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三百二十章 篝火
    “咱们为什么要做这个?”一个学生一脸无语的嘀咕道。

    一排二十三个学员蹲在小溪两边,双手伸进溪水里,隔一会儿就飞快把手抽出来从手指头上摘下一条小鱼来,这东西别看小,但咬一下还挺疼的。

    “伢鬼说期末考试可以加分……”另外一个学员说道。

    “你们一点古族猛士的气概都没有。”铜兰坐在众人不远处的石头上鄙夷道。

    “总比那些写作业的要好!”另外一个学生嘿嘿笑道。

    想起在家奋笔疾书的那25人,众人心里立刻平衡许多了。

    “你说要是丁丁放进去怎么样?”杜老六悄悄和身边说道。

    旁边的少年差点没喷了。

    “我也想知道,要不你试试?”那少年一脸囧囧有神怂恿道。

    “算了,说说而已。”杜老六干笑一声。

    “这种鱼只要手指粗细的肉条都会咬吧?为什么不弄一些肉条?”一个少女问道:“杜老六,你抓的那只小可爱呢?”

    她有些心疼自己的手指头。

    “被伢鬼没收了,说晚上加餐,不过没咱们的份……”杜老六表示无奈。

    “铜兰,你鼻子还疼不?”杜老六哪壶不开提哪壶。

    下一秒他就被铜兰一脚踢小溪里了。

    虽然看着不深,人一进去能到腰,杜老六在水力噗通半天刚一站起来就窜出老高,惨嚎声传出老远。

    就看他手指头上咬着三条咬指鱼,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把手从裤裆下面伸进去抓出一条来。

    杜老六脸都绿了。

    古族男子的衣着通常是穿袍子,或者是短裤,由于天热,里面通常都是光着的……

    ……

    任八千此时在寨子里面,寨子不大,只有几十个木制的屋子,全都距离地面一米高左右,主要是为了防止爬虫类。

    寨子里有二百多人,此时青壮大部分分为两队出去狩猎了,留下的都是老人和孩子,以及少数几个防止野兽的护卫,方才接任八千的就是。

    此时寨子中的族老已经离开了,任八千在一个木制的房子里面,这是刚刚给他空出来的。

    其他护卫已经到外面砍树去回来搭小屋了。

    寨子里铁器很珍贵,不太舍得用来砍树建房子,那些护卫没那么多需要顾忌的。

    任八千先是坐在地上打开电台,刚刚打开就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是厉千秋和一个有些虚弱的声音在谈军务,任八千刚打开电台就听到他们在说关于大夏军的动向。

    那个虚弱的声音应该就是红武了,说上两句就不时咳嗽两声,声音也与他当初的意气风发相差许远,看样子受伤确实很重。

    任八千听了听,没有插话,等歇息够了便关掉了电台,转而收拾另外一些带上山的东西。

    比如一些玻璃瓶子,都是玻璃厂做出来的,用来盛放黑水潭和另外一个山隙里的褐色的水。

    到时候采集之后便可以送回地球去让人化验一下,是否如同自己所想的那样。

    他在收拾的时候,林巧乐就在一边紧紧抱着那只像是小鹿一样瞪着一双水汪汪大眼睛的动物一边睡觉一边流口水。

    眼看那小东西都要被她勒断气了。

    等到傍晚,三十几个青壮扛着猎物从外面回来,老远就看到小溪边蹲了二十多个少年少女,还有个很精致的白衣女孩儿坐在旁边的石头上晃着双脚。

    “你们是谁?”其中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男子问道。

    “我们是紫竹学府的,随着老师来的。我们老师是陛下选的夫婿!”石敢起身抱拳道。

    “啊!啊!啊!是那个人吧?”队伍中一个满头扎着小辫子的少女露出惊讶的神情。她经常和哥哥去岚城,对于岚城的事情听说了许多,也猜测女帝选的夫婿就是自己当初见过的那个像是骗子一样的男人,毕竟在大耀为官的异族人好像就那一个,不过也只是猜测而已。

    不过这么久对方都没来,她以为对方早就忘了,也就每次进岚城听有人提起的时候才会想起来。

    “就是咱们上次见到那个,应该就是他。”娜古拉着自己的哥哥说道。

    “还不知道是不是呢。”娜古的哥哥沉声道。

    很快,众人便见到了任八千,他正在院子里面溜达呢,老远就看到那一队扛着猎物的山民进来,其中一个猎物尤其显眼,如同小山一样的体型,需要两个人扛着。

    这里的人叫做黑面君,实际上就是野猪。

    “果然是你!”队伍中跳出一个满头小辫子的姑娘,手里提着两只杜老六抓到的那种小兽。

    “娜古姑娘!”任八千笑着打了声招呼。

    “还以为你忘了。”娜古嘀咕道:“是要雇佣我吧?上次说好的,半斤盐一天。”

    “忘不了。”任八千笑了笑。

    两人说了几句闲话,接下来任八千便看着寨子里众人在那收拾猎物。

    等到天黑以后,另外一队青壮也从山里面归来,猎物比起之前一队差了许多。

    这些山民完全是看天吃饭,运气好出去一趟能解决好几天的食物,运气不好出去好几天带回的东西也没多少。

    晚上的时候,寨子里举行了一次颇为盛大的篝火晚会。

    山民淳朴,来了客人,把所有能招待客人的食物都拿了出来。

    任八千见状也拿出来调料,还做了一道炖河鱼,味道极鲜美,可惜除了他没几个人喜欢。

    坐在木墩上,捧着鱼汤有一口没一口的吸溜着,场中响彻着鼓声,还有族老在吹奏一种用兽骨制成的乐器,听起来有些像埙,声音拙朴,幽深,旷远。

    而在篝火周围是山民们在跳一种很原始的、充满了野性的舞蹈。

    寨子里的女孩儿都穿着兽皮短裙和短上衣,露出长腿和肚脐,展露着自己健美修长的身体曲线。如果没有周围那些穿着兽皮大裤衩露出满腿腿毛的大汉在那蹦蹦跳跳,任八千觉得就更好了。

    不过其他人都受到寨子里的欢快气氛影响,许多学生都下去跟着跳舞,别说,还真有几个跳的不错的。

    比如说杜老六,还有两个女学生。

    “你怎么不下去?”任八千头也不转问道。

    旁边不远处是小短腿铜兰。

    “幼稚!”铜兰一脸不屑道,不过眼睛闪亮的很。

    “说不上幼稚。而且现在不做,你以后可能就没机会了!”任八千随口说道。

    以铜兰的身份,跳这种山民舞蹈的机会确实不多。现在这么小就跟个小大人似的,以后恐怕更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哼哼!”铜兰鼻子里哼哼两声,不理会他。

    任八千有些遗憾,本来还想趁机拍下来的,可惜小丫头不为所动。

    铁索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任八千头上钻出来,随着音乐晃啊晃的,最后给自己打了个结。

    任八千脑袋上的东西立刻就吸引了铜兰的目光。

    “喂,你头上是什么?”铜兰好奇道。

    “大爷(二声,长音)”。任八千不用想就知道是那家伙又出来了。

    没过多一会儿,周围人目光都放在任八千脑袋上面了,就看那铁索在任八千脑袋上方给自己打个结,然后又给自己打个结,一连打了七个,任八千脑袋上就跟七个葫芦似的,随着任八千脑袋动弹在那迎风招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