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二百四十二章 我也很委屈啊
    “上次我被捅是你们做的?”任八千略微有些好奇问道。

    金君仔细看了看任八千,很镇定,一点慌乱的神色都没有,似乎是有所持。

    可惜自己也有所持。

    双方都不着急。

    “这话可不能乱说,我们是正经商人。”金君淡淡笑道。

    “正经……商人?”任八千也笑了起来,看来确实是对方了。而且对方的话说的是我们,看样子他是代表着别人,否则会说我,而不会加个们。

    “任八千,出生于1993年,两年前在SY大学毕业,家住t市建兴家园,家里有父母弟弟,你看,我们对你了解很多,所以不怕你跑,也不怕你狗急跳墙。今天你跑不掉,就算跑掉了,也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现在说说我感兴趣的东西吧,比如,你是怎么突然出现的?我现在对这个更感兴趣。”金君摊手道,他感觉自己发现了一个大秘密,让他有些兴奋。

    从任八千的过往来看,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因此金君没有什么需要担心的,甚至来的时候连武器都没带。没有必要,反而容易出麻烦。

    有什么可担心的?对方敢把自己三人怎么样么?先不说他家人,就算给他把刀,他敢杀自己三人么?而且能杀得掉么?从他的过往上来看,就如同一只小羊羔一样干干净净,并且柔弱。

    不过现在倒是让他有点改观,不知道什么时候这小子竟然拿学了一些功夫。

    但也没太担心。还是那句话,对方敢么?

    任八千微微沉默一下,听了对方的话他的心情立刻就不好了,虽然知道对方下三滥,但不管谁被人这么拿着全家威胁,心情都不会好。

    看了看那两个打手,其中一人还捂着裤裆在地上打滚起不来,另外一个倒是从地上爬起来一脸凶色的看着他。

    “人是会变的。”任八千叹息一声,剩下的事情他没必要多说了,只要知道几点就行了,第一,对方不仅仅是这几个人,对方背后很可能还有人。

    第二,对方其实一开始是为了自己与陈父合作的实验室来的,自己也算是倒霉。

    金君听了任八千的叹息觉得有些不对,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任八千已经用手枪指着他按下了扳机。

    好在还有消音器,几声不大的声响过后,金君脸上带着震惊与不解仰在沙发上。

    随后是那个本来一脸凶色的打手,带着几个血洞倒了下去。

    任八千低头看着那个沉浸在深深的蛋疼之中的男子,伸脚朝着他的脖子踩下去。

    女帝总喜欢这么做,似乎很爽快,他突然也想要试试。

    没想到对方竟然抱住自己的小腿想要把自己摔倒,可惜对方现在实在使不出什么力气来。

    任八千略微有些遗憾的在他脑袋上补了一枪,与打在身上不同,对方的后脑直接就炸开了,很恶心。

    任八千走到金君身边把他歪倒的身体扶正,自己在他身边坐下。

    金君还没死,只是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嘴里往外冒血沫子,眼中都是对死亡的恐惧。

    “很意外是不是?”任八千一手搭着他的肩膀,看到另外一个打手身体还在抽搐,似乎还有气,抬手补上一枪,对方立刻不动了。

    “其实我比你还意外。”任八千不急不缓的说着话,一脸的伤感。

    “好歹这也是我家,你们进进出出的当这是城门啊?你说,我招谁惹谁了?天天就没个好事。好不容易回个家,还碰上你们,你说我到不倒霉……天天这个惦记我,那个惦记我,大夏惦记我,你们也惦记我……”任八千絮絮叨叨的在那说着,金君随着最后一口气吐出去,软软倒在任八千肩头。

    到死的时候他都在那听着任八千絮絮叨叨的废话。

    “唉,好不容易能找个人说说话,你倒是等我说完啊?”任八千扭头看看金君,心里很委屈,能跟人说说话的机会真不多,太多东西没法跟人说了,好不容易有个能说说话的,你倒是多坚持一会儿啊。

    “唉——!”任八千深深叹息,伸手将金君推到一边。

    现在怎么办?如果是最后一天还好办,将现场处理下,尸首直接带异界去。

    可现在自己刚回来,还有两天半时间。

    用不上一天,对方的人联系不到金君恐怕就要找来了。任八千可不认为金君的行踪没人知道。

    所以把尸体留在这里肯定不行,但三具尸体想要带到楼下装车上拉走,被发现的风险也很大。

    天知道对方是不是只有三个人,要是留个司机在楼下呢?自己只要下去立刻就被发现,到时候对方只要一给金君打电话,发现金君三人联系不上了,恐怕立刻就要出事情。

    自己弄不好这次是真要亡命天涯了,还真是倒霉啊!

