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爷的师爷宠妃 > 第283章魏王你要谋反呀!
    “恩!就是!”天灵一脸的认同,梦雨芊再次肯定这两人就是一堆二货。

    “我给你说这男人一定要对他狠点,不能太好,不然都不知道他是什么地位了!”慕容燕一脸的认真对着天灵说教道。

    天灵睁大眼睛本来很认同的,但是后来她就有些不明白了,“燕表姐,男人到底什么地位呀?”

    “。。。。。。”慕容燕一阵无语,她也不知道呀,但是齐超说了她以后就是他的女王,那男人的地位岂不是男宠!!想到这‘扑哧’慕容燕给笑了出来。

    “呵呵,天灵现在这样郑重的场合咱们还是先不要谈论这个问题了,等以后闲了我们再说好不好?”慕容燕眨巴着眼睛说道。

    “。。。。。。”天灵看看周围,是感觉好高大上呀!

    “今晚的月亮可真是好呀!”慕容燕抬起头看着天空的月亮说道。

    “可是今天晚上会有雨的!”天灵可惜的说道。

    “哦???有雨?怎么会,现在天可是很晴朗的!”慕容燕说道。

    “燕表姐,这个你一定要相信我!”天灵说道。

    一旁的梦雨芊也抬起有看向天上的月亮,现在月亮还在东边时间还早,不过她也觉得今晚肯定是有一场腥风血雨的。

    很快各宫里娘娘都来了,皇后来了,太后也来了,太后仍然是那边看起来慈眉善目,皇后仍然是那么端庄贤淑,郑贵妃也仍然是那么不可一世,也有很多人都是那么的小心翼翼。

    梦雨芊扫了一眼在坐的官员大部分是女眷,很多应该在皇帝那边吧!毕竟只有三品以上才能够带着家眷来参加宫宴。

    “阿宇!”一个声音欢快的喊道。

    梦雨芊转头一看竟然是南宫辰沐和石思源,可早就听说这两人珠联璧合这半年多可是破了不少案子!南宫辰沐也被皇上恩准去刑部当值了。

    “五皇子,思源!”梦雨芊说道。

    “阿宇!你瘦了!”石思源皱眉说道。

    “只是视觉上的而已!”

    梦雨芊的脸上没有了之前的狡黠,石思源的心狠狠的痛了一下,阿宇以前总是笑嘻嘻的现在却满脸的愁容,想必这几个月过的定然很不好受。

    “听说你们两人这几个月破了不少案子,现在‘神捕双侠’的名声可是很响亮的!”梦雨芊说道,当她第一次听到这个称号的时候,便感觉这里面有奸情,这样的称号不应该是一男一女吗?可是现在却是两个大男人,真是基情四射呀!

    “那只是个虚名而已,很多破案的技巧我还是从你那里学来的呢!”石思源说道。

    “阿宇!你回来了,不想住将军府也可以来我哪里呀!也可以暂住在思源家呀!你怎么就住在了皇叔哪里呀!”南宫辰沐皱眉说道,外面的人都传的好难听呀!

    “住哪都一样!”梦雨芊淡淡的说道。

    南宫辰沐珉珉嘴唇,确实,只要不是将军府或者三皇子府,都会被说三道四的!

    “你们两人不用为我担心,我自己的事情心里很清楚!”梦雨芊说道。

    “阿宇,明天我们出来吃顿饭好吗?”石思源皱眉说道,南宫辰宇不珍惜梦雨芊,但他珍惜,虽然他的身份没有南宫辰宇高但是他不怕别人的流言蜚语,他也不怕得罪人,他的父母也会体谅他的。

    “好呀!”梦雨芊淡淡的说道,明天,今晚过后说不定他们都会连夜离开,从此以后再也不会回来了,思源对不起我骗了你!

    “那好明天观景楼!”石思源看着梦雨芊说道。

    “好!你们回自己的位置去吧!”梦雨芊说道。

    两人看到梦雨芊淡淡的疏离,心中有些难受,梦父的死对梦雨芊的打击很大,不说南宫辰沐就说石思源以前只要梦雨芊提到梦青云都是一副很自豪的样子,屈郝哲他们也一样对梦青云可是非常的敬重,那么他们几个应该也不好过吧!

    “那好吧!我们先走了!”石思源拉着南宫辰沐离开,皇上带着众人就来了。

    众人坐定之后南宫松柏不着痕迹的看了眼一脸冰霜的梦雨芊,但是此时的梦雨芊心里却是非常的激动的,现在的她正和南宫辰宇两人四目相对,谁都没有移开,突然之间就安静了下来气愤也是非常的诡异,这两人相爱相杀的两人,一个眼神冰冷,一个看不出来任何情绪,但是两人的眼中却只有彼此,好像周围的人都成了陪衬,众人都担心这一刻两人还在相望下一刻会不会立马就杀起来,很多人都开始怨怼这次安排座位的人来,怎么就将明月郡主和三皇子这样面对面的安排着呢?真是一点眼力劲都没有呀!

