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爷的师爷宠妃 > 第224章探查现场
    “郡主已经准备好了!”青莲不再是之前那边对梦雨芊不屑,语气中恭敬之意甚浓。

    “你们都出去吧!”梦雨芊看着站在一旁准备伺候自己沐浴的几名宫女说道。

    青莲看了看周围,摆摆手带着众人下去,青莲伺候过梦雨芊知道她不喜欢别人伺候。

    梦雨芊站起身子慢慢的挪至浴池边上,她知道辰宇宫的主殿那边有个浴池,因为南宫辰宇不怎么经常来,所以很少用,今天自己要用肯定是要一番收拾的。

    梦雨芊将自己的身子埋在水里,全身暖流流动舒服了很多。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生过孩子的事情,看着满身的紫青,别说南宫辰宇就是她心里突然也非常的满足,难道真的是别人说的那样,没有尝过禁果的人不知道,只要尝过便会欲罢不能。

    梦雨芊泡了一会之后,觉得自己已经好了很多,便起身出了浴池穿上青莲之前准备好的衣服回到房间。

    “郡主一定饿了,先吃点东西吧!”青莲站在桌前恭敬地问道。

    梦雨芊已经不愿意去想为什么青莲的态度问题,看到实物他现在确实也饿了。

    “三皇子还没有回来吗?”梦雨芊坐下拿起筷子问道。

    “爷今天有事,可能要晚些回来。”青莲回答道。

    “恩!”梦雨芊应了声后便吃了起来,也不管站在一旁的宫女用何种眼神看待自己。反正她的名声已经没有了,再说那东西对他们来说也知道是安慰家里人而已,她有没有也无所谓了。

    虽然梦雨芊不怎么担心小山,蓝若兰一直帮着自己带小山,所以吃喝上梦雨芊不担心,担心的是小山长时间爱你没有见到她会闹腾。

    “郡主,爷吩咐了,您不能出去!”梦雨芊要出去便被青莲拦住。

    “皇上还有事情交代本郡主去办,你真的要拦着?”梦雨芊看着青莲一脸的严肃问道,虽然她不怎么想要对别人摆出这一副脸来。

    “这。。。。。。郡主您别难为奴婢!”青莲立刻表现出非常为难的样子,她知道梦雨芊心善,这样的表情对她很有用的。

    梦雨芊看到青莲的表情果然心软了,点点头道:“恩!确实不能为难你!”

    “谢谢郡主!”青莲一高兴赶紧谢道。

    “啪!”青莲被梦雨芊点了穴,一脸的震惊看着梦雨芊。

    “哎呀!看来最近学的点穴还是很有用的,你这样就可以给南宫辰宇交代了,郡主也可以干本郡主的事情了!”梦雨芊很满意的看着青莲动也不动。

    扫了一眼周围的人,见他们都一个个的低着头看呀不敢看自己,梦雨芊很满意,吩咐他们将青莲抬着做到椅子上后,自己便大步的离开了。

    很顺利的除了皇宫,但是一路走来遇到了不少人,差不多都是用异样的目光看自己,梦雨芊也无所谓了,估计南宫辰宇就是要这样的效果,等过段时间也就见怪不怪了,

    梦雨芊出了公第一时间便回到将军府见小山,管家见到梦雨芊就像是见到救星一样,说慕容雨轩已经出门,小少爷已经哭了好长时间,应该是想“妈妈”了!对外慕容雨轩一直都说萧山市梦雨芊收养的一个孩子,大家也都信了,毕竟梦雨芊可还没有成亲,再按照孩子的大小来看梦雨芊上次在家的时候就已经怀孕五个月,但是当时大家也没有注意,一直都认为应该不是她的孩子。

    赶到自己的玉雨轩,老远就听到小山哭得上气不接下去的,蓝若兰抱着小山,容昕宁也在一旁着急的哄着,还围着好几个丫鬟婆子,各种逗弄,但是孩子就是哭的不停。

    众人看到梦雨芊回来,都是如释重负,梦雨芊也顾不得是从外面进来的接过小山,小山立刻依偎在梦雨芊的怀里,凝咽几声后就不哭了。

    “呵呵!太好了终于不哭了!”容昕宁累的满头大汗松了一口气说道,顺便摆摆手让多余的人都出去。

    “郡主您没事吧!”蓝若兰见没了别人赶紧问道。

    “我没什么事!”梦雨芊轻拍这小山的后背说道。

    “小雨,三皇子将你强行带走我们都知道了,他这样弄得人尽皆知是为什么?”容昕宁问道,毕竟南宫辰宇曾经帮过自己,还收留了她,她的心里还是希望梦雨芊和南宫辰宇在一起的。

    “。。。。。。她是生气我当时不告而别!”梦雨芊说道。

    “。。。。。。小雨,你真的都不考虑一下三皇子吗?如今恐怕天下皆知你们的事情,你不嫁给他还能嫁给谁呀?”容昕宁犹豫再三后说道。

    “嫂子希望我哥的后院女人那么多吗?”梦雨芊问道。

    “。。。。。。”那个女人希望自己的丈夫有那么多的女人?

