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九十五章 嘴炮诛心
    好在红线也不想要人命,一直留着力气,看他确实爬不起来了才狠狠的“呸”了一口。

    “红线好样的。”好几个人又欢呼起来,走过去拥着红线。

    其他人看没好戏看了,都一拥而散。

    几个人上前看了下杜长空的伤势,没什么大问题,就是受了些轻伤,加上被震散了力气,一时半会儿爬不起来。

    任八千看杜长空在地上躺着的样子,叹了口气,到底去看看这个猪队友怎么样了。

    “还能爬的起来?”任八千蹲杜长空旁边问道。

    “这红丫头越来越厉害了,可下手太狠了,差点命都没了。”杜长空脸上倒是没多少伤痕,身上可是青肿了不少地方,躺在那大口喘气。

    任八千没吭声,你能活下来都算不错了。哪怕他看不懂什么,也能知道对方根本没下重手。就看对方没几下就能将他打飞出去就知道对方比他高明不是一点半点。对方要是有心,你现在还能在这哼哼?

    你以为就是挨顿揍?估计以后有你受罪的时候。

    想想那个红线,任八千有些犹豫是不是去找对方要十字弩了,估计对方还在气头上,自己想要要回来有点麻烦。

    算了,还好自己还有把手枪。原本还想着留着手枪用来阴人的,现在只能小心点了,尽量别被别人注意到。

    只要不被人看到自己用手枪打猎,其他人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任八千不再理会杜长空,起身准备往回走。

    而在那面红线和周围几个人看到任八千在杜长空身边蹲着,红线一脸恼怒:“我说那个混蛋今天胆子怎么这么大。”

    “听说最近有个鸿胪司丞,不是我大耀人,估计就是他了。胆子不小,我去教训教训他。”立刻有个女子说道。

    其他人都不反对。毕竟一个鸿胪司丞,还是外国人,对于这些朝中大员的子弟还真不是太值得在意。

    尤其想到方才杜长空那混蛋喊的话八成是这个小子教的,心中对任八千的反感比对杜长空更甚。

    任八千刚刚起身往回走没几步就看到刚才那个红线身边一个身高一米六五左右,皮肤略黑,是那种晒出来的小麦色,穿着紧身便于行动衣服的年轻女子朝着自己这个方向走过来。

    自己的身后是杜长空,不过他刚刚被打成狗,不像是找他的,而且对方目光一直放在自己身上。

    任八千还是微微侧了一步,如果对方不是找自己的可以直接过去。

    不过他的心思白费了,对方就是冲他来的。

    “他那话是你教的?”那女子过来后毫不客气问道。

    “当然不是。”任八千自然是摇头,这个锅可不能背,如果背了就麻烦大了。

    “呸,敢做不敢认的怂蛋。”那女子鄙夷道。

    任八千一阵无语,这是认准是自己教的了?自己是让他把十字弩拿回来,可自己也没想到他会加戏加这么多啊。

    “确实不是我。”

    “不管是不是,那东西你别想拿回去了。下次有本事自己来,让人看不起,怂包。”那女子一脸的看不起,说完也懒得再看任八千,直接往回走。

    任八千在原地站了会儿,突然笑了起来。

    虽然你是官二代,但我是官一代啊,好歹也是个从六品的的司丞,你们想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

    真当我好欺负啊,谁都没事能捏两把?

    不生气是不可能的,他也是个年轻人,哪怕胳膊上不能跑马,但他也是个年轻人,被人这么对待心中自然也是恼火。

    本来那十字弩我都不准备要了,但现在我还真非得要回来不可。

    不然以后我在大耀还混不混了?随便来个人都拿捏两下,那可把这怂包的名字坐实了。以后再有什么事,别人也想这么做,自己怎么办?

    女帝就在旁边,她会发现不了现在这情况?也许现在不是什么大事,她也懒得说话。可自己若是怂了,那她怎么看?任八千可不觉得身为天下第七的女帝,会觉得自己怂的好。一个能被几个官二代小毛孩拿捏的手下,还能用?

    想到这里任八千脸上挂着笑容一步一步朝着那个红线走过去。

    那个女子刚刚走回红包身边,嘴里嘟囔一句:“一个怂包,敢做不敢认。”

    然而马上她就发现其他几人都向自己来的方向看过去。

    她扭头一看,只见方才那个怂包正带着笑容一步一步朝着自己几人走过来。

    不过那笑容有点冷。

    任八千走到几人身前,指指其中一人手中的十字弩道:“东西是我的。”

    “现在不是了。”先前的女子转过身仰着脸道。

    “你是什么官职?”任八千笑着问道。

    “你管我什么官职?你那个从六品的司丞还不放在我眼里。”那女子冷笑道。

    其他人也都笑起来。一个六品司丞,确实不放在他们眼里。

    如果是古族人,他们还不会过分。可一个外国人,他们可就没什么忌惮了。

    任八千看着他们肆无忌惮的样子,脸上的笑容更冷了。一个字一个字说道:

    “不管你祖宗,你爷爷,你爹是什么官职,那是他们,不是你们。他们能拿朝廷的俸禄,可那俸禄不是给你们的。平时有人让着你们,不是你们了不起,是看在你祖宗的脸面上不给你们难堪。

    从六品的司丞你们有什么资格看不上?哪怕是个九品官,只要他拿了朝廷的俸禄,那么对大耀哪怕没功劳也有苦劳,这个国家的基础都是他们的血和汗。

    你们看不上我,可我这官职是陛下封的,领朝廷俸禄,我就是给陛下做事,是朝廷的脸面。你们有什么资格看不起?

    抢朝廷任命官员的东西,你们也敢做?也配做?

    真不把陛下和朝廷的脸面放在眼里啊。

    那杀官是不是也敢做?敢抢,又有什么不敢杀的是吧?”

    任八千一个字一个字说完,场面顿时静了下来,连周围也都静了下来。

    任八千的声音并不小,听到的人也不少。

    所有人都把目光移过来,在任八千身上和那几人身上游移,许多人都放下了手中的事情站了起来。

    几个人脸上的笑容早就僵住了,其他人的目光也让他们如同针扎一般。

    “你敢,你竟然敢教训我?”那女子一脸不可思议,随后叫道:“你算什么东西?”

    “我又不是你爹,还真不敢教训你,至于我是什么东西,你可以问问陛下任命的是什么东西,似乎你祖宗和我是一样的东西。”任八千不怀好意道。他的依仗,就是参加丰猎的古族年轻人,没一个是有官职的。有官职的不会参加丰猎。

    这些人参加了丰猎后大概没多久就会分配到军伍或者其他地方,可那是以后的事情了。

    而他是个例外,他是从六品的司丞,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是被女帝钦点参加了这次丰猎,与其他人不同。

    那女子被他左一个爹右一个祖宗气疯了,抬手就要把面前这个王八蛋拍死。

    任八千后背冷汗直冒,赶紧来个人阻止这个傻娘们,若被她拍一下,自己可真就死定了。哪怕对方事后被重罚也晚了。

    不过表面上却保持着镇定,面带笑意注视着几人。

    “鹞子,停手。”一声暴喝在不远处传来。

    同时红线一直难看的脸色也终于动了动,一脚将那个叫鹞子的女子手臂踢开。

    “别拦我,我杀了他。”那个叫鹞子的女子眼中泛红,看来被任八千那一番话气的不清。

    “你果然敢杀朝廷任命的官员,想造反哪?”任八千一脸的冷笑。

    他知道对方已经恨死他了,那就不差再恨一点了。

    既然已经得罪人了,那就半步也不能退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