    “哈哈!今日是中秋佳节,众位爱卿,我们共同敬一杯给远在边关的将士们!”南宫松柏端起酒对着众人说道。

    “好!好!”众人应和着也端起酒来。

    “阿宇!这酒。。。。。。”天灵闻了闻酒脸色纠结的对梦雨芊说什么但是梦雨芊却抬起一只手将她的话打断。

    “给本郡主将酒换了,不知道本郡主正在大孝期间吗?”梦雨芊一脸的烦躁对着一旁的侍者说道。

    侍者闻言,身体一颤,这个明月郡主的气场好大呀!赶紧给梦雨芊换了茶水过来。

    南宫辰宇一直看着梦雨芊将酒换成了茶水,思量了一下后自己端起身边的酒杯。

    众人饮了第一杯酒之后,就开始互相敬酒起来,梦雨芊与南宫辰宇之间的对视并没有结束,只是众人很快就已经适应,精良的忽略了,一片的歌舞升平,梦雨芊只是冷冷的喝着自己的茶水。

    “阿宇!我闻到浓浓的飞兽的味道!”天灵悄声对着梦雨芊说道。

    “别出声!”梦雨芊低声说道。

    “你们两人在说什么?”慕容燕探过头来问道。

    “你还是回到你自己的位置上,保护好舅母!”梦雨芊低声对着慕容燕说道。

    “呃???你什么意思?”慕容燕不解的问道,皇宫宫宴不会又有刺客吧!但是小雨是怎么知道的呢?

    “别问了悄声回去做好!看情形不对就藏起来知道吗?”梦雨芊还是叮咛道。

    慕容燕立刻紧张起来,珉珉唇就离开了,离开前还不忘叮咛梦雨芊自己小心。

    梦雨芊与南宫辰宇的对视还没有结束,南宫松岩对梦雨芊和南宫辰宇的对视看在眼里,南宫辰宇的眼神中仍然看不出来任何情绪,但是梦雨芊冰冷的眼神还是让他心里松了不少,捏着酒杯的手却紧了又紧。都这个时候了难道南宫辰沐还是不愿意放过梦雨芊吗?那么就让今晚将一切结束吧!

    “阿宇!你们两人老是这样看着,眼睛不疼吗?”天灵皱着眉头说道。

    “吃你的东西!”梦雨芊答道。

    “。。。。。。”天灵无奈的低头继续吃面前的佳肴,就是不能喝的但是这菜确实很好吃呀!天灵觉得她就不是那种搞智商的人,所以她还是吃吧!

    “皇上宫外出现大量刺客!统领正在引领侍卫抵抗,统领叮嘱卑职让您以及众位不要轻易的离开。”一名禁卫军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说道。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呀!”

    “怎么会有刺客呀!”

    “会不会是北临或者南仓派来的呀!”

    “那些刺客可知道什么来头?”南宫松柏眉头一皱问道。

    “回皇上,那些刺客的身手都很了得,统领说应该都是江湖中人!”侍卫回答完南宫松柏就挥挥手退了出去。

    “父皇,儿臣去看看!”南宫辰宇站起身来说道。

    “微臣也去看看吧!”

    接着好结果武将站起身来包括石思源都站了起来。

    “好吧!”南宫松柏看了眼自己的儿子说道,估计他也是坐不住呀!

    南宫辰宇带着一些人离开后,宴会上的气愤立刻就紧张起来,大批刺客,那不知道还有没有刺客进宫呀!

    梦雨芊一直坐在那里没有任何情绪的喝着茶,偶尔也会吃几口菜。

    “啊!”

    “啊!”

    不一会儿原本就紧张的宴会场就乱了起来,一批黑衣人闯了过来,竟然没有人知道他们是怎么进来的,而这时候众人才感觉到身上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来。

    “狗皇帝拿命来!”一名黑衣人头领提剑直接向南宫松柏刺去。

    “救驾!”

    “救驾!”

    众人乱做一团,但是却都软绵绵的动不了。

    “皇上!”

    东方莹离南宫松柏最近,强行的扑在了南宫松柏的脚下,可是还是没有挡住黑衣人的剑,眼看着哪剑就要刺入南宫松岩的胸口。

    梦雨芊仍然淡定的坐在那里喝着茶,好像眼前的事情跟她没有一点关系一样,同样淡定的坐着的还有南宫松岩,怯意的喝着面前的酒,一点也不紧张。

    “碰!”