    任八千觉得自己真的挺委屈的,自己招谁惹谁了?

    上楼转了一圈,卧室果然被翻的乱七八糟。

    将自己的一些东西收拾好,随时做好跑路的准备,接着来到女帝的房间,那里还有许多给女帝买的衣服,挂满了整个衣橱,可惜是带不走了。

    她不会不开心吧?算了,下次再买就是了。

    拿出手机给家里发了个视频,只响了两声就被老妈接起来。

    “您老这越来越年轻了!”任八千一脸的笑意,丝毫看不出他正准备亡命天涯呢。

    “舍得往家打电话了?准备什么时候回来?还有上次那个姑娘……”任八千老妈一脸的念念不忘。

    “有时间吧,这段时间要出门一趟,等回来后就回去。”

    “总共几个小时的路,现在一年都见不到你几次,我都快忘了还有你这么一个儿子了。”

    ……

    任八千跟老妈聊了十分钟,才微微有些遗憾的挂掉电话。

    希望这次能顺利过去吧,不然想要回家恐怕遥遥无期了。

    本来弟弟任万年考了个不错的大学,家里最近要办升学宴,自己还准备这次回去呢。现在也泡汤了。

    说到底还是外面那几个倒霉催的。

    “喂,陈庆,知不知道一个叫做金君的?”任八千又给陈庆打了电话。

    “你怎么问他?你在哪碰到他的?他找你麻烦了?”陈庆一听任八千的询问立刻追问起来。

    “他什么来历啊,详细给我说说。”

    接下来随着陈庆的话,任八千总算知道金君的来历了。

    如同任八千所想,跟陈父不太对付,算是商业上的对头。而在他上面还有两个哥哥,金文,金武,接着才是金君。

    其中金文才是掌舵人,其次金武,金君最末,但也是最大胆的那个。

    金家的势力在本城算是不小,做事手段很下作,手底下有一帮人,上次的酒吧的事情就是他们做的。

    不过他们做事很少让人留下口舌,顶罪的马仔多,在有人力保之下,陈父一时间也拿他们没什么办法。

    听了陈庆的话,任八千道:“最近有点事情,你帮我看顾着点家里,小心金家的人动手。”

    “你怎么和他们结仇了?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陈庆立刻问道。

    任八千挂掉电话,自己现在这情况真是没什么人能帮了。

    在房子里转了一圈,先是找了些透明胶带,把几人身上的枪眼贴上,想看看能不能把血止住,不然这么一直流血自己也没法收拾啊。

    还行,效果多少有点,再用床单缠上,血总算不往外流了。

    就是那个被一枪把后脑勺打的跟沙琪玛似的家伙实在太恶心了。

    将三人拽到一起,任八千开始拖地,不过有些血渗到地板缝里,只能大概收拾一遍。等收拾完后看着地上那个枪眼,有些后悔刚才打的太痛快了,现在可好,直接在地上打了个眼,想处理都没办法。

    继续找钳子,把里面的子弹抠出来,不过那地板上直接留了个窟窿。之后又在沙发上找到两个弹眼。还好沙发是皮的,虽然沾血,但还好收拾点。

    “早知道还不如带着长生刀回来呢,对方这几个菜逼,我四十米的大刀让他们先跑三十九米。”任八千一边嘴里絮絮叨叨,一边把沙发掀开找弹头。

    一阵电音铃声响起,任八千在金君身上把电话翻出来,看着上面写着小辉两个字,便按下接通。

    “君哥,文哥还在等你!什么时候走?”任八千一听这话,顿时就知道八成是等在楼下的司机了。而且文哥是金文吧?看样子真的瞒不住多久了。

    “咳,咳……”任八千先强烈咳嗽几声,又吐口口水,装作嗓子不舒服,然后尽力学着金君的声音:“你上来。”

    声音有点不同。任八千就期望对方以为自己嗓子不舒服,所以声音变了。

    “君哥,你嗓子不舒服?我这就来。”电话另一端直接道。

    任八千挂了电话出口气,看样子能多瞒一段时间了。

    任八千先是将三具尸体拖到一边角落,随后自己坐在沙发上等着对方进来。

    “君哥?”片刻后门口响起一个人的声音,随后门被拽开,对方并没有太多防备。

    那个人一进来就看到一个清秀但身上染血的年轻人正用手枪指着自己,还没等他喊出来任八千就扣动了扳机。

    将门关上,任八千转身看着屋内,也是叹息。虽然收拾了,可墙角,地板缝里还是有血迹,而且地板和沙发上还有枪眼。

    哪怕自己把尸体处理好,警察只要找上门来,自己也立刻就暴露了。更不用说电梯什么的只有几个人上来的监控了。

    证据确凿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