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知道的太多了 > 第三百四十六章 还能这样用
    不过,下一刻,连他自己都有些傻眼了。

    毕竟,以令孤相神窍初境的实力发出的一声吼是多么的强大。

    其音波的直接摧毁力绝对可以推平一座小山。

    可是,相隔仅有上千米距离的两人还在激烈打斗之中,好像突然间耳聋了听不到。

    而且,叶不非还发现一个奇怪现象。

    如此强大的音浪之潮冲下去人家黑暗诅咒居然一点反应没有。

    既不见以前那种神秘的符咒反击,更不见能擦出什么火花来。

    貌似,人家对令孤相那般强大的攻击置之不理。

    “别打了,我才是短裤色狼!”令孤相觉得给无视了,又连喊了几声。

    不过,外甥打灯笼——照旧(舅)。

    这下子可上点燃了令孤相的怒火,麻痹的,老子都认了你们居然不鸟咱。

    那家伙往前一甩,一把黑色梭形飞镖化为一溜黑光杀了过去。

    其喷出的强大真气绝对不亚于一枚小型号导弹的威力。

    下一刻,叶不非差点气晕。

    “你干的好事?”因为,在神念融入金*瓶梅特殊的扫瞄光芒之下清晰的看到。

    那枚梭镖擦着白洛冰的翅膀而过,差点直接穿胸了。

    幸好白洛冰闪得快,不过,因为闪了一把。

    她慢了半拍,而太云逮到了机会,方天画戟上一道彩图突然的一亮,化为一只火鸡往前一吐,一大团火焰喷出。

    呼哧之下,白洛冰洁白的翅膀给烧得掉了好些‘羽毛’。出现了一块铁锅大的焦黑块状地带。

    当然,白洛冰只是‘三色孔雀’道体而它并不是神鸟家族的生灵。

    所以,这些羽毛是真元跟虚拟的结合体。

    虽说没有实质上的损伤,但是,神气方面却是受了一些小伤。

    这比肉身上的直接损伤其实更为严重。

    “没动静啊?”令孤相自然看不到‘五阴诅咒阵’中的情况,还以为自己的飞镖射出去跟自己大喊的音波一样无声无息了。

    “你看看。”叶不非气得真想上去狠踹他一脚,手一划,刚才看到的场景出现在了手掌心上。

    “真的假的?”令孤相还有些不信,看着叶不非道,“我怎么什么也看不见?”

    “你能看到就不会给我当贴身保镖了,以为老子这东家是个摆设啊。”叶不非没好气的说道。

    “这个……不好意思,我是无意的,等下子救出你老婆后我定必向她赔礼道歉。”令孤相摸了一下脑袋,一脸尴尬。

    “天猫,按照我的批示你用光明咒攻击下边黑暗咒诅符标。”叶不非一狠心下了指令,因为,刚才白洛冰就因为给令孤相的飞镖伤到一点皮毛。

    虽说伤不重,但太云却是抓住了这机会趁势进攻。

    白洛冰连连受挫,处处受制,而太云也知道机会难得,那是一手重过一手,方天画戟都快舞成了一片刀光剑阵了。

    而且,那兵器注重重力,所以,配合着狂暴的风噪,十分的吓人。

    天猫双眼一转,两道太阳纹斑弹出,阳符一闪,形成两道放射着阳煞之气的小太阳按叶不非所指引的方向轰了过去。

    叶不非发现,光明咒也透入了‘五阴诅咒阵’中。

    尔后绕过白洛冰在太云的腰身上扯了一把,那家伙打了个趄趔一把扑倒下去。

    白洛冰一看马上抓住机会一翅膀煽得太云连打了十几个滚儿,顿时灰头土脸。

    “短裤色狼,我爆了你!”太云恼羞成怒,嬉耍般的神情变成阴冷,他一声狂吼,头顶一亮,元婴冒出,婴身一动,一滴金液化为满天飞珠砸向了白洛冰。

    白洛冰一看也不敢怠慢,头顶也是白气一闪,元婴也现。

    她立即化体飞到空中,往前一甩,一道红彩之网往前一推。

    呼呼之声传来,一片火海在风势直助下烧了过去。

    飞珠给火一烧噼啪之声不绝于耳,结果,全都给直接挥发了。

    太云一看……

    而天猫发出的第三个光明纹斑已经穿过五阴诅咒阵到达黑暗咒光标之上。

    “我草!这样也行?”下一刻,叶不非差点给噎得晕过去。

    因为,天猫那般恐怖的光明咒斑刚接近黑暗光咒标时,那东西突然的一晃,一件红色肚兜弹射而出一把就罩在了光明符咒上。

    顿时,天猫感觉一阵晕乎,身子一软差点直接坐倒在地。

    “靠……啊……啥东西啊这般厉害?我怎么感觉好晕?”天猫吃了一惊。

    “古代女子穿的肚兜,大红色,上边还绣得有一对鸳鸯鸟。”叶不非说道。

    “卟!”天猫一张嘴直接喷了大口水,猫脸一下子有些腊黄,道,“我说怎么这么可怕,原来是这种污垢之物?晦气太晦气了。”

