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爷的师爷宠妃 > 第198章有人出十万两黄金取三皇子的人头
    接下来的几天梦雨芊与南宫辰宇白天在马车里下棋,南宫羽惜他们就玩着斗地主,南宫辰沐不知道怎么想的,一下子做了好几套,这下大家都有事情可干了,至于程家姐妹,他们很少出马车,只是晚上休息的时候出来转转跟大家一起用个晚膳,中途程心妍也曾找过几次南宫辰宇,却被他给拒绝了,几次下来程心语也就没脸来了,但她却不知道南宫辰宇一直坐在南宫羽惜的马车里陪着梦雨芊,而是一直在南宫辰宇的马车外求见,却不知道南宫辰宇的马车内已经成了姜红的专用睡觉的地方了。

    “你真的都不陪陪的你的未婚妻?”梦雨芊一边下棋一边听着青阳汇报后挑眉说道。

    “呃?谁是未婚妻?”南宫辰宇挑衅的看着梦雨芊问道。

    梦雨芊珉珉唇不再说话,好吧!她被威胁到了。但是梦雨芊确实那种越挫越勇的人,即使被威胁到了,那也要义无反顾的往上冲。

    “她可是你的正牌未婚妻,皇上的用意很明显的,想要你们培养培养感情,你这样拒人于千里之外实在是不好。”梦雨芊自认为苦口婆心的劝说着南宫辰宇。

    南宫辰宇听着心里越来越不是滋味,虽然梦雨芊一直没有说过,但是她还是很在意自己有那么一个未婚妻的,南宫辰宇也觉得很无力,自己都觉得自己很无能,为什么要让程心妍冠上自己未婚妻的名头呢?虽然这么他是不会承认的,但是别人却会这么认为,就如现在梦雨芊不管他怎么解释,但是梦雨芊还是认为程心妍就是他的未婚妻,她一个大男人这些事情都处理不来还真是。。。。。。。

    “唔唔。。。。。。”,梦雨芊没注意,不是好好的在说话吗?怎么就被南宫辰宇给扑倒了,这几天他也算是克制,每次想要对她做点什么的时候,他总是能够先一步的制止,这可是马车上,根本就没有什么隔音,再说随时都有可能有人进来的,那不得丢人死?人家未婚妻还晾在那里呢!

    南宫辰宇吻着梦雨芊的唇,发现这几天没有碰实在是想的厉害了,根本就没有办法控制得住,于是越吻越深,也难得的梦雨芊很配合,两人躺在榻上忘情的拥吻着,很快南宫辰宇就不满足于梦雨芊的唇瓣,嘴唇一路向下,手也从梦雨芊的衣襟处伸了进去,梦雨芊虽然老子有些糊涂,但是还清楚的知道这是在马车上,不能发出任何声音。所以死咬着嘴唇不发出任何声音。

    南宫辰宇抬头看了一眼梦雨芊,看着她强忍着不出声的表情心中高兴,很难得会看到梦雨芊这么囧魄的时候,于是伸进衣襟的手就更大胆的向上摸去。

    “雨儿,我们好久没在一起了!”南宫辰宇沙哑着声音说道,他早都起了反应,要不是在马车内,要不是为了梦雨芊的名声,他早就将这个嘴碎的女人给就地正法了。

    “呃。。。。。。别!这里是马车!呃。。。。。。。”梦雨芊一边任由南宫辰宇的手在自己身上放肆着一边说道,不知为什么她觉得自己越来越不受南宫辰宇诱惑了,就像现在她明明知道不可以,但是还是很享受他的抚摸。

    “咕噜!”

    南宫辰宇咽了咽唾沫看着梦雨芊被自己逗弄的脸色越来越红,蠢蠢欲动的就更加严重:“你这个妖精,现在这般诱惑我,还说不行!你是要折磨死我吗?”

    “不!真的不行,这是马车上!”梦雨芊隔着衣服抓住南宫辰宇哪只放在自己胸口的手说道,要是再这样下去,不是南宫辰宇受不了了,而是她受不了了将南宫辰宇给办了。

    “雨儿,那。。。。。。今晚!今晚我去找你!”南宫辰宇诱惑的提议着,顺便还挣脱梦雨芊的手在她的胸口处捏了一把。

    “恩!好!晚上!”梦雨芊觉得自己要是在不妥协,南宫辰宇估计又要在自己身上作祟了。

    两人刚一商量好,马车就突然停了下来,两人都奇怪的抬起头来。

    “怎么了?”梦雨芊向外问道,这毕竟是南宫羽惜的马车,而现在南宫羽惜正坐在她的马车里打扑克牌赢银子呢,而她在这里面很多人都知道。

    “阿宇!这里有埋伏!”屈郝哲拍马上前回答道。

    “呃!”梦雨芊与南宫辰宇互看一眼,两人赶紧坐了起来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梦雨芊探出头去看了看周围,何铁生他们已经赶去了前面。

