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爷的师爷宠妃 > 第248章每人出二十万两
    “邱捕快,按你的意思是杀死三位大人的是同一种手法也就是同一个人?”诸葛瑾问道。

    “是的!”

    “。。。。。。那究竟是怎么样的人才能够对三位大人下毒手,而且具本官所知这三位大人可都是非常谨慎的人!”诸葛瑾皱眉说道。

    “所以现在我们已经确定杀死三人的凶手是谁!”邱凯说道。

    “那就传上来吧!”诸葛瑾说道。

    “是!”

    很快一名看起来富贵慈祥的夫人被万明泽和屈郝哲押了上来。

    “娘!”刘公子一见急忙上前,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母亲。

    “刘夫人??”诸葛瑾眉头一皱,怎么可能是刘夫人,听说刘大人和刘夫人的感情甚好呀!不会弄错了吧!诸葛瑾看向坐在一旁淡定的喝茶的梦雨芊心中的疑惑去了一部分。

    “刘夫人便是这三起案件的策划者!也是实施者!”邱凯说着看向刘公子问道:“刘夫人应该不是普通的女子,应该会点功夫吧?”

    “是!母亲出自江湖,会一点防身的功夫!”刘公子皱着眉头答道。转头看向自己的母亲一脸的视死如归也不说话,心里就开始发憷,难道真的是母亲做的?

    “刘夫人不但会武功,应该武功还不错吧!而且刘夫人应该还是一个食用香料的高手!”邱凯继续说道。

    “这。。。。。。。母亲用香料是很不错!但也不能证明母亲杀了父亲他们呀!”刘公子皱着眉头说道。

    “这点是不能说明你母亲有杀人的嫌疑!但是罕有的玉蜂应该是你母亲养的吧!”邱凯不急不缓的说道。

    “玉蜂?什么玉蜂?”刘公子不解的问道。

    “你不知道你们家养有玉蜂吗?”邱凯问道。

    “这。。。。。。我家什么时候养蜂了?”刘公子着急的问道,他怎么不知道他们家养着蜜蜂?

    “看来刘公子对自己家的情况真的很不清楚呀!”邱凯说道。

    “邱捕快你能说清楚吗?”刘公子说着看了眼自己的母亲,见她面无表情心里就更加害怕起来。

    “还是传你们家专门管理花草的天灵姑娘吧!相信她这点比较清楚!”邱凯说道。

    很快文成祥带着天灵走了进来,天灵很明显的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因为从小在野外长大,也不害怕不断的这里看看那里瞧瞧。

    “天灵姑娘!”文成祥拉着她来到正中央,天灵想了想便拘谨起来后跪了下来。

    “民女天灵见过各位大人!”天灵看着上面一个个面无表情的官员心中好笑,但是却不敢笑出来。

    “你是刘府专门管理花草的下人?”诸葛瑾问道。

    “呃???我不是下人,我只是暂时帮着刘夫人管理府里的花草的,怎么可能是下人,我们天灵一族直顺从于天定的主人,是不能够随便卖身为下人的!”天灵听了诸葛瑾的话后,立刻摇着手说道。

    诸葛瑾眉头一皱,谁管你的主人是谁?只要你是管理刘府的花草就行!

    “咳咳!天灵姑娘别的身份就不用说了!天灵姑娘先起来吧!”诸葛瑾轻咳一声说道。

    “刘公子这位天灵姑娘可是贵府上专门管理花草的人?”诸葛瑾问道。

    “回大人的话,是的!已经快一年了!”刘公子回答道。

    “天灵,你可知刘夫人在刘府养着蜜蜂?”诸葛瑾问道。

    “知道呀!我来刘府第二天就知道了!那蜜蜂可不是普通的蜜蜂,而是应上好的药花饲养的,我在山里的时候偶尔也会见那么几只,但是却没见过刘夫人样的一群!”天灵睁着大眼睛很是崇拜的说道。

    “刘夫人可有什么话要说?”诸葛瑾问道。

    “呵!真是笑话,本夫人杀人?本夫人为什么要杀人?是的可是我的相公!”刘夫人说着激动起来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对于刘大人的是确实很伤心。

