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明无盐女 > 第七十七章 一言九鼎
    “扶我坐起来吧。”马励先开了口。

    “不行,你还有伤呢,先躺着吧,是不是饿了,我让人给你准备吃的去。”路瑶忙说道,想着马励昏迷了几个月了,现在肚子里肯定是疼极的,平时除了喂药,马励还真没有吃什么。

    马励也没有拦着路瑶,点了点头,想必刚醒来也是觉得有些饿了。

    “小草”

    “姑娘有什么吩咐?”

    “该改口了。”这可是在将军府,不是在娘家。

    “是夫人。”小草微微一笑,在知道马励醒来之后,心情可好了。

    “去厨房打两碗肉粥来。”

    路瑶吩咐着着,今日是大喜之日,肉粥还是有的,不说马励疼了,就路瑶的肚子也叽里咕噜叫着。

    “好的,夫人稍等一会,我去去就来。”小草飞快地离去,门外不远处则是罗大壮在守着,马励醒过来,最开心也也莫过于罗大壮,这位可是自马励重伤后就一直守在身边不离开的。

    如今罗大壮也没有去打扰新房里的新人,而是远远地守在外面,也不让人过来打扰着。

    小草看着像木桩一样的罗大壮,心里也叹口气,觉得这人还是挺死心眼的,所以去厨房拿吃的时候,也顺便给罗大壮备了一份。

    新房内,马励表示要喝交杯酒,路瑶脸一红,柔声道:“等吃点粥食垫肚子再喝吧,我先去收拾一下。”

    路瑶去梳洗之后,马励也唤了李管家进来,知道他们有话说,路瑶也没有去打扰。只有慢慢摸着。

    也幸好她洗掉了好涂的厚厚白面的妆容,自己化了淡妆,不然先前的妆容可吓死人。

    虽然上了妆之后比本人漂亮一些,但路瑶现在对自己的脸也自信了一些了,所以到了隔间去把妆容洗掉。

    如今脸上已经没有痘印的存在了,而且因着常期的美白保养,路瑶变白了些。脸上也红润有光泽。

    只是路瑶现在也只称的上清秀。还达不到美女的级别,但只要不难看,路瑶对自己就有信心了。而且路瑶的相貌虽然普通了些。但让路瑶最引以为傲的就是她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根根饱满,触感很好,就跟前世羡慕的洗发水广告那般。

    以前路瑶的头发还是拉直的。现在不用拉,头发也垂直柔顺。这点倒是继承了陈氏。

    说来,她能转变这么大,也要感谢两个人,一个便是刘宁。还有一个便是杨婉了。

    卸了妆之后,路瑶整个脸都清爽了许多,头上重重的凤冠被取下来。也轻了很多。听到外面来了声音,路瑶知道是小草回来了。便从隔间走了出来。

    李管家朝着路瑶点了点头,便给小草开了门,帮小草把手上的篮子拿了进来。

    “夫人,厨房就只有这个粥。”小草说道。

    “没事,就这样可以了,你和李管家也定饿了,快去吃点东西吧,这里不用侍候了。”路瑶打发了小草和李管家下去后,这才把鱼片粥摆在了桌面上。

    桌面上也有不少吃的,路瑶拿了个小碗把鱼片粥舀了出来,走到床边坐着,喂马励吃。

    马励长年在外打战,过的也是军中的生活,身边都是大老粗着,突然这么被路瑶侍候着有些不习惯,但见了路瑶动作很自然,显然也是做惯了,再加上肚子饿了,马励也顾不上这么多了。

    一碗下去后,马励也开了口:“你也去吃点吧,别顾着我。”

    “好”路瑶也实在饿的两眼发晕,正准备也吃点垫垫肚子,就见马励要从床上爬起来,吓了一大跳。

    “你怎么起来了,身上有伤呢。”路瑶惊呼出声。

    “无碍的。”马励摆了摆手表示自己能行,都醒过来了,他也没把这点伤放在心上。

    路瑶见马励坚持也只好扶着他下了床走瑈桌前坐下来,看着一桌的佳肴美食,对饿着的两人来说很是开胃的。

    只是可怜马励现在不能吃油腻的,只能吃清粥小菜,而路瑶就没有顾忌了,专挑大鱼大肉。

    马励看着路瑶吃的欢,眼里也带着笑意,倒了两杯酒,把一杯交给了路瑶。

    “没能给你一个体面的婚礼,委屈你了。”

    路瑶接过了酒杯,嫣然一笑,“不委屈,能嫁给将军就是最大的幸福了。”有了圣旨,这婚礼就是无上荣光,她哪里委屈了。

    说罢,与马励交着手,豪迈地喝了下去。

    咳咳咳,路瑶被呛辣道了,万没有想到这酒这么的辣,好难喝,她还真没有喝过白酒,以前最多也是喝点红酒或者果酒苹果醋之类的。

    马励倒是没事,夹了一个饺子直接塞到路瑶的嘴里,路瑶本就是被酒呛的都要流泪了,见马励夹来饺子也忙张嘴咬下,可下一秒惊呼了起来,“怎么是生的。”

