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明无盐女 > 第九十三章 归来(年初二拜大年)
    感谢蓝莲火、夷梦、雪の妖精打赏的红包,谢谢亲们的支持和鼓励!祝亲们新年快乐!

    ---------------

    “小名叫军军,大名待夫君回来再取吧。”路瑶笑眯眯地看着襁褓里的儿子,本来想叫宝宝贝贝或者大宝之类的小名的,但黄宝生也有个宝字,要是给儿子娶了宝宝小名,还不知道人家会怎么想呢,她心里也隔应,正好马励在外打仗,路瑶也就用了军军做小名了。

    “军军,这个好。”陈氏赞道。

    如今路瑶是有子万事足了,本来排第一的马励都被她甩一边去了,满心满意都是儿子。孩子出生后,路瑶也亲自写了信让李管家拿去寄,也让马励知道自己有后了。

    军军食量很大,路瑶的奶水都不够他吃,正好张由家的小子因着早产体弱,食量小,张娘子的奶水也进了军军的肚子里。

    军军满月后,洪大家的、洪二家的还有高中家的娃也陆续生产了,全都是生了儿子,这可把一帮男的给高兴坏了,直言将军府的风水好。

    如今小草也怀了身孕,将军府孕事连连,剩下的几个光棍看着一个个粉嫩嫩的娃都想娶妻了。

    路瑶的奶水不足,军军今天吃这家的,明天吃那家的,每天肚子都鼓鼓的。几个小子也都是如此,除了马励不在,将军府的气氛很好。也因为马励不在,路瑶基本都深居简出,也不出去参加宴会。

    花园里,路瑶让人铺上了厚厚的毯子,几个孩子在地上爬着。滚着玩着玩具,女人们则围着坐了一圈,看着孩子们互动聊着天。

    军军八个月了,眼看就要过年了,马励还没有回来。路瑶已经不去多想了,只盼着马励平安就好,时间一长也习惯了马励不在的日子。

    “还有三个月就科举考试了。路六郎定榜上有名。”高中家的娘子许氏说道。她祖上也是世代做官的,爷爷那辈被贬了官,家道中落。最后卖身为奴。也幸好遇上了十礼婆,不然就得被卖进烟花之地了。

    “那得借你的吉言,高中娘子说中肯定就中。”路瑶一说完,大家都笑了。也觉得高中这名字娶的好啊。

    如今已经是洪武三年五月了,年初之时。朱元璋便下了旨意开了科考,各地的学子都动了起来了。

    元洲如今只是考秀才,在平江城考就行了,倒不用进京。待会试的时候才需要进京赶考。

    而这一次科举,陈家除了最小的陈文河、陈文永之外,陈文柏、陈文弘、陈文瑜、文之、文泰都参加了。元洲和六子及陈家的两个女婿黄宝生和有神童之名的秀才梁远山也参加。路慧的丈夫许谦和与梁远山考的是举人。

    而路府除了许谦和这个女婿,便没有应试的。路良德心里遗憾的很。

    “夫人,将军回来了,将军回来了。”老远的就听到了孙八那鸭嗓子的声音,这小子自去了军队里训练,倒是懂事不少,可跳脱的性子还是没变。

    “是孙八呢。”洪大妻秀娘脸上也挂着笑意。

    “定是将军回来了,那小子才来报信的。”洪二娘子也开了口。

    路瑶喜悦地站了起来,马励回来了,一年多了,终于回来了。

    还没有走身到前院去迎,就已经看到了马励领着众男到了厅堂,许久没见了,马励黑了,也瘦了,坚毅的脸上仿佛经常了风霜的洗礼,更深刻了。

    “夫人”马励大步走了上前,重重地握住了路瑶的手。

    “将军”路瑶眼眶也不自觉地红了,她想过马励回来之时自己会是怎么样一副的心情,可马励真实立在自己的面前时,她什么也看不到了,眼里只有眼前这个人。

    众人一看这场面,也忙带着妻小悄悄退下了,一时间厅堂除了在地上爬的小子,空空如也。

    马励伸手把路瑶揽进了怀里,“夫人辛苦了。”

    路瑶摇了摇头,想说不辛苦,她又不在外面打仗,哪会辛苦,可泪水就这么不听话地流下了。虽然府里有管家,有护卫仆人,还有孩子陪伴着,可到底马励不在,这感觉不一样的。

    马励是府里的主心骨,顶梁柱,她就是把府里打理的再好,马励不在,路瑶的心也回不到实处。

    “呀呀~”

    路瑶这才想起了儿子,朝下一看,只见马励的小腿被抱住了,军军拿着玩具不停地拍打着马励。

    马励目光朝下一看,就见到一个胖乎乎的小奶娃正打着他的小腿,嘴里伊呀呀的,眼睛也瞪着他。

    “这是我们的儿子。”马励蹲下了身子,低着头与军军对视着。

    “是军军”路瑶微微一笑,儿子好像对老子不满意呢。

    “都这么大了。”马励恍惚着,他忆起他离开的时候,路瑶的肚子还没有怎么凸起,看不出什么的。随着每个月的来信,马励也知道路瑶和孩子的情况,可真的见到的时候,马励心情很激动。