    “我过不惯哪种勾心斗角的生活不说,就是孩子,。。。。。。以后他有了别的孩子,他后院那些女人会好好的教孩子不跟小山尔虞我诈吗?我不想我的孩子从小酒僧活在那样危险的地方,也不想他从小就接触那些人性的黑暗面,弄得人格都有些扭曲。”梦雨芊说道。

    “可是你一个女人带着个孩子,总是被人指指点点的,对孩子也不好呀?再说皇上已经下旨给你们赐婚,你这婚迟早还是要成的呀!”容昕宁说道。

    “孩子可以说不是我亲生的,至于婚事要是退不了,那么就能拖多久是多久吧!”梦雨芊说道。

    “哎!你的性子怎么就这么倔呢?”容昕宁哀叹一声说道。

    “嫂子,过几天爹爹和娘就要来了,孩子的事情您们可千万不敢告诉他们呀!”梦雨芊叮嘱道。

    “知道了,也就我们几个人知道,府里上下都以为孩子是你收养的!”容昕宁说道。

    “。。。。。。可是孩子会长大,看现在这个样子与三皇子都非常的相似,这长长恐怕就更像了,到时候肯定会被怀疑的!”容昕宁担心的说道。

    “没事,等闲了我就带着孩子出去游历,一年也见不到几次的!就算怀疑也无从查找!”梦雨芊说道。

    “阿宇!”门外屈郝哲和何铁生听到他回来了赶紧跑了过来。

    梦雨芊将小山交给蓝若兰走了出来,这次小山是感受到了梦雨芊还在身边,便不再哭闹,很快就睡着了。

    “你们来的正好,皇上让我查办最近三名官员离奇死亡的案子,等一会我们去看看!”梦雨芊说道。梦雨芊最晚担惊受怕的了一晚但还是从南宫辰宇那里得知南宫松柏让她办理的那个案子。

    “恩!我们也是因为之间事情过来的!”屈郝哲说道。

    “哦!那就好,你们等一下我看小山安顿好了没有,马上出来!”

    梦雨芊说完又反悔了房间,见蓝若兰已经将小山放在床上,小山也已经睡得很安稳了,吩咐了一下蓝若兰和容昕宁便离开了。

    来到大理寺,是哪位大人的尸体就存放在这里,说明来意以后大理寺的人还是很给面子的带着他们三人去见三位大人的尸体。

    “刘大人,马大人以及冯大人,他们都是官品都在三品,每个都在重要位置。”大理寺接待他们的大理寺官员对着他们一边走介绍道。

    “那他们的事务现在都有谁来处理?”梦雨芊问道。

    “现在都是由他们底下的人接手!”大理寺官员说道。

    “哦!”梦雨芊应了声后,大理寺官员继续说道:“这三位大人都是在家中的书房和卧房被害,但他们家人都说,在他们遇害之前就只有他们独自在房内!而且因为现在天气寒冷,所以门窗基本都是关闭着的,最多留一颗小孔透气用。”

    “你们有什么发现吗?”屈郝哲问道。

    大理寺官员摇摇头道:“没有,但是可以确定的是,几位大人都是中毒身亡的,但是。。。。。。没有发现任何东西带毒的,就连几位大人独自一人之前几个时辰我们都查了没有任何线索,而那种毒还是那种碰上便毙命的霸道毒药,我们一点头绪都没有。”

    “刑部有协助你们一起查案吗?”屈郝哲问道,要是刑部参与,那么石思源肯定也参与了,连他都查不出来如何中毒的,那确实有些难度。

    “从第二位马大人出事,开始就已经一起查了!”大理寺官员眉头一皱说道。

    “。。。。。。”

    “之前听到石大人举荐清水县捕快查案,我们都很诧异,我们都破不了的案子,清水县的捕快能破了?后来一打听才知道,清水县竟然有六名二级捕快,我们一个大理寺也才三个,看来清水县真是不一样呀!

