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明无盐女 > 第一百零一章 进士
    三天后,元洲几人考完试了,路瑶见他们几人就跟着腌菜似的,忙让李管家安排他们下去洗漱休息。

    待元洲洗漱之后,便到了路瑶的院子,路瑶看着比自己高差不多一个头的元洲,心中不由感概。

    “姐,军军呢。”元洲过来,左看右看也没看到自己的小外甥。

    “魏国公府的大姑娘带着他玩呢。”路瑶的话让元洲一愣,见元洲不明,便跟元洲解释着。

    “姐姐怎么认识魏国公的大姑娘。”元洲意外的很,虽然他姐夫是三品官,但与国公爵位比起来,还差的很远的。。

    “也是投缘。”路瑶也不可能告诉元洲魏大姑娘就是刘宁,只能简单地说了一下那天的情景。

    元洲点了点头,没再多问,倒是路瑶对元洲考试很感兴趣,不停地问着元洲会试是怎么样的。

    听了元洲描述,一排排的小屋子,每个考生一间狭小的房,在里面吃喝拉撒还有考试,路瑶不禁有些同情这些考生们。

    “感觉如何,有没有信心。”

    “有,我觉得自己答的不错。”相比着路瑶的不确定,元洲倒是自信满满的。

    路瑶也知道不好考,但她对家里这几个考生还是有信心的,没准平江城真出了状元也说不定。

    “路瑶,军军可好玩了。”刘宁拎着军军出现在路瑶和元洲的面前。

    路瑶无语,“你这样拎着我儿子真的好吗,而且还在我面前。”

    刘宁嘿嘿一笑,忙把军军放到地上,看到元洲眼睛一亮。就想唤上,路瑶忙道:“这是我弟弟元洲,元洲,这是魏国公府的大姑娘。”

    元洲忙朝着刘宁见了礼,刘宁直道不用,军军见刘宁笑了,也跟着傻傻地笑着。

    这段时间。元洲忙着备考。根本没有时间跟军军玩,所以一考完就特想念着军军,现在见到军军。忙招了手。

    军军认人,也不怕生,大家都爱抱他。见了元洲从袖里拿出了一颗糖,军军就粘了上去了。然后就这么跟着元洲离开了。

    路瑶看着军军那有奶就是娘的样子,特无语。这小子的性子也不知道像谁,反正路瑶觉得自己小时候绝不会这样,马励也更不可能。

    “元洲变化好大,俊秀的很。真是男大十八变啊。”刘宁坐在路瑶身边感叹着。

    “路家除了我,哪个不好看的。”路瑶不禁说道,她这是大实话。路家人的样貌个个都生的好,就她普通一些。

    “你也比以前漂亮好多了好么。若是这时候有相机,你就可以对比了。你也是女大十八变。”刘宁看着现在的路瑶,满意的点点头,路瑶如今也勉强称的上清秀佳人了。

    “要是你还在路家,现在就是一代妖姬人物了,不过路菁如今比你以前更加青出一蓝。”说起这个,路瑶忧心忡忡的,不是每一个美丽的女子都有好结果的,不是有句话叫红颜祸水吗,路菁的相貌已经不是一般人能娶的了。

    路菁这副相貌,越大越出众,也不知道未来谁娶了她。

    “你怎么没带她上来。”刘宁嘟了嘟嘴,也好奇路菁和路元昆什么样了。

    “就路菁那样貌,我哪敢带过来,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而路菁又是一介孤女,若是被权势的人看上了,你觉得会如何?”这便是路瑶最担心的。

    刘宁一顿,看上了就是做妾了,以她们现在可保不住路菁,刘宁虽然说已经成为了魏国公府的大姑娘,可路菁却没什么关系了,就是她站出来也没用,心里也替路菁忧心了起来,

    路菁今年十五了,刘宁和路瑶对看了一眼,都觉得肩上的任务重啊。

    考完试后,梁远山他们并没有急着回平江城,而是留在京里等考试的结果,若是过了会试,那就可以继续在京参加殿试了。

    元洲他们很幸运,都通过了会试,大家为此都很开心。只有梁远山心情不是那么的美妙,本以为自己会拿第一,但江山备有才人出,会试第一的则是出自江西的吴伯宗。梁远山第三,许谦和第十,元洲十五,文柏和文弘排在二十名之后。

    会试过后,就是殿试了,如果以会试的成绩,那么前三甲便有平江城的考生。可殿试却说不准,毕竟这是圣上亲自考核的,成绩也难以预料。

    不管如何,路瑶也高兴了,殿试就是一个排名了,只要顺利过了殿试,元洲也是进士了。

    “夫人,六公子中了一甲第七。”六子欢快地跑回来朝着路瑶报告着。

    路瑶眼睛一亮,第七名啊,那是很不错的成绩了。

    “其他人呢。”路瑶问道。

    “梁公子十三,许公子第十九,陈大公子第二十二,陈二公子第二十七。”

    路瑶听了这消息,不禁一愣,梁远山的成绩落后了这么多,她还以为梁远山就算不进前三甲,那也得排前十。

    “状元是谁?”