    一个巨大的声响传了出来,是两只剑相碰的声音,黑衣人的剑被一个不起眼的小太监手中的剑挑开。

    这个意外让众人都松了一口气,皇上没事!

    “皇后!”南宫松柏扶着东方莹坐在自己的身边,然后看向正在对峙的两个人。

    “你们是什么人?”南宫松柏看着眼前的人说道。

    “皇兄,你可知道您已经引起江湖上人士的极度不满了?”南宫松岩的声音传来,众人开去魏王南宫松岩慢慢的站起身来来到黑衣人面前,最后转身面对着南宫松柏。

    “魏王!!!是你!”南宫松柏睁大眼睛说道。

    “皇兄本王只是顺应民意而已,而且在坐的大臣,大部分都是拥立本王的,皇兄,你已经失去民心了!”南宫松岩说道。

    “。。。。。。”

    “皇兄您是要自己让位呢?还是要臣弟帮你?”南宫松岩一脸的好商量问道。

    “魏王,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太后不能动但是多年的威仪却还是在的。

    “母后您还是省省力气吧!这里所有的人都中了毒,你也不要指望你的那些暗卫了,他们同样中了毒,这会都躺在那里待宰呢!”魏王笑着说道。

    “你不会成功的!”南宫松柏说道。

    “你是指望老三吗?”魏王笑着继续道:“还是算了吧!武功再高能一个人杀死几千人再回来救你们吗?实话告诉你,你的禁卫军三分之一是本王的人,那三分之二估计这会都躺在地上呢!”

    “魏王可真是说笑,没看见我还站在这里拿着剑吗?”挡在南宫松柏前面的小太监说着从自己的脸上扯下一块皮来。

    “万明泽!!!”魏王看到小太监露出来的脸竟然是万明泽下意识的看向梦雨芊。

    “阿宇这是什么意思?”

    万明泽是梦雨芊的人,他能在这里自然是梦雨芊授意的,那她是什么意思?不想报仇了?

    梦雨芊慢慢的放下手里的茶杯站起身来走了过来面对着南宫松岩一脸的不可置信道:“魏王你竟然要杀皇上,这可是谋反呀!”

    “别装了,本王就不信你不知道!”南宫松岩看着梦雨芊说道。

    “恩!”梦雨芊点点头继续说道:“是呀,我知道,但是我没有证据呀!说以我就一直在等着魏王您亲自将证据奉上来呀!”

    “阿宇!你难道忘了你爹是谁杀的吗?皇兄可是要将皇位传给老三的!”南宫松岩一脸的激动说道,难道杀父之仇真的都低不住她对南宫辰宇的爱?

    “对!皇上是要将皇位传给他,那又怎么样?”

    “阿宇!皇位传给老三,你想报仇那就更加不可能了!难道说就因为你做过老三的女人所以你对他根本就念念不忘,甚至都能够放弃父仇?”南宫松岩激动的说道。

    “父仇!!!呵!魏王你知道吗,在我知道清水县住着一个亲王的时候我就知道皇族中要谋反的人是你!”梦雨芊看着南宫松岩说道。

    “。。。。。。”南宫松岩眉头紧皱她竟然知道!

    “清水县被我爹治理的跟铁桶一样,可是清水县却出现几起少妇失踪案,虽然别的地方也有,但是能在清水县我们眼皮子底下干这种事情的人,他的势力绝对非常的庞大,就在个时候你出现了!正好解答了我们这个疑惑!再加上之后出现了好多官员被杀案,还有装神弄鬼的搞出一个神兽来,这都是你的杰作吧!还有哪个善于养蜂的刘夫人也是你的人吧!她可是你母亲生前的贴身婢女!”

    “本来这些事情在我看来,只要百姓日子过得好,皇帝由谁来当有什么区别,我有时候甚至在想要是你成事了,他是否就可以放下肩上的担子跟我一起逍遥江湖,从此不再担心谁会插在我们中间,也不会有什么权势的羁绊!可是。。。。。。你亲不该万不该竟然那我爹的性命来挑拨我和他之间的关系!”

    “以我爹的功夫,这世间能有几人伤他,甚至还将剑刺在他的胸口?那只能说明一点,那个人我爹认识,那人骗了我爹!”

    “阿宇!老三供养可以做到!”南宫松岩皱着眉头说道。

    “是呀!他同样可以做到,但是他要是想杀我爹的话,就不会刺在这里。”梦雨芊说着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右胸口!