    “母亲!”刘公子见自己母亲激动赶紧上前扶住安慰。

    “阿宇!”邱凯看向梦雨芊,这件事情还是梦雨芊亲自说比较好。

    梦雨芊站起身来来到刘夫人面前在她的耳边耳语了几句后,刘夫人像是受到了惊吓一般的向后退了退直接瘫坐在地上。

    “你。。。。。。你怎么知道?”刘夫人难以置信的说道。

    “本来你好好的认罪,别的事情我可以不管,但是你却要这般挣扎的话,我就只能向皇上交差了!”梦雨芊看着刘夫人说道。

    刘夫人原本高傲的脸已经不复存在,突然大笑了起来,之后又痛苦的哭了起来。

    “娘!”刘公子担心的想要去扶刘夫人却被她躲开。

    “不管我,我是杀人凶手,他们三个都是我杀的!我前不久才知道几十年前我娘家惨遭灭门可能跟他们三人有关,在我娘家一家被山匪杀之前,就只有他们三人前去投过宿,一个是外出游玩的贵公子,两个是上京赶考的书生,在他们走不到一天我们全家都被杀了,只有我因为去了外婆家才免遭迫害。”刘夫人说着默默的流泪。

    梦雨芊做回自己的位置,她知道刘夫人说的都是真的,但是有些事情却不是这么简单。

    “夫人,您真的用那些玉蜂杀人了?”天灵难以置信的问道,她一直都觉得夫人是很善良的女人,却没想到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你可真够天真的,你可知道你本来就是我准备的替罪羊!”刘夫人看着天灵说道。

    “。。。。。。我”

    “呵呵!可惜呀!你太干净了,干净的让人觉得这世间所有肮脏的东西都能够被你净化一样!”刘夫人看着天灵羡慕的说道。

    “你就是因为怀疑就将他们杀了?”诸葛瑾皱眉心里有些不信,毕竟没有得到证实就杀人,一般人不会这般,更可况还是她一起生活了多年的丈夫。

    “对!只是怀疑,你们可知道因为这个仇,我查了半辈子都没有查清楚,而且因为家人被杀,亲戚都疏远我,外祖父外祖母去世后就连舅母都不要我了,就将仅有八岁的我给卖了!我那段时间过的生活简直是人间地狱!”刘夫人的眼泪越流越多却没有哭出声来。

    “我恨,我恨那些杀了我全家的人,我同样也恨那些可能是引发我们全家被杀的人,就是他们三个!”刘夫人激动的说道。

    梦雨芊摇摇头,心里明白要是这件事情不趁早解决的话,还会有死的人,而不仅仅只有这三人。

    离开衙门的时候已经接近午时,几个人走在大街上天灵的心情一直很不好,低着头只跟着也不说话。

    “好饿!我们还是在外面吃饭吧!今天我都给我娘说了!”万明泽噘着嘴说道。

    “好呀!你们觉得呢?”梦雨芊问道。

    “好呀!好呀!京城的好吃的我们都还没有吃遍呢?”屈郝哲和文成祥立刻同意道。

    “那三皇子您呢?要跟我们一起吃饭吗?”梦雨芊问道。

    “好呀!很久都没有一起热闹了!”南宫辰宇说道。

    梦雨芊嘴角一抽,不是前几天刚刚一起吃的饭吗?怎么就成了好久?

    “爷不如这顿您请吧!”青阳站在一旁突然说道。

    众人都看向青阳,有些不明白为什么非要南宫辰宇请,这个饭钱他们这些人是有公费,当然要是南宫辰宇请的话那就最好了,不用有什么限制。

    “为什么要也请呀?”青月看傻子一样看着青阳,这家伙什么时候胳膊肘向外拐了?

    “这次下注,不是爷下的最多,肯定赚的也最多呀!自然是爷请了!”青阳一脸的理所当然说道。

    “有道理!”梦雨芊立刻支持道。

    “好吧!本皇子请,青阳付钱!”南宫辰宇说着就带着众人嘻嘻哈哈的向前走去,独留青阳一脸的痛苦。

    “哈哈!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了吧!你难道都没有发现,自从夜认识明月郡主之后,银子都是越来越抠的紧了,你还自己给自己找事!”青月一脸的嘲讽说道。

    “原来你们家三皇子跟我家阿宇学的,真是更进一步呀!”万明泽拍拍青阳的肩膀说道。

    找了家比较高档的酒楼,来到包间众人就位后就只剩下等菜了,梦雨芊看了看情绪低落的天灵问道:“天灵不难过了,每个人这个时候趋利避害是很正常的,毕竟谁愿意去死呀?”