    昨天皇上下旨要我们协助明月郡主办案,当时还真是吓了一跳,之听闻郡主聪明过人,可没有听说过郡主能办案呀!使我们孤陋寡闻了,原来郡主竟然是江湖上人人敬重的梦宇!真是失敬呀!所以下官才讨来这个差事,招待郡主的。”

    “哈哈!原以为京城的官很少知道江湖上的事情,没想到还知道阿宇的大名!”屈郝哲笑着说道。

    “我们家本来也江湖中人,只是后来小官执意要入朝为官家父拗不过,这才不管下官的,但是江湖中的事情下官可是知道不少呢!可是一直敬仰郡主的很呢!”大理寺官员笑眯眯的说道。

    梦雨芊微微一笑没有想到今天来大理寺竟然碰上自己一个小粉丝,其实江湖上的名声要是南山他们传出去的,只是江湖上的人将一个义气,所以对于有义气的人来说,他们都会给几分面子的,自己只是捡了个空而已。

    终于来到了存放尸体的冰库,见到了三位遇害大人的尸体,梦雨芊带上手套详细的检查了一番之后,便直起身子示意他们可以了。

    “怎么样?”屈郝哲上前一步问道。

    “是中毒而亡的,也是那种极为霸道的见血封喉,所以这几位大人的死亡绝对是中了毒后马上身亡的!”梦雨芊说道。

    “那是怎么中毒的呢?”屈郝哲问道。

    “现在还不清楚,有可能是从口而入,也可能是别的方法!我们需要去看看案发现场!”梦雨芊说道。

    “案发现场一直保存着,您要看随时可以!”大理寺官员回答道。

    “那就现在吧!”梦雨芊说道。

    “不知道这位大人怎么称呼呀!?”这时候才想起问问人家的名字,屈郝哲觉得自己是醉了,但是他们真的没有这样的习惯。

    “下官姓梁名冲!”梁冲赶紧回答道。

    “恩!很有前途呀!你也是捕快吗?”屈郝哲大有哥俩好的意思搭上梁冲的肩膀说道。

    “虽然我会几下子,但是我是文官。”梁冲一脸的不好意思说道。

    “哎呀!可惜了,你这么机灵的人不做不快实在是可惜呀!”屈郝哲一脸的惋惜说道。

    “呵呵!可是我的武功不行,也是因为这个,我爹才妥协我来做官的。”梁冲说道。

    “做捕快也不一定要武功好的,首先是要有个灵活的头脑,大胆的假设小心的求证!”屈郝哲一边走一边很有经验的向梁冲说道。

    “就像我一样,既有英俊的外表,也有着聪明的头脑,当然有武功也是一部分!”屈郝哲吹嘘的过程中也不忘将他自己吹捧一番。

    “大家都说清水县的捕快不但长得俊美而且还武功一个比一个好呢!”梁冲一脸的崇拜说道。

    “那当然,有我这样的超级大帅哥自然是颜值上升的不知道几个档次!”屈郝哲高兴的说道。

    梦雨芊无奈的摇摇头,这家伙又开始吹起来了,要是万明泽那个雌雄难辨的人在这里,估计又要被笑话了。

    “郡主!”

    梦雨芊猛然站住脚,南宫辰宇和青阳青月竟然就站在前面。

    “参见三皇子!”众人向南宫辰宇行礼,梦雨芊脸上一僵,也跟着行礼。

    “起来吧!查的怎么样了?”南宫辰宇上前一步淡淡的问道。

    “查的跟之前差不多,现在要去看看现场!”梦雨芊低头说道。

    “恩!那就一起吧!”南宫辰宇说道。

    之后原本四人的队伍就变成了七人,先去了第一个死亡的刘大人家中,刘大人是在书房遇害的,所以七个人在刘公子的带领下直接来到了书房。

    刘府的书房周围都是一些花草只是现在是冬天比较萧条而已,但是还是有那么几朵干枯的花朵在北风中晃动。

    “家父当日独自在书房办公,等到家母前来叫他吃晚膳的时候,就发现加夫已经中毒身亡了。而周围就是现在这样,没有任何与往常不同之处,房间内只有取暖的炉子,也开着半扇窗户的!”刘公子带着众人进了书房说道。

    “多谢刘公子!”梦雨芊向刘公子表示谢意却没想到刘公子看到她的时候竟然脸一红,不敢与她直视。

    何铁生和屈郝哲已经习惯性的在现场开始检查,但是南宫辰宇的注意力一直都集中在梦雨芊身上,所以刘大公子看到梦雨芊脸红他自然也看到了,而且现在脸已经黑的成了锅底,青阳站在一旁咽了咽唾沫,他要不要现在就离开现场?转头看到并没有注意这边,只在那里仔细检查的两人也赶紧的凑了过去。

    “刘公子我可以在这周围转转吗?”梦雨芊问道。

    “自然可以,郡主随意,有什么西药尽管找府中下人即可!”刘大公子也不是傻瓜,自然是感觉到来自南宫辰宇的阴沉的目光,两人的传言已经是京城人尽皆知了,他自然也是知道的,所以不敢跟梦雨芊多说几句话了。