    这就是他的孩子,他的骨血,除了耳朵大一些,耳垂厚了一些,整个五官都长的跟他很像。

    “呀呀呀~”军军不停地说着,眼睛很愤怒,然后又对着路瑶呀呀呀的。

    马励不知道儿子说什么,只看到儿子这么有活力,当下咧嘴笑了起来,“不愧是我儿子,很有活力。”

    马励当下像小鸡似的拎起了军军,放到手里抛了抛,可把路瑶的心脏给吓停了。

    “夫君,孩子还小呢。”路瑶忍不住瞪了马励一眼,可军军很不给她面子地咯咯大笑,显然很喜欢这样。

    路瑶看着父子俩的互动,那笑声传的老远的,脸微微一笑,眼睛又湿润了起来。

    “这孩子,我怀他的时候可乖了,哪知道生出来就是个小捣蛋。”路瑶看着马励怀里玩累且熟睡的军军说道,这几个月以来,她一点都不怀疑着孩子的战斗力。

    军军如今爬的可利落了,一个看不稳,这小子就能给你折腾点事出来。

    “这样才好,小子调皮点,长大才不会被欺负。”

    路瑶嘴角抽了抽,想认同马励的话,可又觉得马励的教育会让孩子成为捣蛋王。

    军军并不认生,马励一回来,就粘着马励了,就是睡觉都要马励抱着,要把他放在床上,他就醒了,马励也只好继续抱着。

    马励一回来,李管家和王妈妈他们也开始忙了起来,给马励接风洗尘,将军府一番的热闹。

    夜晚,王妈妈抱着军军下去后,路瑶和马励相对而坐,一年多未见,夫妻生活真是空白,路瑶在马励炽热的视线下,还是有些微不自在。

    马励握着路瑶的手,喉咙滚动了一下,“夫人,夜深了,睡吧。”

    路瑶点了点头,虽然她已经生过孩子了,嫁给马励也快两年了,但夫妻相处的时间真少。

    马励牵着路瑶的手走到了床边,这一次马励想灭了火烛,但路瑶却阻止了。

    “我看看。”路瑶想知道马励身上有没有伤。

    这下轮到马励不自在了,“我很好,夫人不用担心我。”

    “不管,我要看看。”路瑶见马励这般,更加肯定了马励身上有伤了,当下扯着马励的衣裳都不客气。

    马励一开始还挣扎着,到了后面就任路瑶动作了,当衣服被褪去后,身上的数十条的疤痕也印入了路瑶的眼里。

    “这,怎么这么多。”路瑶深吸了口气,这得多痛啊。

    “不碍的,我一向皮粗肉厚,这点伤算什么。”马励说的毫不在意。

    “我知道你们上战场的人,命都可以不要,这些伤对你来说不算什么,可我心疼。”路瑶心里难受的很,看着这一道道的伤疤,大大小小,深深浅浅,长短不一,狰狞的很。

    虽然马励能捡回一条命,路瑶很高兴,但看着马励身上的伤,她的心一揪揪的,扯的难受。

    “让夫人担心了。”马励握住了路瑶的手,对于身上这点伤,马励是不以为然的,刀血舔口是惊险和刺激的,他习惯了这种生活,仿佛他生来就是要上场战的。

    可路瑶这般的关心他,马励心里暖暖的,除了这般握着路瑶的手,马励不知道该说什么。

    路瑶看了下去,倒抽了口气,这大腿上还有伤,甚至有一道伤居然离内侧这么近,真是太惊险了。

    “你就不怕被伤了命根子。”路瑶有些生气,也不知道要气什么,气马励不爱惜自己,气马励不把自己的命当一回事。可身在战场,哪个人不是这样,能有命活着回来,已经是运气好了。

    “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夫人可以检查。”说着,马励拉着路瑶的手就放到了下身。

    路瑶触到了硬物,嗔骂了他一句,“流氓。”

    “我们是夫妻。”马励拉着路瑶坐到了怀中,唇亲着路瑶的颈,痒的路瑶直躲。

    “瑶儿,想不想为夫。”马励拉下了帐,把路瑶带上了床。

    路瑶抱住了马励的颈,抬抬下巴,就是不回答马励。

    “瑶儿不想为夫,嗯”马励在路瑶的胸口轻咬了一下。

    丝,路瑶吃痛了一下,反被动为主动,压下了马励的身上,亲|吻着马励身上的伤疤,低喃道:“有想啦。”

    因着路瑶的舔|触,身上的躁热和迹动让马励的眼神变深了,夜才刚开始……(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