    “。。。。。。我觉得我好想对这里的人很不了解,以前在山里从没有想过山外的人,尤其是换帮过我的人会杀人还会利用我!”天灵说道。

    “人心复杂,其实短短几个月能够看清楚的,对了你说你们‘天灵一族’是什么?你的名字不是叫天灵吗?”梦雨芊好奇的问道。

    “我们天灵一族本是女娲一族的奴仆,可是女娲一族被人给灭了以后,我们天灵一族就开始隐居等待着真正的神女,可是传到我这一代就剩下我一个人了,所以祖父给我起名天灵,意思是不能忘记天灵一族的存在!”天灵说道。

    “女娲一族?真的存在女娲族吗?”梦雨芊好奇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只是我们族人口口相传下来的,我也就这么认为了,至于是不是真的有那我也不清楚!”天灵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呀!那之后有什么打算?还是继续回你的山里?”梦雨芊问道。

    “我爷爷推测十七年前我们一族等待的神女已经出现了,我必须找到她留在她的身边!开启她身上的神识,可是我也打听过了,神女是皇宫里的三公主,我好想进不去皇宫!就算进了皇宫也不一定能够呆在三公主身边!”天灵纠结的说道。

    “神识是什么?”梦雨芊问道。

    “。。。。。。神女嘛!肯定是有一定的法力的,但是她身上的神识现在是被封印着的,只有我们天灵一族的人才能口开启,具体是什么样子的我也不知道!”天灵说道。

    梦雨芊看向南宫辰宇,三公主是不是神女他们两人知道,但是她是不是神女,她不清楚,她的出身太低了,根本就不符合神女的条件,所以她认为她自己不可能是他们所说的神女。

    “皇宫进一个人也不是简单的事情,没这样吧!你先跟着雨儿,有机会了本皇子安排你见一见三公主!”南宫辰宇开口说道。

    “真的呀!谢谢你呀!”天灵一下开心了笑道。

    “天灵那你以后就可以住在将军府了,将军府的夫人这段时间在坐月子,府上也有很多花草的,你可以帮着打理呀!”文成祥高兴的说道,难得有一个志同道合的终于可以不和那些粗老爷们说香味了。

    “嗯!嗯!”天灵果然是很纯真听到高兴的事情立马就将刚才那些不高兴的事情抛之脑后了。

    “今天我们一定要好好的庆祝一下,命我们都赚银子了!”屈郝哲笑着说道。

    “青阳你也不用心疼,这顿饭能有几个钱,你可买了不少呀!现在是一比五,你也赚了不少!”万明泽推了一把不高兴的青阳说道。

    “不过这京城的人还真是有钱呀?我们都这么买了着输赢的比例还是一比五,看来这后面还是有人很希望我们破不了案呀!”屈郝哲说道。

    “是呀!不过这次应该也会心疼了吧!”万明泽说道。

    “不管他们了,反正我们这次是赚的破满盆满了,特别是三皇子!”邱凯说道。

    “银子也进不了我家爷的口袋呀!”青月噘着嘴说道。

    “为什么?”

    青阳看了眼南宫辰宇后说道:“爷用了一部分国库的银子,赚了不管多少都是要还回去的!”

    “啊!这个皇上都同意?”众人都不解的很,难道皇上都敢拿着国库的银子出来赌博,这也太不称职了吧?一点都不靠谱!

    “关键是稳赚不赔呀!时间又段,不赚白不赚!”南宫辰宇放下茶杯说道。

    众人都觉得这样子三观都不正了!这父子两还真能玩呀!都不怕输了,全东圣的老百姓都骂他们父子两?

    “咳咳!记得领了银子后,每个人给我这里交二十万两银子!”梦雨芊轻咳一声对着众人说道。

    “呃?为什么?”屈郝哲问道。

    “增值税!”梦雨芊看着屈郝哲说道。

    “什么吗!就是想要银子!能不能说给点!”文成祥噘着嘴问道。

    “不行,要是再说就增加交易税!你以为皇上不知道我们手上的银子是怎么来的?”梦雨芊说道。

    “我就说嘛!皇上肯动不会那么大方的!”文成祥说道。

    “皇上让我每年给他二百万两,但是你们也知道我手上根本就没有那些!”梦雨芊说道。

    “好了,拿银子的时候一个个的都那么高兴,现在怎么都这样了,再说了这些银子也是给国库的,皇上也不会自己拿了!明年阿宇还会分给你们的,是吧阿宇?”邱凯说道。

    “呵呵!当然!”梦雨芊笑着说道,分是会分的但是,她要提前将皇上的那一份给取走!

    “不过我想了想,你们赌博也不是什么好事美人多交五万两出来,就当是买个保险吧!省的到时候有人在皇上面前说你们坏话,皇上没有的到好处不帮你们!”梦雨芊继续说道。

    “阿宇!!!!!!”万明泽心痛的喊道。

    “别叫我!我也没与办法,我都将不够的二百万两给弥足了,我不是朝廷的人,所以这五万两我是不出的!”梦雨芊说道。

    “阿宇!我投的都比他们少,可不可以按比例?”万明泽问道。

    “。。。。。。。。这也对呀!那就按比例吧!反正你们交的多也就是赢的多,不义之财就不要那么吝啬了!”梦雨芊笑着说道。

    “阿宇,你腰疼吗?”屈郝哲咬着牙问道。

    “不疼!不疼!”

