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明无盐女 > 第六十七章 变数
    “路瑶,小心。”刘宁惊喊一声,冲了过来。

    噗,路茜的那一剑直刺入刘宁的胸口,路瑶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停了,仿佛那一剑刺的不是刘宁,而是自己的心脏。

    众人也惊呆了,老太太和小刘氏还有杨氏直愣愣地看着路茜手中那刺入刘宁胸口的剑,刘应熊最先反应了过来,一掌把路茜给打飞了。

    咣当,老太太直挺挺的晕倒了,显然也受不住亲孙女相残的场面。小刘氏不可置信地惊呼出声,脑里不停地回荡着路茜杀了刘宁的消息,转头看着一边的杨氏一时不知道如何反应。

    倒是杨氏反应过来了,想冲过去灭了路茜,可她们被绳子綑着根本走不了,杨氏冲着路茜尖叫道,“我杀了你,你这个残害手足的祸害,灾星。”

    小刘氏忙劝道,“弟妹别冲动,茜儿是误伤的,宁丫头一定会没事的。”

    小刘氏不冒头还好,一冒头,杨氏也不知道如何挣脱了身上的绳子,朝着小刘氏打来,所有的愤恨都发泄在了小刘氏的身上,“都是你,是你的女儿杀了宁儿,我杀了你。”

    杨氏双手张牙舞爪地在小刘氏的脸上抓着,小刘氏狼狈不堪,最后受不住杨氏的疯狂也开始还手了。

    何贵妾等一众都被绑实着,大家也只能看着,叫着,却无法阻拦着这一切。路元昆和路元菁也是呆了,他们的姐姐居然被路茜刺中了,可他们就是叫喊着也没有用,只是呆呆地望着这一切,失魂了一般。

    “刘宁”路瑶惊慌无措地抱住了倒下的刘宁。万没有想到刘宁会冲过来替她挡了一剑,“你怎么这么傻,怎么这么傻,那是剑啊,能乱挡的吗。你不要命了,你想死也不是这么死法的,你这个傻子。”

    “好痛”刘宁胸口鲜血如注。痛苦地呼出声。嘴里都溢出了血,他想朝着路瑶咧出一个轻松的笑容,却扯痛了伤口。痛的一脸的纠结,“他妈的,真的好痛啊,痛死了。路瑶你别伤心难过。别自责,你要为我开心。我不是死了,只是回家而已,你该为我高兴。”

    “你别说了,留点体力。我找大夫来救你,一定能救回你的。”路瑶不让刘宁再说话了,看着刘宁在她的眼前闭上双目。她做不到。如果能回到现代那自然是好事,可万一回不去呢。她一定要救活刘宁。她们一起穿越到了这里,相依为命,在这陌生的世界里求存着,早就离不开你我了。

    “别忘了,路茜这一剑刺的太准了,我觉得自己心脏都停了。即使找大罗神仙也救不了我了,路瑶,我先探探路,看看可不可以回去。你好好活着,别冲动想不开,那个男的对你不错,只是长的没我帅。”噗,刘宁艰难地说到这里,又喷出了一口血。

    一想到刘宁就要离去,路瑶心慌的不行,无助而绝望。

    刘宁微弱的声音让路瑶眼泪扑扑而落,难过的很,她哽咽着:“要回家也是一起回家,你急什么,你等等,我一会跟你一起走。”