    “好像是吴伯宗,榜眼是郭翀,探花是吴公达。”六子又道。

    路瑶不禁点了点头,这三个人她还是听说的,吴伯宗是会试第一,郭翀会试第二,吴公达是会试第四,这么说来,意外就在梁远山这里了。

    梁远山发挥失常了。

    很快大家也都知道了消息,除了梁远山微失落之外,大家都很高兴。

    梁远山从小聪明好学,记忆力又好,为人较自负一些,哪知道上京考试,高手如云,梁远山就显不出来了。本来以为十拿九稳的状元头衔却落不到他的身上,这就算了,不只是前三甲,就是前十,他也没有上榜,梁远山心里的落差可想而知。

    。接下来便是领职,前三甲进入翰林院,状元为从六品修撰,榜眼、探花为正七品的编修。

    元洲入翰林院做从七品的检讨,梁远山、许谦和、文柏、文弘都被外放到各地去做正八品县丞之类的。

    消息传回了平江城时,陈氏他们不禁大喜过望,最开心的就属陈举人了,兴奋过头的后果便是直接晕倒了,把大家吓了一跳。

    元洲在翰林院领了职,路瑶便在隔壁买了一个二进院给元洲住,待陈氏和杨婉进京了,住的进来往也方便一些。

    而梁远山和许谦和还有文柏、文弘他们拿了述职的旨意就得回平江城,然后再到地方上任去了。

    元洲留在了京里,陈氏和杨婉也不可能在平江城待了,带着任郎中和杨大夫一从得跟着进京了。

    路良德很高兴,元洲中了进士,对路家也有好处。而且他的女婿许谦和中了进士,成为了正八品的官员,以后前途无量着呢。

    然,老太太这里听到了元洲中进士了,虽然中风了,可是她耳子没聋,当下都要气晕了。

    第二日一早,兰芝姨娘便发现老太太吞金自杀了,整个路府吓了一跳。

    老太太一死,路府便办了丧事,这个时候路良德可真把老太太怨上了。老太太以为她这么死了,元洲怎么也要回来守教,却忘了,她不是元洲的正经祖母。但老太太这一死,可把路府给害惨了,族谱上虽然没有老太太的名,但老太太到底是生了路良德的亲娘。

    老太太没了,路良德便让儿女们为老太太守孝,何贵妾给拦着了。

    “老爷,元重和元泽妻子还没有过门呢。”何贵妾出声道,老太太本来就不是族谱上的人,守哪门子的孝。再说了一旦路良德给老太太守孝,外面的人怎么看,还有一旦守孝,元重和元泽的婚事便得再拖一年,何贵妾如何愿意。

    不说何贵妾,就是小刘氏也不愿意了,她还等着抱重孙呢。

    老太太的事情不了了之,路良德也没敢张扬出去,只有悄悄地为老太太办了丧事。

    老太太出了昏招把自己命给弄没了,要是地下有知,知道这样的结果,不知道会不会气活起来。

    收到消息的陈氏并没有回路府,心里庆幸老太爷死前留了一手,不然现在老太太的做法真的让元洲难做了,元洲刚领了职,若是要过守孝,那差事就得告吹了。

    只是老太太毕竟是路良德的亲娘,也是路菁和路元昆的亲祖母,路良德把路菁和路元昆要了回去,陈氏也不好说什么。

    老太太去世后,路府照样办了喜事,路元重和路元泽的妻子前后被迎进了门。

    因着陈举人这一次晕倒,陈氏回了陈家给陈举人侍疾,也不知道是不是多年压抑在心中的郁气终于得到了释放,陈举人一松懈下来,反而病了。

    这一日,胡学良把路良德请到了知府府来,也不知道两人密谋了什么,路良德走的时候整个人都飘起来似的,轻快极了。

    陈举人病好后,陈氏才开始准备进京之事,一想到要离开,陈氏也是很舍不得。再加上父母年纪也大了,陈氏是个孝顺的女儿,离开之前每日都到陈家去陪陈举人和陈老太。

    而且走之前,陈氏也做了一件事,便是把以前杨氏交给她的一些铺子交给了路元昆管理。路元昆不爱读书,但却很有经商的天赋,所以为了路元昆和路菁姐弟,陈氏便把杨氏的东西都交给了路元昆了。

    然,一件事情却让陈氏震惊,路瑶和刘宁气恼。(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