得她,先不说路家在平江城内,若是不答应,路家就是第一个被张家内部解决的。

    不管如何,牺牲一个女儿,换来一家的平安,在路良德的心里是值得的。

    前院的事情好像不关偏院的事,但在这紧急的时候,路瑶一刻也不敢放松,很怕波及到了偏院这里。

    半凤之命的消息一传出来,路家的女儿人人自危,路瑶都在准备着逃跑的路线。

    可平江城都被围起来了,她能跑到哪去,甚至她还得带上陈氏和元洲,也不能把陈老太还有陈举人甚至王妈妈这些给拉下。

    真是一项坚巨的工程,路瑶感觉到很疲惫,可是让她认命地等朱军杀过来,她却不愿意坐以待毙。她跟朱军没仇怨,心里也知道朱军会赢,可人家赢了也不关她的事,甚至赢了也就代表着她们就有活路。

    路瑶自然是希望元朝快些结束的,她能想到的也是逃跑,可逃哪去。她一不会武,二不会医毒,哪里能生存。而且全国各地都在打战,她早就是想逃,也不知道去往何处,若是被当奸细抓起来也麻烦。更何况乱民暴发到处是,路瑶一时间都有些茫然了,不知道出路在哪里。

    “誓死与城共存亡。”这是平江城内喊出的口号,而这里也是张仕诚最后的据点和中心了,也是军士力量的集中点。

    可路瑶却不知道能抵抗到何时,朱军大军都已经从四面八方攻了过来,围住平江城了。

    比起路瑶和刘宁的焦急,路茜更是害怕,本以为重生了就能改变命运,却没有想到厄运还是向她招手了。

    她不能嫁去张家,想到要重复前世的命运,路茜就非常的害怕。

    “父亲,女儿嫁,但女儿有话对父亲说。”路茜终还是去见了路良德。

    路良德看到这个女儿,虽不是他最宠爱的,也是他最重视的,可路茜做出的一些事,却让路良德很不满,“你想说什么?”

    “父亲,女儿可嫁去张家,稳住张家,但女儿希望父亲向朱军投诚吧。”

    路茜的话一落,路良德就已经雷霆震怒了,“放肆。”

    “父亲,死一个我不算什么,但路家不能完了,只有这样才能救了路家。”路茜希望路良德能投诚,而不是与朱军相抗。

    路良德讥讽道:“你以为路家向朱军投诚又能如何,路家怕是还没有走出一步,就先没命了。”这些路良德不是没有考虑过,可他又不是武将,他拿什么投诚,再加上要过张仕诚这一关谈何容易。

    “父亲,潘氏兄弟已有投诚的准备了。”路茜的话中带着肯定,却让路良德为之一震,“你说什么,潘元绍兄弟要背叛吴王,你从哪里得来的消息。”

    “父亲若不相信可以去查,其实女儿这几年来,一直做着梦,梦见了张家败,路家灭亡,还有朱军建立了大明朝,结束了战乱。可女儿的话,父亲一直不相信,父亲,再不决定,我们已经没有机会了。”

    “还有一个人,我们可以找他帮忙,只是我现在不知道他在哪里,但我知道他会出现。”

    “你如何知道这些。”路良德的眼睛眯了起来,危险地打量着自己这个女儿,以前他只把路茜的话当做疯言疯语,但现在路家危机,路良德却是不得不听入耳了。

    “父亲别误会,这些都是女儿的梦中得来的,女儿是半凤之命,若嫁在张家只有死路一条,可若能活下来,以后女儿未偿不是路家的骄傲。”路茜努力说服着路良德,话里就差没有说,她以后要嫁给新帝了。

    谁也不知道路茜与路良德谈了什么,但这之后,路良德更看重路茜了,路茜出府也得到了自由。

    而这一天,路茜亲自去见了张高义。

    “表妹,你我都要成亲了,不必多礼。”张高义亲自扶起了路茜。

    路茜看着上一世自己一直喜欢的人,可现在心里却生不起半点的连渏,上一世她不是死于朱军或者别人的手里,而是死于自己心上人的刀刃之下。

    如今再见到张高义,路茜都想问一句为什么,上一世,路家不曾背叛,而她一颗心都在他的身上,为他而努力,可他回报了她什么了。

    想到了这些,路茜就会想到了另一个人,那个人可以为路瑶死,可她爱的人呢,却亲手结束了她的命。

    再重生,路茜一颗心已经从张高义这里转到了别人的身上了,可她这一世心念念的人却一直没有出现。

    那样优秀的男人,路瑶根本配不上,路瑶只会掂污了他,他只能是她的。对于路瑶,路茜一向没有放在眼里,可重生一回的路茜只有浓浓的嫉妒。

    而,她得不到的,她也不会让路瑶得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