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明无盐女 > 第六十三章 饥饿
    “表哥,请自重。”路茜身子一闪避开了张高义伸来的手,面上一闪而过的恼怒。要说路茜上辈子多喜欢这个表哥,这辈子就有多讨厌,而且看清了张高义的为人之后,路茜更加觉得自己上辈子被什么糊了眼了。

    自重生后,路茜就想办法把眼线安插到了吴王府,不是盯着张仕诚和吴王妃,而是盯着张高义。所以张高义的一切,路茜都知道的,虽然张高义还没有娶妻,可通房却已成群,这是以前路茜不知道的,但现在只觉得恶心的很。

    “我们都已经订了亲,若不是静霞师太,我们已经是夫妻了,茜表妹何至于这般生疏,明年你就可以嫁给我了。”张高义目光痴痴地看着路茜如雪的肌肤,心怀意马道。

    若说以前路茜在张高义这样的目光下沉醉,那现在就是恶心的很了,当下厉色道:“我们还不是夫妻,请表哥放尊重一些,我不是你的那些莺莺燕燕。”

    “难不成茜表妹不想嫁我,心中另有他人。”这些天来,张高义屡次被路茜拒绝,心里已经有些恼怒了。

    他虽然对刘宁和路芸还有路菁都有想法,但毕竟那是名义上的小姨子,张高义还不会对刘宁她们动手动手的,但路茜就不一样了。在张高义的眼里,路茜本就是他的未婚妻,早晚都是他的。

    若一开始路茜的拒绝,张高义还觉得是欲拒还迎,那现在看清了路茜的坚决,张高义就很不满了。

    路茜一顿,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能跟张高义翻脸了,当下缓了表情。“我即是表哥订了亲,日后自是嫁表哥的,只是女儿家的名声关乎生死,我也不愿意做出让路府蒙羞之事,请表哥怜惜。”

    张高义收回了手,心里还是觉得路茜太一本正经了,又没有外人在。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再说他们都是未婚夫妻了,路茜这份矜持在张高义的眼里,就很不可爱了。

    在路家也住了些天了。路府的几个表妹看是能天天看到,可吃不到摸不着,张高义也不由想念着府里那些千娇百媚的通房了。

    只是就这么回去,他又很不甘心。如果路府是一般人家,张高义早就不管不顾把人给办了。可这是路府。他的母族,再加上如今战事上,路府给了张家很大的支持,张高义看了路茜一眼。当即甩袖而去。

    过了两天,便传出了路芸在花园遇上了张高义,当天晚上便传出病来了。而刘宁也是频频和张高义偶遇之后。也干脆躲在屋里不出来了,他穿越过来之后都不愿意碰针线的。可现在因着张高义,刘宁耐着心跟路菁在屋里学刺绣。

    “什么,城里已经没草粮了。”路茜的屋内惊呼出声,尽管已经料到的,可当历史再一次重现的时候,路茜还是有些呼吸困难。

    城要破了,要败了,路家的命运会如何。

    路茜想见父亲,想找个人商量,可路良德、路良平现在根本就不在路家,早就跟在张仕诚的身边成为了左臂右膀了。

    路茜一直在想办法避开这一场灾难,可现在路良德和路良平不在,也不知道现在张仕诚的身边会如何,路茜很是担心。虽然她提醒过路良德,张仕诚的女婿潘元绍和他的长兄潘元明会投诚,但她却不知道路良德会怎么做。

    “姑娘,路管家只剩下一口气了。”来人又道。

    “姑姑这么快就要把人给弄死了?”路茜拧着眉头,老太爷留东西给路管家,路茜是知道的,也是她报给了老太太。

    可东西还没有得到,现在把路管家给弄死了,路茜觉得姑姑还是太急了。

    她不知道老太爷留了什么东西给路管家,但肯定是留给二房的,想到此,她便想到了已经在外逍遥的路瑶,心里嫉妒的很。

    不管怎么样,这一世就算自己要死,她也不能让路瑶活着享福。

    路茜出了房门朝着张高义的院子走去,张高义一看到路茜出现,那个眼睛一亮,以为路茜是想开了,主动找上他了。

    也不知道路茜在房里跟张高义说了什么,第二日路管家就被秘密接到了路府的偏院里,甚至还用人参给路管家吊命。在路瑶他们离开之后,偏院便空了下来,也没有人打理,才几个月院里的山的都的老高的,落叶也满地是,那屋里的灰尘就更不说了。

