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一百八十八章 九重阁
    两人以为离开后那面肯定会有一大波搜查,掀起一波风浪,实际上并没有。

    BGd被带回去后就将这事情压了下来。

    之前另外一个城市一只车队被人全灭的消息传到他耳朵里的时候,他立刻就知道了是谁做的。

    他无法想象人的实力竟然能达到这个地步,但这是他亲眼所见。

    因此在考虑过后将事情压了下来,一方面会造成恐慌,一方面会影响自己的位置,另外一方面也是怕招来报复。

    不过经历这一件事后他的信仰更加虔诚了。既然世界上隐藏着这么强大的人类,那么主的存在也是必然的。

    而当事的两人根本不知道在两人走后BGd会如何,也懒得理会,在天亮之前就越过了土耳Q的边界线,回到加济安泰普,随便找了一个楼顶上呆着,这里的夜晚并不寒冷。

    虽然不知道具体,但任八千觉得哪怕是女帝此时也应该累了。

    两个包都放在一边,任八千靠着墙角,在这里能看到女帝站在天台上,俯视黑暗中的城市以及偶尔的亮光。夜风将她的头发和裙角吹起。

    任八千越来越喜欢这么注视着女帝,哪怕是背影,哪怕一动不能动,心中也是欢快的。

    一直到了天亮,两人下去吃了一顿早餐之后弄了一些包装商品的软膜回去,将一个个瓶子小心翼翼的包起来,虽然拿到了颠茄素和解磷定制成的解药,可如果中毒后再使用的话还是有一定危险性的,毕竟解药产生效果也需要时间。

    看着在那里用软膜包瓶子的女帝,任八千觉得这几日女帝可能做了很多一辈子都没曾经做过的事情。

    比如照顾人,比如给人喂饭,比如做这种杂事,这是女帝不可能经历过的事情。

    而现在做着这些,却没什么怨言,脸上的清冷也只是她性子本来就是如此而已。

    “裙子脏了。”任八千突然开口说道,女帝的裙子确实是有些脏了,这几日她一直穿着那件他在海南陪着她买的裙子,这么多日的奔波,哪怕她很注意,红裙上也落了一些灰尘,裙角等几个地方也有污渍在。

    听了这话女帝也不理会,只是将那脏了的裙角向后拂了一下,倒是看不到了,可身上的灰尘还是有些的。

    任八千看到她的举动后笑了起来,让她多少有些恼怒。

    “等我好了以后和你去买裙子。”任八千继续温和说道。没有了与娜莎说话时那种表面温柔实则阴冷的让女帝有些不喜的感觉,而是充满了真诚与亲近。

    “好!”女帝头也不抬的说道。

    等时间到达两天半之后两人直接回到异界,此时还有三天的时间到达十五天,等两人一路赶到距离九重阁只剩半个时辰路程的时候,女帝让祈水停在一座山头,将任八千放在一边,闪身钻进了林子里,片刻后又恢复了白色里衣与红色纱裙的打扮。

    她的身份在那,总不能脏兮兮的让人看轻了。

    “你在这里等我,我一会儿回来。”女帝将黑包提在自己手中道,这东西的威力她也有些了解了,这一包应该足够。

    “我倒想看看那些人看到你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脸色,想看看你展现绝顶高手时的英姿,想必一定是这个世界最为动人的景色,一生铭记在心里面的画面。

    不过我现在还是不去给你当累赘了。”任八千笑着说道。

    女帝的脸上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很淡,但很美,是这世间没有几人能看到这样的画面。

    “我一会儿就回来。祈水,保护他。”

    “如果实在不行的话,还是你自己的安危要紧,不要太过逞强,你比我重要的多,甚至重要百倍。我不想看到你受到伤害。”任八千最后一脸郑重的说出一直想要说的话,哪怕他明知道如果发生那种情况,等待着自己的会是什么。

    这句话是他这辈子最为真诚的一句话。

    “没人挡得住朕。”女帝目光明亮的看着他说道,在祈水头上拍了一下,一闪身就从山峰跃了下去。

    那道一往无前的身影始终停留在任八千的视网膜之上,深深的留在他脑海之中,将一切都占据。

    ……

    九重阁在大夏开国之初之时便已经威名远扬,至今至少已经四百余年。

    若提起九重阁,除了他们精神病一样的作风之外,就是众多的高手。

    说高手如同过江之鲫,这话不中也不远了。

    九重阁名声很大,几百年来起码有四个人跻身于天下十大高手之列,单单这一点就让人丝毫不敢轻视。

    不过九重阁这么大,真正了解九重阁的人并不多,毕竟大部分人都不爱和那帮疯子打交道。

    九重阁在一个山坳之中,若说是一个很大的村落更为贴切,整个村落足足有上千户,分布在整个山坳之中。整个村子的一切井井有条,被外人视为蛇蝎的九重阁中弟子在这村子里面如同普通人一样,往来谈笑。

    村中有卖肉的,卖水果的,卖米面的,也有卖盐铁的,和这个世界其他的村落没什么两样。唯独村子后面依次坐落着九座高塔,能吸引一些人的眼球。

    不少人在行走的时候都会下意识的把目光在高塔上扫一眼,面带恭敬。

    若是有外人看到这种情况,都要大跌眼镜。

    实在想不出那帮前面一刻还和你称兄道弟,下一刻就杀你全家的精神病是怎么在这个村里如同普通人一样生活的。

    更想不出那帮走到哪都被人畏惧的九重阁弟子竟然如同一群村民一般生活。

    九重阁是没有守卫的,毕竟这里许多人放到外面都可以称的上是一方高手了。

    地轮级高手起码也有上百人,人轮级更是不计其数。一块石头扔出去说不准都能砸到一个如同老农一般的地轮高手。

    这样的地方,没有人敢在这撒野,哪怕九重阁中人也都不敢。

    不过今天这里却迎来了一个敢撒野的人。

    在村子门口有一座门坊,大概四五米高,几百年的风吹雨打下来,这门坊早就斑驳不堪。

    而在门坊上则是写着九重阁三个大字,铁笔银钩,字中透出一股刀意。

    这字据说是当年建立九重阁的大阁主留下来的,字中有着他对刀法的感悟。

    因此在这门坊下经常有人在那观摩修行。

    此时也是如此,足足二三十人坐在牌坊十米外抬头上视,一个个面上带着专注。

    就在此时,门坊上突然多出一个背着奇怪背包的红衣女子,双脚踩在其上,俯视整个村落。

    “风散流,出来!”

    这一声传出,九重阁中先是一静,随后如同炸了锅一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