    “在下清水县何铁生,要是道上的朋友就让出个道来,让我们过去,要是不愿意给我清水县县衙面子的,那就光明正大的走出来,真刀真枪的干一场!”何铁生拍马上前一步对着周围喊道。

    别的马车也都探出头来,很多人都很担心,也有很多人都在暗自嘲弄何铁生一个小小的清水县,竟然还敢在这里托大。

    “他有病吧!”郑海从马车里探出头来嘲笑的看着何铁生说道。

    “不要小看别人!”坐在马车内的郑若春语气淡淡的说道,他之前就已经知道救他们夫妻的人是清水县的人,本来想要好好的谢谢人家,可是自己家人却非常的不讲理,说什么清水县的人在他受伤的时候强行不准将他带回去,差点要了他的命,但是他知道,在他受伤的时候有人对他施救过还给他喂了药物,这样他才没有丢了性命。

    对于郑家的人,郑若春的心情是很复杂的,他们都是他带着血缘的亲人,可是她却非常的讨厌他们的处事方法,而且还那么的瞧不起别人。

    “一个小小的捕快有什么好看得起的!”郑海一脸的不屑说道。

    “。。。。。。”郑若春不再理他,他现在唯一想要的就是想办法让他跟他的妻子和孩子呆在一起,别的都无所谓了。

    “原来是清水县的何捕快!得罪了!你们过去吧!”埋伏的人闻言不一会儿就出来一个看似头目的人,歉意的对何铁生说道。

    何铁生向那人抱了抱拳之后率先带着队伍便通过了那片峡谷。

    “还真没想到,会遇上这么胆小的山匪!”郑海一脸的鄙夷钻进马车说道。

    “。。。。。。”郑若春不再说话,他才不会跟郑海这样的短见识的人计较。

    “那真是山匪吗?”梦雨芊的马车内,南宫羽惜眨巴着眼睛向姜红问道。

    “是山匪呀!”姜红淡定的说道,她今天可赢了这两丫头不少银子呢!

    “那他们怎么一听何大哥的名字就让道了?不打劫了?”南宫羽惜好奇的问道,就连一旁的郑若芸,蓝若兰已经两名丫鬟都感到好奇。

    “那有什么奇怪的,清水县衙门在江湖上可是很有威信的,一般的山匪帮派都会给清水县衙门面子,特别是铁生是他们中武功最好的一个,走到哪都会给面子的!要是阿宇的话,那他们的老大估计都要下山来迎接了!”姜红一边整理这扑克牌一边说道。

    “哇!他们有这么厉害呀!”南宫羽惜一脸的崇拜说道。

    “你吹吧!一个小小的县衙门,能有那么大的本事!”郑若芸一脸的不信说道。

    “爱信不信!”姜红没说话蓝若兰挑眉说道。

    郑若芸撅噘嘴,这几天她也是看明白了,这些人她暂时不敢得罪。

    “小丸子!”看着队伍通过了峡谷梦雨芊便喊来万明泽。

    “怎么了?”万明泽不明所以的问道。

    梦雨芊出了马车在万明泽耳边低语了几句,万明泽点点头便勾转马头想回跑去。

    “你也觉得,这些山匪有些不对劲?”梦雨芊回到马车南宫辰宇就问道。

    “恩!这一路上的山匪我都打探过了,并不是一些十恶不赦的人,打家劫舍也只是打劫一些为富不仁的富家,我们前去岳明天下皆知,按理他们是不会打我们的注意的。”梦雨芊若有所思的说道。

    “放心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不会让你有危险的!”南宫辰宇说着将梦雨芊搂进怀里,她现在最担心的是今晚上找一个好一点的住处,然后跟梦雨芊好好的互相了解一下。

    南宫辰宇的想法要是被梦雨芊知道了,梦雨芊一定会很鄙视他,精虫上脑的人,什么危险也顾不得了。

    “我不需要你保护!”梦雨芊挑眉说道。

    南宫辰宇闻言脸立马黑了,握着梦雨芊肩头的手也用上了力。

    “兹!你干什么?我有自保能力还不好了?”梦雨芊拍掉南宫辰宇的手不满的说道。

    “痛了吗?我给你揉揉”南宫辰宇说着就帮梦雨芊肉鳍肩膀来。

    “这一路上向我们这样的情况需要一个半月的时间才能够到达岳明,估计别的国家也会蠢蠢欲动起来,路上是不会太平的!我不管别人怎么样,我就知道你不能有任何事。”南宫辰宇一边帮梦雨芊揉肩一边说道。

