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三十七章 套套救命
    里屋里到处都摆着各种草药,一进来就能闻到一股很重中药的味道。

    三人将东西放下,藤葫芦和铁刀呆着没事就在那到处看,任八千则是抽出那本《伤寒病杂论》翻看。

    上面都是简体字,陈子生肯定是看不懂,任八千一会儿还得给他讲一遍,所以先提前熟悉一下,也能节省些时间。

    看了一会儿,突然听到外面传来喧嚣的声音。

    有个男人喊着:“大夫,大夫,救命啊。”

    “先别慌,什么情况?”陈子生抬头说道。

    “我婆娘,她刚生了儿子,现在流血不止,大夫,给我拿些金疮药。”那男子喊道。

    陈子生皱了下眉,他知道是什么情况,如果不能想办法止血的话,金疮药也没有多大用处。

    当即便直接说了:“产后出血,金疮药效果不大,必须要在短时间内把血止住才行。”

    “我知道,我知道,可怎么止血啊。”大汉眼睛都红了,大声喊道,声音中却满是无力。

    产妇产后大出血死亡,这是经常发生的事情,每年都能听说几起到十几起,这还是现代社会通讯不便,人们社交范围很小的关系。

    因此一知道自己老婆大出血,这大汉立刻就慌了,急忙跑来这里。

    陈子生也是皱眉不已。虽然这个世界男女之间不是那么严格,但他去给产妇处理这个也是不可能的。而且他也没太好的办法。

    最后叹息道:“我给你拿些金疮药,你回去试试吧。”

    言下之意,也就是听天由命了。

    这种事经常发生,可惜他也无能为力。

    就在这个时候,陈子生身边突然多出一个人。

    “我有办法止血。”

    陈子生听到这个声音先是一愣,随后扭头发现是任八千,立刻站起来抓着他的肩膀道:“真的?”

    “千真万确。”任八千点头。

    他刚才在里面已经将事情的原委都听了,没想到自己刚拿来这些东西,就遇到这样的事情,也算是机缘巧合了。

    他却不知道这可不算巧合。而是这种事情经常会发生。

    “怎么止血?”那大汉一听任八千的话,双眼顿时一辆,双手一下把住任八千双肩,直接将他举了起来。

    “放手!”铁刀和藤葫芦从房间里面出来,看到这一幕,顿时上前将那大汉双手扭到身后,任八千也落了下来。

    “对不住,对不住,我一时激动。怎么才能止血救我婆娘?”那大汉也不反抗,低着脑袋像是等着训斥的孩子一般,一脸恳求的神色。

    “放开他吧。”任八千看他的样子说道。那人没怎么使劲儿,也没伤到他。只是下意识的动作,不过力气太大,直接将他举了起来。

    “陈先生,你俩随我进来。”任八千对几人道,率先就走进里屋。

    等两人进屋,陈子生急着问:“任先生,请问到底怎么才能止血?”

    任八千将带来的袋子打开,里面是一千个套套。

    拿出一个对两人道:“就用这个。”

    陈子生眼睛一亮,连忙道:“请问怎么做?”

    任八千在旁边找了盆水,然后拿出导液管和针筒演示给两人看。

    “这个叫套套,先找根干净的绳子将导液管与套套连接的地方绑好,然后将这个套套和导液管塞到孕妇的子宫中。”

    任八千说到这里抬头看了看大汉,看他一脸茫然,就道:“是从产道塞到肚子里,怀孩子的地方。”

    任八千第一次给人讲这个东西,心里还是有点尴尬的,可另外两人比他还尴尬。

    不过方法还是要讲清楚的。

    拿起针管在盆里抽水后挤入导液管,几次下来***就膨胀起来,变成一个水球。

    “就这么做,让套套在肚子里膨胀起来,压迫止血。”任八千一边演示一边说道。

    “请问,把握有多大?”陈子生问道。

    “九成九的把握”任八千道。

    “太好了,太谢谢你了,太谢谢你了。”那大汉一听九成九把握,顿时大喜。

    “陈先生,那面是由稳婆接生吧?你将这个方法告诉稳婆,让他去做就行了。不过动作一定要快。另外水不要用普通水,最好是盐水。还有水量要自己把握了。”

    “那好,那我就走一趟。救人如救火,耽搁不得了。”陈子生也不多说,接过来任八千递给他两个崭新的***和导液管针筒就急匆匆拉着大汉离开。

    虽然他去也帮不上什么忙,但他也怕大汉哪里疏漏一点,就耽误了一跳人命,干脆自己也走一趟,直接告诉稳婆。

    等他们走后,任八千坐回椅子上,继续翻看那本《伤寒病杂论》,却怎么也看不进去,心中却想着那面希望顺利。

    毕竟是一条人命。

    等了半天,也不见陈子生回来,任八千等的发闷就准备上门外待会儿。

    等他出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一个年轻人在那给人看病,估计是陈子生的家人或者徒弟之类的。

    不过看身高样貌不是大耀人,那应该就是前者了。

    “咦,你是被我撞倒那个?”任八千突然听到一个女子爽朗的声音,扭头看过去,是一个身高一米七左右的女子,穿着兽皮坎肩,里面还有一层布料的底衣。

    本来挺漂亮并且英气十足的脸蛋,此时眼角嘴角都有着青肿,嘴角还有一点血迹。

    果然是刚刚将自己撞倒的那个。

    “怎么,你要道歉么?”任八千随口问道。

    “做梦去吧你。方才让你占了便宜我还没说什么呢。”女子皱着鼻子说道。

    任八千一乐,原来你还知道啊。还以为你脑子里面只有打架呢。

    不过还是指指自己有些青肿的脸蛋,意义不言而明。

    “怎么回事,娜古?”旁边一条大汉问道。

    “刚才打架时我不是被人扔出去了么,把他撞倒喽。”娜古指着任八千说道。

    那大汉看了任八千一眼,没做声。

    反正不是大耀人,那就无所谓。

    如果是大耀人,那就更无所谓了。大耀人都皮糙肉厚,被人撞一下也不痛不痒的,没谁会计较这种事。

    任八千猜出他的心思了,微微无奈摇头。

    大耀人和其他国家的人还真是互相看不上啊。不过他倒是一眼扫到那大汉赤裸露出的身上有好几条鞭痕,大拇指粗细,看起来就觉得疼。不过看那大汉的样子没怎么当回事。

    上次听石管事说过,这种当街打架的会挨一顿鞭子。

    不知道这个娜古是不是也挨了一这一顿。

    任八千一眼扫过,在娜古露在外面胳膊上看到一点鞭痕,应该是捎带打到的。

    果然没跑掉。

    不过看她面不改色的样子,任八千心里倒是有些佩服了。

    “喂,对不住了!”在任八千准备出门的时候,娜古在后面颇为爽直说了一句。

    任八千摆了摆手,表示不介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