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明无盐女 > 第一百一十四章 赐婚
    我娶他,我会对他负责。

    也不知道是马皇后故意的还是有意的,反正乐安县君这话是传了出去了,本来为乐安县君喧闹的人们顿时安静下来。

    乐安县君想要娶谁,想要对谁负责,那些告状的人都吓到了,而且正常的女人都不会用娶来形容吧。

    京城里有家世的人都不愿意娶乐安县君进门的,要不然也不会拖这么长时间,早就向路瑶表示意向了。

    宫中的事情传出来,江阴侯夫人便消停了,而且闭门不出,就怕乐安县君惦记上了自己的儿子。

    而且乐安县君平安地从宫中出来,大家也看出来,上面并不想惩治乐安县君。

    不多久,又传了出来,圣上召京中的未婚年轻子弟入宫为公主及宗室女选婿。

    这消息一出,有忧有喜,尚公主自是好的,可万一被选中为乐安县君的夫婿,那不惨了。

    如果是平时,圣上的这道旨意会让不少官家欢喜,但现在大家反而觉得这只是一个晃子,圣上其实是想给乐安县君选婿。更不说乐安县君最近频频被马皇后召入宫中了,这下不少人家都怨了把事情挑大的江阴侯还有信国公府,若不是这两家的推动,乐安县君的事情也不会闹的沸沸扬扬的。

    最主要的是,圣上的大公主才十二岁,是孙贵妃所出的,二公主才八岁,马皇后所出,就是要选附马都还早呢,这明显就是冲着乐安县君去的。

    不只江阴侯夫人,汤国公夫人也头大着,因为信国公府未婚适龄儿子也有,汤国公夫人自然不愿意乐安县君进门。

    一时间,京城各官家,家家自危,就怕把乐安县君这样的煞神给娶进家门了,这样的媳妇谁家震的住。

    丁家这边一收到消息,也是立马让丁兄进京把丁显怀给带回家去。不做官不要紧,有命在就好了,虽然高攀好处多,但也要看娶的是谁。

    碰上母夜叉兼煞神的乐安县君,谁娶谁还不一定呢,乐安县君进了家门,这一家都别想安宁了。

    乐安县君仿佛故意一般,今天这家走走,明天那家走走,她一上门,别人也不敢把她拒之门外,这可苦了京中这些官家家眷了。

    汤国公夫人和江阴侯夫人宣布病了,乐安县君都上门探病,还把太医给请了去,弄的两家人都拿她没有办法。汤国公夫人怨着江阴侯夫人把她的女儿当枪使,江阴侯夫人也怨着亲家办事不利,中间人汤小姑苦哈哈的。

    汤小姑上个月生下了一个女儿,吴家虽然失望,但也没敢表现出来,毕竟汤小姑身后还是汤国公府呢。毕竟是第一胎,先开花后结果也是好的,好过汤小姑不能生,那吴家要盼嫡子嫡孙就无望了。

    因着乐安县君这尊煞神,汤小姑的女儿满月酒都省了,就怕办了,乐安县君找借口上门。汤小姑心里有怨,自然也传到了娘家,汤国公夫人也怨,恼着乐安县君的同时也牵怒到了路瑶。

    汤鼎这边已经找马励出来喝酒,为着乐安县君的事情,汤鼎也被汤国公夫人缠的头大,只好来找马励了。

    酒过后,汤鼎道:“说真的,马老弟,你可否透露一下乐安县君想嫁的是哪家子弟。”让他心里有个底。

    汤鼎虽然没有跟乐安县君比过武,但对乐安县君的武力值也听说过的,这样的媳妇娶进家门,丈夫身子板禁不起打的,那不惨,禁的起的,那夫妻干架起来,房顶都得掀了。

    马励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这是马励的实话,他确实不知道乐安县君最后会选谁,有可能选一个,有可能谁都不选。

    这段时间,马励被好多家子弟私下找出去喝酒了,汤鼎还算是迟一些的。这批京中官员子弟进宫之后,圣上也没有直接选定谁为附马郡马等等,但那天乐安县君也是有在场的。这阵子亲近马励的人多的很,都想找马励套进乎,问出些信息来,也省的心里不安。