    梦雨芊一愣,她自己知道自己对南宫辰宇的情根已经种下,可是她不能不管不顾的跟他在一起,皇上似乎对这件事情顺其自然,到那时太后和皇后看样子是极力反对的,太后是因为程家姐妹,皇后可能就是因为自己母亲慕容雪的原因,还有他后院的那些女人,在这个古代女人都是依附男人的,要是南宫辰宇不要他们了,那么她们绝对只有两条路,要么死,要么出家,可是留着他们,她自己心里有过不去,还是自己让一步吧!等这次事情一完,她就回清水县再也不去京城了。要是那样也躲不开南宫辰宇的话,那么她就出去游历,她可是一直都想着要将这个古代玩转的。

    可是现在她却被南宫辰宇的话给感动到了,长这么大自己那个爹整天在外面跑者寻找自己的妻儿,而她一直都守着那个清水县,偶尔也会出门,但是也只有姜红会叮嘱她小心,却没有一个人说他会保护她,眼泪要冲出来的冲动,梦雨芊只能将头转向窗外,等到自己的心情平复之后说道:“我知道了,我会叮嘱他们的!”

    南宫辰宇珉珉唇不再说话,梦雨芊的独立他是见识过的,他可不想因为这些事情而影响了他们两之间刚刚回暖的感情。

    “我们再下一盘棋吧!”南宫辰宇转变话题说道。

    “好!”梦雨芊与转过头来已经一脸的平静,不管以后怎么样,这次去岳明她一定要南宫辰宇只属于她一个人,哪怕以后再也不见,总是有美好的回忆。

    程心妍和程心语的车内气氛有些凝重,刚才虽然是清水县的捕快解决了事情,但是她们让人盯着南宫辰宇的马车结果里面根本就没有人出来,倒是梦雨芊从南宫羽惜的马车内探出头来,而且具盯着的人怀疑南宫辰宇根本就不在自己的马车内,不然发生着马大的事情也没有出来或者问过,而且南宫辰宇的马车上只有一个车夫,周围的侍卫都同意往后,护在了南宫羽惜的马车周围,梦雨芊就在南宫羽惜的马车内,但是南宫羽惜这几天根本就没有回过自己的马车,种种推断得出,这几天梦雨芊跟南宫辰宇在一个马车里,据说前几天还要了一副围棋进去。

    程心妍的心里非常的不舒服,她这个正牌的未婚妻还在这里呢,几次求见均被拒绝,但是他却跟梦雨芊在马车里厮混,真让她不生气都不行。

    “姐姐莫气,这都过年了了,你与三皇子的婚期定在六月份,还有五个月,有太后和皇后娘娘保着,您何必看着一时的长短?”程心语的心里也很生气,但是还是要安慰一番程心妍。这个梦雨芊她也恨得牙痒痒,可是现在又有什么办法?

    “爹爹说了这次是难得的让三皇子对我改观的机会,也算是皇上给我们程家的机会,要是错失了。。。。。。。。”程心妍越说越担心,要是错失了,南宫辰宇的性子岂是那种人人拿捏的?本来当初赐婚的时候南宫辰宇就不同意,要是自己再不把握住这次机会,六月份的时候出了什么岔子那可就不只是她程心妍一个人丢脸,那可是整个程家跟着她丢脸了。

    “姐姐,论长相伦家脚你都不输给梦雨芊,重要我们想办法让三皇子注意到你就是了,这几天赶路赶得紧,你也不要着急,这一趟下来少说也要三个月,时间还长着呢!”程心语说道。

    程心妍无奈的点点头,现在也只能这样子了。

    万明泽随后赶了上来,心情有些沉重,因为他打听到了一个不得不让他沉重的消息。

    万明泽弃马上了南宫羽惜的马车,看了眼坐在一旁与梦雨芊对弈的南宫辰宇,眉头一皱,看向梦雨芊,不管南宫辰宇身份有多尊贵,但是在他眼里梦雨芊才是他们自己人。

    “怎么了?”梦雨芊看到万明泽的表情眉头一皱问道。

    “是有事情,有人出十万两黄金买三皇子的人头!”万明泽回答道。

    梦雨芊转头看了眼南宫辰宇,见他非常的淡定,看来这人对于这种事情已经是见惯不怪了。

    “这么多黄金,可真是有钱人呀!”梦雨芊感叹道,她要是想要谁的人头一万两黄金可都出不起。

    “咳咳!阿宇,注意一下重点!”万明泽很是无奈的提醒道,每次跟梦雨芊谈及什么事情,只要跟钱有关,梦雨芊都会注意到银子的事情,而忽略掉别的。

    梦雨芊很无奈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对南宫辰宇说道:“真没想到你还这么值钱呀!”

