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明无盐女 > 第一百一十三章 联名上告
    等待结果是一件很煎熬的事情,皇宫没有宣召,路瑶也不能进宫,更不可能冒然地替牌子申请进宫。

    宫中的情况也不知道如何了,路瑶本来盼着刘宁能打听点消息的,不想谢氏知道宫里出问题了,拘着刘宁不让进宫。

    几天后,路瑶收到了消息,十公主病逝了,路雪被禁足,一位宫妃被处死了,东宫则处理了一批人。

    路菁没事了,路瑶松了口气,宫中忌默如深,路瑶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从宫妃被处死,十公主病逝还有路雪禁足,猜测到这其中肯定有关连的。

    只是路雪不是跟孙贵妃的吗,怎么会连自己的女儿都保不住,难道路雪真参与了东宫之事。

    路瑶想不明白,也不再想了,反正马皇后给她的结果便是路菁没事了。

    而也因为这事情,路菁从正六品良人升为了正五品的良媛,虽然是因祸得福,但路菁却被下了绝育药了。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这是最大的痛,可东宫也不止路菁一个人这般。

    路菁升为良媛之后,也有资格见见自己的亲人了,只因是东宫的女人,不是平常人家,所以也只有宫中过大节,或者东宫有大喜事的时候,才能见亲人。

    因进宫的次数多了,路瑶也渐知道孙贵妃被朱元璋冷落了,她想应该是因为东宫还有宫妃及路雪的事情,当时就怀疑着这肯定有孙贵妃的手笔的。也许上面没有查到孙贵妃,但因着这事触到了朱元璋的禁忌了,所以冷了孙贵妃。

    “夫君,这是我让元洲留意的新科进士名单。只是不知道这些进士有没有娶妻了,还有性子如何,还望夫君查一查。”路瑶把一份名单交到了马励的手中,状元、榜眼、探花的,她就不去想了,只往进士里找。

    “夫人辛苦了,我这里正好有他们的背景资料。正好拿给夫人看看。”马励离开了一下。很快从书房回来,手上已经有一卷资料了。

    路瑶翻了了翻,眼睛慕地瞪大了。这也太牛了吧,把人家的身家底细都查了个透了。

    见了路瑶这表情,马励笑了起来,“你以为指挥使是做什么的。如今天下初定,但内局并不算稳。若不查清楚,圣上如何敢用这些人。”

    路瑶点了点头,问道:“夫君想给乐安县君寻什么样的人。”

    人家一个县君,他们夫妇这样管人家的婚事是很妥的。若不是马皇后发了话,路瑶和马励根本没有资格操心着乐安县君的婚事。

    路瑶不是没有想过去问乐安县君想嫁什么样的人,但知道问了也白问。不管乐安县君把马励当哥哥依赖,或者亲人依赖。情人依赖,但不用问也知道乐安县君最想嫁的就是马励,谁让马励跟人家最熟,又让人家最有好感呢。

    “性格软弱一些的吧,太强势的,不一定适合胜男。”马励道。

    这话路瑶绝对赞同的,乐安县君不论是长相还是性格还有武力都很彪悍,若找一个自尊心强,又强势的男人,没准会闹出命案来。

    而且乐安县君处理问题方式是简单粗暴的,若是男人有了妾侍,她肯定直接灭了。想到此,路瑶深深头痛,觉得乐安县君这样也好,不会受委屈,但问题是要给乐安县君找什么样的男人。她即不想祸害了乐安县君,也不想祸害了人家男方,夫君俩第一次当媒,若弄成了怨偶,那不闹心吗。

    路瑶绝对是相信,只要马励给乐安县君选了那个人,乐安县君肯定会同意的。正是这样,她们才要更谨慎一些,这比给儿子女儿选另一伴还难,还头痛。

    路瑶轻抚着太阳穴,这是最近习惯的动作了,可见她被乐安县君的亲事给深深的困扰着。最主要的是,每次进宫,马皇后都会问她,可见宫中还是对乐安县君的婚事上心的。但宫中也太不厚道了,他们肯定知道乐安县君的婚事难,所以才推给他们夫妻俩的。

    只要选出了人,上面肯定是立马下旨了,可她们给上面和乐安县君的选择,肯定不能只是一个人选。

    路瑶深呼了口气,这些资料看的她眼花瞭乱,而且过半以上的进士几乎都有了妻子了,小半进士有未婚妻,有些单身的,估记是想中榜之后才挑门好亲事。

    “夫君,不若你跟乐安县君谈吧,这些资料也给乐安县君看看为好。到底是乐安县君要选婿,日后也是跟乐安县君要过日子的人,还是以乐安县君的意见为主。”路瑶把资料推给了马励,觉得还是马励出面才好。