    别怪她不知道,毕竟她要嫁的马励昏迷未醒,陈氏她们也就没有交代路瑶这些了。

    马励挑眉,他还真不知道饺子是生的,看到路瑶一惊一乍的,马励倒心情很好,也夹了一个饺子就这样吃了下了。

    路瑶心里佩服啊,她一吃到生的就想吐出来了,可见马励这么淡定地吃下去,路瑶也只好努力咽下了。

    喝了交杯酒之后,两人也就放开吃了,那桌上的鸡直接被路瑶撕来吃了,毫无形象之感,而蒸的鱼也入了马励的腹中。两人都饿坏了,哪里还顾忌这些,再加上看到马励豪迈的吃相,路瑶也没有了矜持,而且她发现这大口吃肉的感觉真香。

    不到一下子,两人就把桌上的菜肴一扫而空了,看着桌上的战果,挺着肚子的两人都相视一笑。

    吃饱喝足了,两人坐了一会聊了一下天,路瑶把最近知道的事情都跟马励简单地说了个遍。

    马励看了路瑶道:“这段日子委屈你了,你放心,我以后会对你好的。”

    “那我就先记着你的话了,希望你话说算话。”路瑶俏皮地眨眨眼道,可心里却没有去当真,也不敢当真。

    “大丈夫一言九鼎。”马励倒是说的很认真。

    路瑶眯眯笑,看着外面的天色,有些晚了,而前院那里的宴席也不知道散了没有。

    如今战事算是告了一段,马励的那些战友平时因着打战,大家也不敢喝酒误事,现在有了喜酒,都放开的喝,前院的热闹甚至都传到了新房这里。

    马励刚醒过来,身子还虚弱着,好在他身体底子好,要不然也撑不下去。路瑶服侍着马励睡觉,先看他身上的伤,伤口已经愈合了,只要好好养就没有了。

    这差点刺穿心脏,路瑶想想都害怕,“你也太不小心了。”路瑶边为马励换上睡服边道。

    “我从小是在山里长大的,义父死后,我便下山了。大壮是我下山后认识的第一个人,他那个时候在山脚当土匪,见我路过便要打劫,被我打趴了。这之后大壮就跟着我了,我从军,他也跟着,我们便一起投了军。”

    “嗯,然后呢。”路瑶听的很认真,也很感兴趣:“罗大壮就一个人当土匪,没有别的人了吗。”

    马励道,“有,因为染了时疫都死了。”

    路瑶听马励这么说也想起了,她穿来之后,也听说了前几年平江城外发生了水灾,又引发了时疫,死了好多人。

    “大壮看着孔武有力,到了军中也很受重用吧。”路瑶说道。

    马励点了点头,“我与大壮投的是越国公胡大海的军队,越国公很赏识我们,只是大壮在一次战争中右手受了伤,失去了力气,现在右手还能用,但到底使不上劲了。打仗时,我总是会顾着他一些的,如今我这样,那小子心里还不知道怎么自责呢。”

    路瑶看的出来,马励是把罗大壮当兄弟的,但她觉得罗大壮对马励的态度说当兄弟,不如说当主子。

    而且罗大壮是有些可惜了,若是右手没有受伤,凭着他那一身的力气,在战场上奋勇杀敌,如今怎么也是一员将领了,而不是现在的一名小兵。

    “他就在外面呢,你要不要见他,自你受伤昏迷之后,他就在外面跪着,后来我和李管家劝着,他倒是不跪了,但天天在外守着。”路瑶想到刚刚开门时,那外面夜色中的高大黑影像个雕像一般,好像都不会动着,而这两个月来罗大壮天天如此。

    “不用,我已经让李管家去劝他了,明日再见他吧。之前不让他上战场,他却一意孤行,我为他挡了一刀,他心里难受我也知道,但总算捡回了命了,活着就好。”听了马励的话,路瑶走了出去,开了门,发现罗大壮已经不在了。

    “那你打算怎么安排罗大壮,毕竟他跟了你这么多年,你也把他当兄弟一样看待。若是在府里当护卫这些,肯定不合适的。”

    路瑶这般说着,马励倒是笑了,“我手上还带着兵,大壮虽然右手无力,但左手也是可以用的,上战场那小子就别想了,但训练士兵还是可以的。”

    知道马励对罗大壮有了安排,路瑶也没再多说什么,心里知道马励对罗大壮的重视的,这毕竟是马励的第一个朋友。

    “睡吧”路瑶扶着马励躺了下来,自己也躺在了旁边,累了一天的她,也真的困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