    “别,你得好好活着,帮我照顾元昆和路菁,我回去照顾你家太后。”刘宁握着路瑶的手,缓缓地闭上了双目。

    呜呜,刘宁刘宁,路瑶不停地呼唤着,可刘宁再没有醒过来,她绝望地扑在刘宁的怀里,脸贴着脸,只觉得自己难过的要死了。

    轰轰,四周的炸药已经在爆炸了,这个时候亲兵们已经被马励杀的绝了,余下来的只有张高义一人。

    刘应熊和马励手提着剑逼近着路茜和张高义,本来马励是要抓活的,可这个时候却不是那么想了。

    刘应熊在刘宁死后,眼里都充了血一般,双眼通红死死盯着路茜,仿佛看死人一般,这样的目光让路茜有些惊惧,所以不由地朝着张高义靠过去。

    此时张高义的手上握了两颗炸药,但这个时候马励和刘应熊都不惧,当马励和刘应熊手中的剑朝着路茜和张高义刺去的时候。

    噗的一声,两柄剑同时刺入了路茜的胸口,而张高我已经隐在了路茜的后面,用路茜挡了一剑,当下转身而逃。

    两把剑同时抽了出来,路茜鲜血飞溅,倒在了地上。刘应熊和马励已经追着张高义而去了,地上的路茜双目大睁,完全想不到自己竟是这样的结局,比上一世还要凄惨的死去。

    路茜叫出了两个字,马励,微弱的气息在下一秒化为空气,她死不瞑目,为什么死的不是路瑶。

    这边路瑶解开着路元昆他们的身上的绳子,让大家快撤出偏院,外祖父和外祖母拖着路管家,路瑶则护着刘宁的尸体。

    也不知道张高义在偏院里埋了多少的炸药,四周不停爆炸的声音,让路瑶惊惧着,心脏扑通扑通剧烈跳动着。

    当他们险险奔出偏院的时候轰的一声,整个偏院都炸了,路瑶一惊,马励和刘应熊还没有出来。

    这个时候路瑶都不知道如何反应了,泪水仿佛都已经流干了,她心里甚至有些自责和后悔,如果她不找刘宁,刘宁就不会死了。她也害死了马励,路瑶想到老太太说她灾星的那一句话,心中更是难过,是她害死了刘宁,害死了马励和刘应熊。

    “瑶儿,快离开这里吧,此地不能久留了。”陈老太对着发呆的路瑶说道。

    “祖母,我害死了她们。”路瑶双眼含泪道。

    “是你救了大家。”陈老太知道路瑶的难受,出声安慰着,可路瑶摇了摇头,她知道陈老太理解不了她的心情。路茜本来是针对她一个人的,可她把刘宁和刘应熊还有马励都扯进来了,这三条人命沉重的让路瑶喘不过气来。

    “瑶儿,他们出来了。”陈老太突然惊喜地咸出了一声,路瑶抬头看了过去,只见马励和刘应熊从火中走了出来。

    他们没死,路瑶干涸的眼睛又开始哗啦啦地掉了下来,只是这一次是喜极而泣的,没死就好。

    “把她给我。”刘应熊朝着路瑶伸了手。

    路瑶的手缩了缩,心里有些不情愿,但看着刘应熊的执着,还是把路宁的尸体交给了刘应熊。

    刘宁的灵魂已经离开了,这是路宁的尸体,而路宁是刘应熊的未婚妻。刘宁都不在了,路瑶也不纠结着路宁的身体了,只是从刘宁离开的那个时候,她的心仿佛空了。

    “你先去陈家,不必急着回山上,城这会已经破了。”马励朝着路瑶说道,“我先走了”。

    马励下一秒消失在了路府,刘应熊也带着路宁离去,路瑶默默地看着老太太那边的方向,虽然答应刘宁照顾好元昆和路菁,可是这个时候她不能留下来。

    路良德和路良平已经投诚了,路家成了这样,他们若是回来也容不下她。路瑶带着外祖父外祖母抬着路管家慢慢地离开了路府,兰芝姨娘望着路瑶远去的背影,想追过来说什么,但最终还是顿足不前。

    路府老太太晕迷未醒,小刘氏和杨氏打了一场,又因着炸药的原因,受了重伤。而被炸药波及的还有路元重和路元泽,这一个是路良德的嫡长子,一个是路良德的爱重的儿子,路元重伤了手,可路元泽为救何贵妾被炸药炸伤了腿。

    “三姑娘”路家门外,六子和陈大舅急急赶来。

    “瑶丫头”陈大舅唤了一声,便把注意力放在了陈举人和陈老太的身上。

    路瑶朝着陈大舅和六子点了点头,什么也没有说,这个时候的路瑶是失意的,眼睛焕散,心神也不知道飘到了何方。

    陈大舅和六子忙把陈举人和陈老太还有重伤的路管家送到了马车上,六子看着路瑶这般有些担心,“三姑娘,该上马车了。”

    “哦哦”路瑶反应了过来,见陈大舅已经坐在了马车上准备驾车了,就等她和六子上来。

    路瑶挥了挥手,拒绝了六子挽扶,准备上马车。

    六子看着路瑶身上掉下的香囊,捡了起来道:“三姑娘,你的香囊掉了。”

    路瑶整个人一怔,回过身来,看着六子递上来的香囊如雷遭击,她竟然忘了这个香囊,路瑶忙从六子的手里抢回了香囊,紧握在了手心里,甚至心都跟着颤抖了。

    六子看路瑶心神不宁,出声道:“三姑娘,你还好吧。”

    路瑶勉强笑了笑,“六子,我没事,快上马车吧。”说完,路瑶上了马车,由陈大舅和六子在外驾车。

    陈举人和陈老太本就年纪大了,经了这一番折腾,身心疲惫,到了马车后就相携闭目休息了。

    而路管家早陷入了昏迷,路瑶把香囊打开,里面共有三层,她从第一层里拿出了一个字条,里面只有几个字,莫强求一切自有天意。

    没了,路瑶不禁有些失望,智远大师肯定知道什么。刘宁到底能不能回现代,路瑶很想知道,她一定要找智远大师问清楚,不能这么被智远大师继续忽悠着。(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