    而且这些进士就算被选出来了,也不一定会想娶乐安县君,就是娶的,也肯定是为了前程高攀而来的。

    两天后,也不知道马励跟乐安县君怎么谈的,马府很快也放出了消息,乐安县君要在新科进士里选婿。

    一时间,整个京城都轰动了,同一天里,乐安县君在酒楼里把一名新科进士给揍了,母夜叉之名也传了出来,大家对乐安县君避恐不及。

    “乐安县君不会顺便打人,可是那进士说了什么。”之所以叫进士,也是因为还没有得到任命。

    “夫人,那进士说乐安县君男扮女装,有辱斯文,是世风日下的败类。”

    听了王妈妈汇报,路瑶不禁抚额,这是哪个白痴,被打也是活该。

    “让人查一下,这进士的名讳,哪里人士,伤的重不重。”

    “是夫人”

    这已经不是乐安县君第一次揍人了,京里的顽垮公子哥大半都被乐安县君揍过了,京中的人应该不会惹乐安县君,那便是京外的人士了。

    很快王妈妈便回来了,“夫人,那名公子姓丁,名显怀,浙江人士。肋骨被打断了,手也骨折了,现在在杨大夫的医馆里,还说要靠乐安县君呢。”

    路瑶愣了一下,回想着对这个丁显怀有没有印象,可是没有,资料里面的人太多了,她也不可能全记的住。而且这个丁显怀名次肯定不是靠前的,不然她多多少少都会有些印象,想着路瑶便去翻资料,在二甲七十五名里看到了丁显怀的名。

    一甲三名,二甲一百八十多名,三甲一百七十多名。

    这丁显怀的成绩虽不是很前,也不是很后,算是可以的。丁家世代为官,但官级并不显,祖上曾出过三品侍郎,从曾祖起都是县官级别,祖父是县令已经去世了,生父是举人,从低级的官员做起,如今在县令的职位上也坐了十年了。

    丁父有一妻两妾,四个儿子,两个女儿,丁母生有两个嫡子,丁显怀是嫡次子。丁长兄是举人出身,娶了知府的女儿为妻,如今已经官至县丞。

    而丁显怀曾有未婚妻,是丁母的侄女,但还没有成婚,未婚妻便病逝了,丁母准备把第二个侄女许给自己的儿子。

    “夫人,你这是想把丁进士列为乐安县君的夫婿人选。”王妈妈不禁道,心里想着,乐安县君才把人家给打的差点残了,招人家为夫婿,这有些不现实吧。

    路瑶失笑,“哪有,只是看看。”这丁显怀不宁告乐安县君呢,又被乐安县君给打成了重伤,她不可能有这样的想法。

    丁显怀被乐安县君打成重伤,这可是新科的进士,不少人还是愤愤的要上告乐安县君。

    丁家在收到丁显怀中了进士,本来就高兴的很,因为丁父和丁兄都只是举人,如今这一辈出了个进士,怎么心喜呢。哪知道收到喜迅没多久,就收到了儿子被乐安县君给打的事情,而巧的是,丁家的大嫂便是江阴侯夫人高氏的侄女。

    江阴侯夫人生有两子,长子吴高,便是汤小姑的丈夫,次子吴寿安,身体不好,有一次在外被人当了枪使,惹上了乐安县君,被乐安县君踢飞在床上躺了几个月。

    江阴侯府对乐安县君是恨的牙痒痒的,只是对于乐安县君的事情,圣上特别的宽容,反正也没闹出人命来。

    江阴侯知道因着越国公胡大海,圣上是有心要补偿乐安县君的,所以也并不找乐安县君算帐,但他的夫人可忍不了这个气。

    在收到丁家大嫂的信时,江阴侯夫人便打算把这事情闹大,怎么也要让圣上惩治了乐安县君,为儿子报仇。

    汤小姑也回了娘家一趟,这若是汤国公汤和在家,就不会怎么样了,但汤国公夫人本就宠着女儿,对女儿的要求几乎是有求必应的。

    这下乐安县君打人的事情更是闹的沸沸扬扬的,事情压都压不下来,曾经被乐安县君揍过的人家都联名上告了,便是圣上和皇后想不知道都不行。

    马皇后直接宣召路瑶和乐安县君进宫,路瑶心里惴惴不安,在凤仪宫看着不为自己辩驳一句的乐安县君,心里不禁发酸。乐安县君是典型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若不是那些人惹到她了,她怎么会出手。

    然没想到,乐安县君一句话把马皇后和路瑶都给震了,“我娶他,我会对他负责。”(未完待续)

    ps:还有一章,补昨天的断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