    “我家的人心脏都在这边的!这点他非常的清楚。”梦雨芊说道,他能不清楚吗?他甚至连自己的心率都清清楚楚。

    “你也可能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伤了我爹,想要全身而退,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所以我知道稍作打听便知道,你那短时间受了严重的内伤!而那个伤我爹的人就是你!”梦雨芊说着伸手指向南宫松岩。

    “哈哈!枉本王自作聪明的以为这件事情天衣无缝,去没想到竟然露洞如此之多,那么梦大人应该没死吧!你那时候虽然心情不好,但是却没有一点伤心。”南宫松岩说道。

    “对!我爹没死,而且现在已经没事了!所以我要等等你露出尾巴。”梦雨芊说道。

    “阿宇!本王不会输的!即使你知道又如何?”南宫松岩笑着说道。

    “你以为禁卫军的那些人都是饭桶吗?你以为南仓和北临都会出兵援救吗?”梦雨芊笑着说道。

    “。。。。。。”

    “魏王你等不到了,南仓不会出兵,北临也不会,宋琦已经死了,北盛尧那个卑鄙无耻之徒也已经被北盛琪快弄死了!”梦雨芊说道。

    “不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你以为你将东圣的军力分布图提供给他们他们就会跟你合作将东圣分裂吗?不会!早在第一次与北临交手的时候,北临军队势如破竹的进入东圣,我哥就已经感到奇怪了,所以。。。。。。。他已经将东圣边关的军力分布改变了,不然北临第二次进攻的时候就被赶了回去!”

    “军力分布的改动是要皇上亲自下令的!慕容雨轩没有那个权力!”

    “是没有,但是皇上相信我哥,所以给了我哥便宜之权,所以,这件事情过后我哥就给皇上上书陈述这件事情!但是。。。。。。。奏折被我在半路给拦住了!”梦雨芊=从怀里取出一份奏折来拿在手里说道。

    “你。。。。。。”

    “当时我并不在京城,而且我也想知道皇上身边的内奸到底是什么人!”梦雨芊说着将奏折交给了万明泽。

    “。。。。。。。内奸!”南宫松柏眉头一皱,他身边有内奸,可是他身边的人都是跟了他很多年的人,怎么会有内奸?

    “皇上恐怕还不知道,这个内奸来头可不小,而且皇上肯定是不会相信他就是内奸的,是吧!于公公!”梦雨芊一脸的嘲讽说道。

    “你!!!!!”南宫松柏看向从小就跟在自己身边于公公,一脸的难以置信。

    “皇上,奴才冤枉呀!郡主在乱说,郡主再乱说!”于公公‘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喊道。

    “于公公本郡主可没有乱说!”梦雨芊笑着说道。

    “皇上。。。。。。啊!”于公公跪在地上还想要扑向南宫松柏,却被万明泽一剑刺进了胸膛。倒下的时候还正打着双眼,一脸的难以置信。

    “呵呵!知道吗?这段时间本王心中非常的愧疚,那人是你爹,是本王心爱的女人的爹,看着你伤心,看着你激动本王的心就好难受!阿宇!本王对你的心你应该明白,跟着本王不比跟着老三差!”魏王看也没有看死去的于公公对着梦雨芊说道。

    “呵呵!魏王你可知道有一句话叫做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梦雨芊说道。

    “既然这样那就不要怪本王不客气了!”南宫松岩‘唰’的一下拿出缠在腰间的宝剑对着众人喊道:“今日顺本王者昌,逆本王这亡!皇兄可想好了?”

    “朕怜惜先帝儿子就剩下你我两人,却没想到你竟然也这般凶残,但是朕是一国之君,怎么可能会让你给吓着!要杀要剐就看你有这个本事了没有!”南宫松柏看着南宫松岩说道。”

    “皇兄不为自己,难道也不为太后以及你的这些女人和孩子着想吗?你要知道你们现在中的毒,是本王特制的,比人根本就没有解药!就算本王不杀你们你们也只能等死!”

    “是吗!那就让本姑娘看看这到底是什么天下奇毒!”一个红影闪过,就看到一个穿着红衣的女子站在了梦雨芊身边。

    “阿宇!我来的晚吗?”沈红衣一身红衣面带红纱的问道。

    “不迟!只要人没死都不迟!”梦雨芊语气淡淡的说道。

    “杀了他们!”南宫松岩脸色一变竟然还有后援!

    “你去给人解毒!”梦雨芊说完便起身跟这些黑衣人打了起来。南宫松岩没想到在他们黑衣人内部竟然也开始打了起来,很明显的黑衣人里面竟然渗入了梦雨芊的人。

    沈红衣也不管他们‘乒乒乓乓’的打斗声直接来到南宫松柏身边,帮他检查了一番后,便在南宫松柏的手臂上扎了几针,然后转头对着打斗中的人喊道:“笔!纸!”、

    之间一个黑衣人快速的解决掉自己身边的人后从身上拿出了一个薄薄的盒子扔给了红衣,红衣一个跳身接住,然后快速的将南宫松柏面前的桌子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