    “果然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呀!”屈郝哲继续咬着牙说道。

    “好了就这样说定了,我也是为了你们好,还有青阳和青月,你们可没有一个厉害的爹可以拼的,还是趁早教一部分出来。算是给自己买一个平安吧!”梦雨芊说着还转向给青阳和青月说道。

    “恩!很有道理,你们两个记住了回去后也跟他们说说知道吗?”南宫辰宇认同的点头后说道。

    原本还幸灾乐祸的两人也立马心情不美好了,原来城门失火真的会殃及池鱼呀!

    吃完午膳也没有事情可干,文成祥陪着天去刘府取东西了,其他的人也就在街上逛,毕竟已经是到了年末,新年的气息还是很重的,叫卖声络绎不绝,摆地摊的人也不往常多了很多特别是一些自己产的家禽特别的多。

    “阿宇,你都好久没有下过厨了!”屈郝哲一边走一边不经意的说道。

    “这段时间都忙死了哪有心情!”梦雨芊说道。

    “这段时间连红姐都很少下厨了,真是想念清水县的日子呀!每天都吃红姐做的饭,整天的吐糟,现在想想其实红姐做的也很好吃的!”屈郝哲说道。

    “是呀!我娘做的饭最好吃了!真想快点回去!”万明泽说完得到了众人的白眼,红姐做的饭跟阿宇做的差远了好不好。

    “说来,我换没有真正的领教过你的厨艺呢!”南宫辰宇说道。

    “好呀!有机会给你做!”梦雨芊漫不经心的说道,这事情还不知道何年何月呢!

    “好!我随时等着!”南宫辰宇含笑说道。

    “走开!走开!”突然路上有几个人牵着几匹大狗一边走一边吆喝着样众人让开,众人看过去发现那几个人身后竟然跟着厉悦。

    “她的手好了?”梦雨芊好奇的问道,那天看着手挺严重的,这么快就好了,主要是她也不知道这只玉钗在别人手里有多凉。

    “应该没有,只是。。。。。。不出来心慌!”南宫辰宇戏虐说道。

    “哼!还挺了解的吗!她伤了是不是很心疼?”梦雨芊噘着嘴说道。

    “呵呵!你吃醋的样子真可爱!”南宫辰宇轻笑两声低头在梦雨芊的耳边小声说道。

    “去!”梦雨芊脸一红推了一把南宫辰宇。

    “见过辰哥哥!”厉悦老远的看到南宫辰宇就热情的跑过来打招呼。梦雨芊不知道他们以前是什么样子的但是现在看着确实很熟悉。

    “悦郡主不好好养伤怎么就又出来了?”南宫辰宇向后退了退说道。

    厉悦闻言很委屈的厥起了嘴道:“我受伤了你也不来看我,。。。。。。还跟她逛街!”厉悦说着狠狠的瞪了一眼梦雨芊。

    梦雨芊觉得自己很委屈,明明当时是厉悦挑衅的呀!技不如人还怨别人比她厉害,这是什么道理呀!

    “明月郡主,听说死了三个人的那个案子你破了,不会是找个人过来顶替交差的吧!”厉悦很不屑的看着梦雨芊说道。

    “不管什么,案子已经结了!”梦雨芊挑眉说道。

    “哼!一个女人这么抛头露面的真不知廉耻!”厉悦很鄙视的说道。

    梦雨芊嘴角一抽很多人都这么说她,但是这确是第一次有人当面这么说她!

    “闭嘴!”迷瞪梦雨芊反驳回去,南宫辰宇黑这脸说道。

    厉悦闻言有些害怕,但是厉悦确实从小被宠着长大,就算害怕脸面还是要挣回来的。

    “辰哥哥,难道悦儿说错了吗?她是你的未婚妻,不好好的待嫁,却总是在外面跟一堆男人混在一起,你知道别人怎么说你吗?很难听的!”厉悦一边撒娇一边抱打不平的说道。

    “本皇子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管!”南宫辰宇皱着眉头说道。

    厉悦一看南宫辰宇真的生气了,心里就怕了,只能怯怯的答应。

    “以后本皇子不想听到关于明月郡主的一些闲言碎语,也请悦郡主慎言,雨儿是本皇子的王妃,即使是现在她也是有封号的郡主,更是有功于我东圣,而悦郡主你只是得了祖上的庇荫而已!”南宫辰宇难得的一次说了这么多话,梦雨芊觉得这还得多亏了厉悦,才能让众人多听到南宫辰宇那么好听的声音,虽然语气冷冰冰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