    而在路管家被接来后,陈家的陈老太和陈举人都被接了过来了,路茜让人给陈家大舅和两个舅母递话,让他们想办法联系上路瑶。让路瑶亲自来路府偏院,不然路管家、还有陈举人、陈老太,只要路瑶在乎的人,都会活不成。

    路茜的这一举,可把陈家大舅他们吓坏了,他们并不知道这只是路茜的作为,以为是张高义和路府一起做的。

    可陈家大舅和两个舅母也确实不知道怎么联系上路瑶,再加上路瑶的身边还有他们的儿女,私心里,他们自然是希望儿女们安全的,可陈举人和陈老太两老的命也不能不顾吧。

    八月中旬,路瑶又派着六子出去打探消息,山中住的虽然安全,但消息闭塞,路瑶忍了一个月,才让六子出来看看。

    哪里想着,六子带回了不好的消息,陈举人和陈老太被接去了偏院就不说了,路管家也在偏院,甚至她在乎的人,路瑶不由想到了刘宁,心里止不住的担心。

    看来路茜是非她出现不可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和路茜有什么深仇大恨的,让路茜这么紧着她的不放。

    路瑶心里有些无奈,可外祖父和外祖母还有路管家,甚至路宁的命,她不能不顾。

    让王妈妈照顾好陈氏他们,路瑶带着六子准备回城,刚养好身体的路忠坚持要跟上,路瑶也只好带着了。

    这事情路瑶并没有让陈氏和王妈妈他们知道,也不希望陈氏和王妈妈她们担心,带上着几天的干粮便离开了。一路上,路瑶心里盘算着怎么自求,现在刘宁是完全安全的,而且路瑶是一定要联系上刘宁的。

    想到刘宁,路瑶就不由想到了一个人,刘应熊。

    也许她可以找刘应熊帮忙,路瑶轻吁了口气,她没有想到路茜竟然跟着张高义连成一气了,那她要对付的就不仅仅是路茜了,还有张高义。

    在路瑶离开之后,大老虎一直远远地跟在她们的后面,直到看到路瑶他们进了遂道,大老虎才跑回来。而路瑶并不知道,她和六子的话被大老虎听了个全,她甚至不知道,其实大老虎住的地方就在他们山洞的旁边的一个矮洞里。

    自从把陈举人他们抓来之后,路茜就没有再派人盯着路瑶了,路瑶进了城之后,便见了大舅和两个舅母,也把一些干粮送给他们。

    短短的几个月,大舅和两个舅母瘦的皮包骨,面黄饥瘦的,见了路瑶给他们带的肉干,大舅和两个舅母吃的狼吞虎咽的。

    路瑶见此不由心酸,不用问也知道大舅和大舅母还有二舅母好几天没吃东西了,甚至家里根本揭不开锅了。

    “大舅舅、大舅母、二舅母,不若你们到时候跟我一起离开吧。”不然这样下去,不必朱军打过来,都得饿死了。

    “瑶丫头,文柏文弘他们没事就好了,我就不去添麻烦了,这家还要人守着。如今城里都断了粮了,每天饿死的人不少,我们还算好的了。”陈家大舅出声道。

    “是啊,瑶丫头,你救了文榆他们,大舅母心里也感激着你的。以前是大舅母对不付你,你别放在心上。”大舅母这个时候也是很感激着路瑶的,当时路瑶要带她儿子女儿走的时候,大舅母是反对加以阻拦的,就是陈举人独断专行让她的孩子跟路瑶走了,可后面几个月里,大舅母对路瑶都怨念的很。

    现在城里的情况,还有陈家这般,大舅母倒是看开了,要是孩子们在,定也是活不下去的,现在孩子跟着路瑶活的好,过的安全,大舅母就满足了。

    二舅母同样也是如此,对于路瑶把儿女带走了,她也是不愿意的。只是她男人不在,她在这家里不如大舅母有底气,所以只有眼睁睁地看着儿女们走了。

    如今几个月艰难早已经磨平了二舅母的怨气了,看着城里一众百姓,饿死病死的,她们心里也不好受,仿佛下一个就要轮到自己了。

    远的不说,就是他们周围邻居的都饿死了好几户了,现在是有钱都买不到粮。大家吃草吃树叶树皮,能填饱肚子不挨饿的,他们都想办法了。

    这样的生活是大舅和两个舅母从来不曾遇到过的,这日子苦的他们都绝望了,甚至还有等死的心态。

    有的人也盼着战争早点结束,可当城一破,朱军进来的时候,会放过他们这些人吗。朱军天天叫着投降者不杀,但城里的民众都誓死与城共存亡,也有的投降者被当叛徒给杀了,谁也不敢去做那领头羊。(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