    万明泽翻了个白眼,什么时候梦雨芊才能够不最关注的是银子呀?

    “出价码的人,查不到,但是他们透露可能跟无影门有关!”万明泽为了尽快离开赶紧说道。

    “无影门不是以杀人为主要营生吗?怎么还出银子让别人赚他们的钱?”梦雨芊好笑的说道。

    “可能是几次出手都没有的手把!现在三皇子在外,江湖上的人那么多,肯定会有几个高手的吧!”万明泽说道。

    “看来这一路果然不太平了!”梦雨芊很无奈的挑眉说道。

    “没事我先出去了,你们继续下棋!”万明泽说完就出了马车回到自己的马上。

    “你怎么对你的命很无所谓呀?”梦雨芊转头对着南宫辰宇说道。

    “你觉得他们能要的了我的命?”南宫辰宇一边摆弄着棋子一边说道。

    “你的武功是很高,但是俗话说得好,双拳难敌四手,你是否应该警惕一些?”梦雨芊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所以呀!你一定要时时刻刻的在我身边保护我!”南宫辰宇突然凑近梦雨芊的脸边说道。

    “就我那点三脚猫的功夫还保护你!”梦雨芊很郁闷的说道。

    人家南宫辰宇的武功她没有见过,但是听小丸子他们说南宫辰宇的武功深不可测,据估计他们几个联手恐怕才能够打个平手,要她保护他?那还不知道谁保护谁呢!

    “怎么?不愿意?清水县衙门可是很有来头的,难道你这个清水县衙门的师爷却没有任何威信?”南宫辰宇向梦雨芊吹了一口气问道。

    梦雨芊对于南宫辰宇这种撩人的本事,实在是折服,不知道别人怎么样,但是她身体里的邪恶银子是实实在在的被南宫辰宇给调动起来了,他一这样梦雨芊的脑子里便出现了一些活色生香的画面,梦雨芊有时候觉得自己是中了南宫辰宇的毒了。

    “好好说话!”梦雨芊缩缩脖子后推了一把南宫辰宇道。

    凭南宫辰宇的聪明自然是想得到江湖上的那些人多多少少都会给清水县衙门捕快一些面子的,虽然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一个小小的清水衙门怎么就有这么大的能力,但是他们就是做到了。

    “雨儿怎么没有戴我送你的耳坠?”南宫辰宇看了眼梦雨芊耳朵上空空如也不满的问道。

    “带着不方便!”梦雨芊说道,但是心里却在说那是她唯一的一对耳环还是南宫辰宇送的,多珍贵的东西,她舍不得戴。

    “怎么会,我看着没什么不方便的!是你不想戴吧!”南宫辰宇的语气带着委屈说道,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给女孩子送东西,她竟然不戴。

    “咳!我明天就戴上。”梦雨芊轻咳一声说道。

    南宫辰宇终于满意了,将梦雨芊搂进怀里,有她在怀里,别的什么事情真的就不重要了。

    下午的时候来到了下一个城池,南宫辰宇决定在这里整修一下,这段时间太赶路了,都是风餐露宿的,所以今晚让大家好好的休息的一下,第二天再出发,再赶上几天路,等到十五那天再让大家都好好轻松一下。

    风城的官员早都听到了消息已经在城门口列队等候,小小的风城一时间非常的热闹,同时也非常的紧张。

    终于的梦雨芊坐回了自己的马车,南宫羽惜也回到了自己的马车,直到进了风城女眷们也没有出来,下榻驿馆梦雨芊她们这才出了马车直接进了为他们准备的房间。

    南宫辰宇应付完那些官员之后这才来到梦雨芊的房间与她一起用晚膳。

    这次随行的护卫有两千人,都安排在了驿馆里,梦雨芊还真没想到,这个城池并不大,但是却没想到这个驿馆竟然都能够容纳。

    晚膳过后,南宫辰宇就回了自己的房间,不一会了南宫羽惜就探头探脑的跑了进来。

    “你怎么来了?”梦雨芊好笑的问道。

    “公主动然是来打听某人的消息!”蓝若兰挑眉笑道。

    “小兰兰别胡说,本公主会打听谁呀!本公主就是无聊,所以来找你们聊天,怕三皇兄在,所有才没敢直接进来!”南宫羽惜脸一红急忙辩解道。

    “对,公主是因为无聊才找我们来聊天!”蓝若兰意味深长的笑道,一旁的紫儿也跟着笑了起来,真没想到这个公主平时看起来高高在上非常的骄傲,但是这几日相处下来发现其实她也很可爱。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