    梦雨芊得到允许之后便在书房周围转悠,刘府的书房后面竟然有一间暖阁,里面还有很多花花草草。

    “你是何人?”梦雨芊正在观察一束小花清脆的声音喊道。

    梦雨芊直起身子来看向来人,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穿着一件鹅黄色的棉衣,竖着一个简单的发髻,俊俏的脸上还沾着一些泥土,最主要的是手里还提着一个水桶,应该是要给花草浇水。

    “我是梦雨芊,今天是来看看刘大人遇害的现场!”梦雨芊看着面前的女子回答道。

    “哦!原来是你呀!”女子听到后,便提着水桶开始给花草浇水。

    “你听过我?”梦雨芊问道。

    “自然是听说过了,你现在上街,提到梦雨芊明月郡主谁不知道呀!”女子一边浇水一边说道。

    “哦!”梦雨芊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想着也不奇怪,南宫辰宇本就故意让众人都知道自己跟他有关系,肯定是任由这些传言传播了。

    “三皇子那么冷冰冰的人,就像一块千年寒冰,你竟然也能够收服他,还真是不容易呀!”就在梦雨芊一为女子不再跟自己说话的时候女子轻飘飘的说道。

    梦雨芊也不说什么,这样冷冰冰的人,是他的外表吧!热情起来吓死人。

    “对了郡主,你有没有查到什么吗?”女子问道。

    “现在还没有,跟之前查的一样!你是这府上的什么人呀?”梦雨芊问道。

    “我是一个孤女,本来是在山上独自生活的,后来下大雨冲毁了了我的房屋,刚好碰上刘夫人,他就带我来他们府上了,说刘老爷喜欢花草,而我有这方面的天赋,可以帮忙照顾。”女子回答道。

    “你叫什么名字呀?”梦雨芊问道。

    “我叫天灵!”女子笑道,这一笑梦雨芊才发现原来天灵的脸上竟然有两个小小的酒涡非常的好看。

    “你那天也是在这里吗?”梦雨芊继续问道。

    “在呀!我每天都在的,你看那个房间就是刘大人的书房,平时那扇窗户都是开着的,既可以通风也可以看到这里的花花草草,这是刘夫人专门为刘大人设计的呢,说刘大人在看公文疲惫的时候就可以休息休息看看花花草草的心情也就轻松了。”天灵指着不远处的一扇窗户说道。

    梦雨芊看了看,果然只要那扇窗户打开便可以看到暖房内的花花草草,是挺别出心裁的。

    “这个刘夫人的心思还蛮巧的!”梦雨芊点点头说道。

    “那当然了!”天灵笑道。

    之后梦雨芊在周围转了一圈后也没有发现什么,就重新回到书房,见他们也没有发现什么,心里就更加奇了怪了,竟然什么也没有发现。以他们的这些年的训练这样的杀人现场竟然什么也没有发现!

    离开了刘府便前往马府,马府并不是想刘府那么大,招待他们的是马大人的胞弟,马二老爷看前来非常的憔悴,据说马家两兄弟从小父母双亡,从小两人是相依为命靠着祖上留下来的薄产一边读书一边耕田这才有了马大人今日的成就,而马二老爷的能力就与马大人相差远了一些,现在也只是个七品知书,还经常在家闲着,但兄弟两人的感情很好,所以两人相继成家之后也没有分家,一直住在一起,马大人的夫人现在因为伤心过度仍然卧病在床,两个孩子也只是一个十岁一个六岁,而马二老爷成亲不到两个月所以还没有孩子。

    “兄长是在卧房被害的,家中经济并不宽裕,所以兄长便在自己卧房里劈了一处用来处理公文,当日嫂子带着两个孩子去了娘家,下官的妻子做好午膳之后,我便去喊兄长用膳,却没想到,兄长竟然已经去世多时!”马二老爷说着就又哭了起来,眼睛红红了可以看出这段日子没少哭。

    “马大人节哀顺变,人死不能复生,我们定然找到凶手为马大人报仇的。”梦雨芊见不得人哭,还是这种失去至亲的哭泣,赶紧安慰道。

    “谢郡主!”马二老爷赶紧谢过之后便带着他们来到了马大人遇害的卧室。

    “因为朝廷来人说要将现场保存,所以这里面的东西我们都没有动过,嫂子这几天也是在大丫的房间休息的!”马二老爷打开门后说道。

    打开房间之后,几人走了进去,果然房间不是很大,但是装饰的很雅致而且进门的右手是睡觉的地方左手那边便是马大人处理公文的地方,视线开阔而且还有两扇窗户光线也好。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