    “唉,马老弟,你太不厚道了吧,你跟乐安县君熟的事情我可是知道的,如今你又为圣上做事,你夫人又得了皇后娘娘的亲眼,你会不知道。”汤鼎非常的不信。

    “你不信也没有办法,我是真的不知道,也有可能会选,也有可能不会,我怎么知道乐安县君本人怎么想的,现在问可问不出来。”马励笑道,第一次看到汤鼎烦恼的样子。

    汤鼎确实烦恼的很,一回府就被汤国公夫人请进去,母子俩一见面,汤国公夫人就是给儿子施压,一副乐安县君真的嫁进国公府,那就是汤鼎一个人的错似的。

    汤鼎还以为从马励这里问出消息,哪知道马励也不知道,他心里也没底了。

    边关的信国公汤和知道此事后,气的都要跳脚了,写了一封信回来把汤国公夫人说了一顿,还言明若是乐安县君选中了汤府,那汤国公夫人就秘须欢喜地把乐安县君迎进门。

    汤国公夫人收到信后,晕了过去了,可却不知道在外的汤国公更郁闷。这事情汤家要是不参和,没汤家的事,可他的夫人蠢的参合了此事,还让联合了京中那些被乐安县君教训过的子弟上告,真是好大的脸,怕圣上不知道汤家的影响力一样。

    他在外辛苦地镇守边关,可不是为了让圣上怀疑的,汤国公即便成了开国的功臣,也是谨小慎微的,在圣上的面前更是如此。

    现在好了,他的夫人直接把汤国公府捅到了前面去了,惹了圣上的眼,现在还不知道圣上对汤国公府是什么想法。

    当年胡大海的事情,他们这一批人都知道的,胡大海的儿子喝酒犯了军律被圣上处死了,绝了胡大海的后。胡大海死后,留下了一个女儿,圣上自然要厚待。只是汤和也看的出来,圣上要给乐安县君选婿,那肯定不会选这些开国功臣之后的,但若是圣上把乐安县君配给了哪个功臣之后,这家人的麻烦就大了。

    虽说乐安县君只是一个女娃,但这女娃武力高强,用的好就是一把武器,一旦被有心人利用了,圣上哪睡的安稳。

    若不是对马励放心,圣上怎么会把乐安县君放到马励的府上,汤和也写了一封信给汤鼎,让自己的儿子勿必要交好马励。至于乐安县君,若圣上真的把婚赐进汤府,那汤府日后更是要夹着尾巴做人了。

    汤和一直跟圣上的交情不错,很早就认识了圣上了,跟着圣上一路到了今天,对圣上也更加的了解。如今的圣上已经不是他当年的好兄弟了,而是大明的皇帝,掌握着生杀大权,从圣上接了郭子兴权利的那一刻,他们之间就再也不可能平等了。

    这一点汤和很看的开,自古帝王多疑,圣上虽然厚待了开国功臣,但若是疑着开国功臣图谋不轨,那收拾起来肯定不会手软的。

    想到自家的蠢婆娘,汤和气的很,信里训了汤国公夫人一顿,也把汤国公夫人管家的权利给夺了,直接交给了儿媳汤大奶奶也是世子夫人。

    汤国公夫人并不是汤和的原配夫人,汤和的原配早逝,生前没有任何的儿女。汤国公夫人汪氏嫁给了汤和之后,便生下了三子一女。这些年来,汤国公夫人一直顺风顺水的,生前也没有遭受过什么大风大浪,大苦大难,如今在乐安县君的事情上踢了甲板了,又因汤和的信一直耿耿于怀,一时有想不开的迹象。

    “我不吃,死了更好,那丧门星别想嫁进汤家的门。”汤国公夫人嚷嚷道,拒绝吃药。

    “母亲。”世子夫人很为难,她并不喜欢汤国公夫人,但这是她丈夫的母亲,她还是敬重的,可这话传出去,那可麻烦了。

    汤国公夫人也不是真的想死,不过是想不开,也怕乐安县君真的嫁进门,也有与汤和呕气的心。只是不想身体上根本没有那个本钱,也导致了汤国公夫人一直卧病再床,再无法起身。

    年底,圣上封了乐安县君为县主,还赐了婚,对象便是丁显怀,听说一直养伤,刚回到家中的丁显怀收到了赐婚的消息,直接晕了过去了。

    这县君成为县主,可是越过了郡君,大明的皇室女爵位便是公主、郡主、县主、郡君、县君。

    圣上一点也不吝啬表达了他对功臣遗孤的厚爱,很多人都赞了圣上仁德宽怀圣明,若是这一辈子乐安县君安份,那自然是一世荣华。可若不安份,这份尊荣也到头了,甚至还会得到骂名,毕竟朱元璋对乐安县君的宽容厚爱,是大家看的眼里的。

    乐安县君的长兄被圣上赐死,那也是犯了军纪,越国公战死,圣上已经加赏和追封了,还破例封胡胜男为县君,如今出嫁又封为了县主,这是大明开国仅此一例。

    路瑶也才知道,原来上面两位把乐安县君放到了马府是让马励看着乐安县君,若是乐安县君真的因为父兄的死产生了仇恨,那他们都得玩完。

    毕竟马励也曾是越国公手下的人,圣上重用的同时,何尝不是在试探。

    光想想,路瑶就出了一身的冷汗了。R1152(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