    “吗得,难道你这光明灵符还怕了一件肚兜不成?”叶不非也是感觉有些晕,又不是神棍玩虚的。

    “谁说不怕,女人那东西阴气太强大,咱们的光明灵符最怕那个了。

    而且,我怀疑那肚兜的原主人是个高手。

    不然,就是神窍级女子的肚兜也不可能让我有如此晕乎的感觉。

    因为,她们阴气的级数还不够。”天猫说道。

    “是不是还要来个天灵灵地灵灵,请个神棍上场。”叶不非感觉好笑,这种狗血桥段居然也会出现。

    他倒是想起了‘九妙道长’那个便宜徒弟,不晓得他那个铁卦公司倒闭了没有。

    “好了,我不扯了。不过,我说的也有道理。的确是女人的阴气太旺。除非有赛过她的阳气压制。”天猫一脸正色的瞄了叶不非一眼,突然笑了,道,“你正合适。”

    “我?”叶不非愣了一下。

    “你身居阳烈之火,连蓝色妖姬那般厉害的阴火之辈都能降服,料必不会怕一件肚兜。”天猫一脸暧昧的笑道。

    不过,转机又到。

    太云突然间施展了什么绝世功法,白色光气出现,真元操控之剑瞬间涨大到五倍大小。

    而且,因为力气倍增。

    此剑居然发出了令人恐惧的黑色符光来。那是一下子逼得白洛冰有些手忙脚乱。

    妹子也是一声冷哼,身上影光一闪,一只孔雀透体而出。

    那孔雀嘴一张,一大片绿色液体如毛毛雨般弥漫了整个五阴阵。

    不久,两人身上都全面挂彩,鲜血溢出了肉身之外,把衣服都湿了。

    而且,两人还在疯狂的攻击着对方,好像永不停止似的。

    如此无休止的打斗下去,就是不把对方直接打死也得搞个****。

    “少东,我看他们都到了白热化阶段,你再不出手可就等着给你老婆收尸了。”天猫嘿嘿阴笑道。

    “好吧,咱们就搏一把了。”叶不非阴森的一笑,下一刻,天猫尖叫了一声,已经给叶不非一只手提拎着窜进了阵中。

    “我要回鸟巢,我实力太差,不行的。”

    “谁叫你不努力,我就是死也得拉个垫背的不是?”叶不非阴笑。

    “把地鼠也带上,咱们可不能丢下它。”天猫知道逃不开了,继续拉垫背,黄泉路上好作伴。

    “当然。”叶不非又是一伸手把地鼠也给提拎了出来。

    “阴气真重啊。”越是接近黑暗符咒,一种别样的阴冷让天猫不由得缩了缩脖颈。

    那符咒突然的闪了闪,一股涛天的吸力传来,叶不非跟一鼠一猫飞跌到了符咒的人字中央。

    顿时,犹如掉进了阎罗地府。

    而且,叶不非震惊的发现,自己的阳气正在倾泄而出。

    “完了完了,死定定了,我要脱阳而死了。”天猫有些欲哭无泪。

    叶不非发现,它身上像小太阳状的光明纹斑硬是给黑暗符咒吸扯了出去。

    这些光明纹斑可是跟天猫的阳刚之气融为了一体。真给吸收完的话天猫也就精尽猫亡了。

    其实,自己何尝不是如此。

    尽管叶不非摧动了锁阳功,不过,符咒上的吸力太强大了。

    而且,仅仅几秒过后,符咒上居然伸出了许多吸管样的触手,把自己跟天猫五花大缠。

    这些触手好像心电图的管子一般全贴在了肉身上。

    此刻,脱阳的速度一下子暴涨了三四倍不止。

    就这样下去,估计不用半个小时一人一猫因为****而共赴黄泉了,死了也算是个风流鬼。

    阳气越来越少,叶不非满脑门子都是星星闪烁了。

    完蛋了,真要脱阳而死?这个死法也太凄惨了吧?连个妹子陪伴都没有?

    感觉脑袋一阵晕荡,抬眼一看,貌似又入梦了。

    而且,这次掉进的好像还是传说中的神秘青*楼。

    “生哥,你真色啊……”一道嗲声嗲气的女子声音传来。

    叶不非捅破了窗户纸看了进去,发现一个身穿绿色肚兜,脸上全是汗渍的妙龄女子正在跟一个全身赤*裸的精壮男子在床上盘肠大战得正酣。

    “?翠儿,这你就不懂了。食、色,性也。古来都是男大当婚,女人当嫁。?精盛则思室,血盛则怀胎。?夫妻和,人增寿。”男子一边用力的操作,一边笑道。

    “你们男人全是花花肠子,裤子一提明天碰面不相识。你讲的只是夫妻之道,并不是我们这些薄命的青*楼女子。”绿肚兜白了那家伙一眼。

    “不能这么说,只要你全身心投入,郞情妾意,又有什么区别。更何况,翠儿,我对你还差吗?就是跟我夫人一个月也来不了几回。”

    “你就骗我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