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暑天,本身就热,加上这灵堂里汇聚的人多,还有一波村里过来看热闹的人。

    于是,温度就更高了,加上火盆里不间断的烧草纸,相当于是放了个火炉在烤火,杨若晴刚进来没一会儿就热得满头大汗。

    她望着那边直挺挺躺在门板上的嘎婆,嘎婆身上已被大舅妈和娘合力换上了崭新的寿衣,头朝里脚朝外。

    脸上盖着两张黄颜色的草纸,头顶的地方摆着一只装了生米的碗,碗里面插着三柱香。

    老太太身上的寿衣是青黑色的老布做的,脚上也穿着一双青黑色的老布鞋子。

    鞋底却是白色的,两只脚底板上都用朱砂画着一朵莲花。

    老太太静静的躺在那里,就跟睡着了似的,双手交叉着放在心口的位置,瘦如枯槁的双手里也各自握着一把草纸。

    杨若晴转过头去,不敢多看。

    不是惧怕,而是悲伤。

    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悲伤,心里空落落的,无所适从。

    要是棠伢子在就好了,这种时候,真的好想靠在他的肩膀

    “大舅妈,娘,这会子吊丧的亲戚朋友来得也都差不多了,我建议你们两个赶紧回屋去躺一会儿,养养神。”杨若晴道。

    “灵堂这里交给我和八妹小洁来守着,你们抓紧功夫去睡一会,等到去了孙家沟,到时候真的没法睡了。”杨若晴又道。

    大孙氏摇摇头,“我是长女,就算没有宾客来吊丧,我也不能离开。”

    “再说我身体好,也不困,让你娘去睡一会。”她道。

    孙氏赶紧道:“姐,我也不困,我陪你,陪咱娘。”

    大孙氏心疼得看着孙氏,“你去睡一会吧,瞧你这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两顿没吃饭,哭得没停过,你快些去吧!”

    孙氏还是执意不去,大孙氏直接发飙了。

    “咋?娘不在了,你就不听我这个当姐姐的话了?”

    孙氏讶然。

    随即嚎啕一声哭了起来,抱住了大孙氏,“姐,咱俩从此就是没娘的人了”

    大孙氏也泪奔了,抚着孙氏的背,“不怕,你还有姐呢”

    这老姐妹抱头痛哭的场景,让边上的一众小辈们都看呆了,大家也跟着抹泪。

    最后,孙氏在众人的劝说下,不得不回家去躺了一会儿。

    最多最多一个时辰,估计眼皮子刚合上就醒了,然后又回来了。

    “咋这么快就回来了?你可睡了啊?”大孙氏问。

    孙氏苦笑:“脑子里乱糟糟的,闭上眼睛就是娘,压根就睡不着,还睡得心烦意乱,不如起来。”

    “你呀,让我说你啥好呢?”大孙氏摇头,一脸的无奈。

    杨若晴道:“大舅妈你就随我娘吧,这种时候,换做我们,也是睡不着的,何况我娘!”

    “好吧!”大孙氏没辙了,只得随了孙氏。

    灵堂里,除了长孙大杰在那烧纸钱,小安在边上打下手,其他的爷们全都去了外面忙活。

    今夜丑时要扶灵回孙家沟,杨华忠他们去准备骡车去了。

    上山骡子平川马,这赶山路靠人力挑棺材那是不现实的,除非路程不远。

    像回孙家沟,那是要翻过好几座山梁的,得用骡车来拉。

    这样一来,这灵堂里除了大杰和小安外,剩下的就全是妇人了。

    大孙氏,孙氏,杨若晴,黄毛,小洁,曹八妹,小花小朵姐妹。

    桂花,大云,杨华梅,赵柳儿

    村里那些跟孙家或者杨华忠家有交情的,也都派了妇人过来陪坐,劝慰。

    刘氏这个最喜欢看热闹的,自然是必到,而且是天刚刚亮,去老杨家报丧的时候,刘氏就屁颠着过来了。

    甚至先前连谭氏都过来坐了一会儿,掉了几滴泪。

    灶房那块,是小琴和玉枝在操持,给这些过来帮忙的家里亲戚朋友烧饭,不吃饱饭,人家也没力气干活啊是吧?

    然后老孙头和大孙氏跟大家承诺,先齐心协力把孙老太这丧事搞过去,等回头安定下来了,到时候少不得还要重新置办几桌饭菜来好好的答谢众人。..

    “小洁,小洁你咋啦?”

    过了好一阵子,身旁突然传来曹八妹惊恐的声音。

    只见小洁整个人脸色蜡黄,靠在曹八妹的肩膀上,眼睛翻白,一副要昏迷的样子。

    “哎呀,小洁这是咋啦?”大孙氏赶紧来到小洁身旁,将小洁搂在怀里。

    “娘,我胸口闷,难受死了”小洁道。

    大孙氏急得不晓得该咋办,眼泪都出来了。

    “我瞅瞅!”杨若晴赶紧过来,抬手往小洁的额头摸了一把。

    然后,又翻看了小洁的眼睛皮和舌苔,“这是中暑了,快,把小洁抱到那边通风的地方。”

    把小洁放在通风的过道里,杨若晴对众人道:“大家都散开些,不要全都一股脑儿围过来。”

    “八妹,你去给小洁弄一碗放了盐和糖的水来,让她喝。”

    “其他人该干嘛干嘛去,小洁交给我,一会儿就好。”

    大孙氏不放心,可是灵堂那边缺不得她,她只得又叮嘱了杨若晴几句,让黄毛也在一旁帮着照应,自己则匆忙去了灵堂。

    杨若晴正在给小洁揉按穴位,帮助她快一些恢复过来。

    “该不会不是中暑,是冲撞了啥吧?”

    一个声音传入杨若晴的耳中。

    杨若晴抬头,只见刘氏正探着脑袋朝这边张望,眼睛放光,里面都是八卦之火在燎原。

    看到杨若晴抬头朝自己这边瞅过来,并没有开口阻止,刘氏把这理解为杨若晴对她的默认。

    于是,刘氏舔了下干燥的嘴唇,一脸神秘兮兮的说了起来。

    “这人刚断气的时候,听说生魂还在家里没走,看着后辈人操持丧事,小洁年纪小,又是女孩子,本身就身体属阴,该不会是”

    “闭上你的臭嘴!”

    杨若晴直接就恼了,朝刘氏喝了一声。

    然后抬手指着那边的门口:“门在那边,滚出去!”

    刘氏也怔了下,没料到杨若晴会发这样的雷霆大怒。

    她一脸委屈的嘟囔道:“我又没恶意,老古话都是这么说来着的”

    “我嘎婆刚走,现在我们全家都悲痛呢,你要看热闹去别处看,要赖在这里就给我闭紧你的嘴巴,再扯那些怪力乱神的话,别怪我撕了你的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