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风波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冲击燕军侠士进军营 再攻雍丘援军解围困1
    滍水两岸营对垒,北面阵乱烟尘飞。

    双方按兵用心机,任由勇士展雄威。

    方岚三人纵马飞奔,寻找燕军斯杀,而燕军一味的躲避。本来已经孤立的三人,又杀到了一起。一名浅绿袍战将上前阻拦,张冲上前,只不过三个回合,他便落荒而逃,燕军没有上司的命令,不敢放箭,任由三人来回冲击。

    军营一片混乱,将士惧怕三人的武艺一味躲避。一名深绿战袍的校尉挡在面前,张冲挺枪便刺。那名校尉举枪挡了一下,双马错开,落荒而逃。张冲杀的兴起,紧跟其后穷追不舍。一路紧追,很快便脱离了方陆二人。

    陆荣荣大声喊叫:“张冲快回来,不要跑散了,单独行动危险。”她的高八度女声本来就很高,再加上用深厚的内功送出,就象一声炸雷。说其响彻云霄,一点都不过份。不但整个大营里的人听得清楚,就是河对岸的唐军也听得十分清楚。

    鲁炅说道:“这女子好深厚的内功,我都自愧不如。这样的人在军中杀敌,将无人能挡。”刘横说道:“这样的人陷入敌营,实在是太可惜了。”

    鲁炅说道:“你将弓驽手调到河边来,必要的时候助他们一臂之力,救他们渡过河来。”刘横说道:“这样的功力,敌人要捉到她很难,他要是不过河,就可惜了。我带兵过去接应他们一下。”

    鲁炅说道:“不行,上次的教训还不够吗?我们已经为一时的鲁莽付出了代价,赵延的身上还带着箭伤。不准冒险,执行命令﹗”刘横不敢抗令,叹息一声,在栅栏边布置弓驽手。

    武令珣也听到了陆荣荣的叫声,问身边之人:“那来的女子,好翠的音色,好深厚的功力。”侍卫回答:“是闯进军营的三名武士之一,这样深厚的内功,从没见过,此人对我们的威胁很大。”

    武令珣说道:“传令下去,不准伤了此人,要活捉,唯令者死。”“是﹗”一名传令官,立即传令去了。

    毕思琛说道:“这女子武艺高强,活捉恐怕不易。她这样不要命的在军中来回撕杀,不放箭会增加军士的伤亡。这样做值吗?”武令珣说道:“有什么值不值的,这女子武艺再高,也只有一人,怎能敌得过千军万马?这样的女人,如果伤了她,实在可惜。你这人怎么铁石心肠,于心不忍啊。”

    这道命令对陆荣荣来说,这无异于给她加了一道护身符,使她得以充分施展本事,在重兵围困之中,横冲直闯,从容出击,遇到的对手都挡不住她三个回合。

    军营中突然来了一批不穿铠甲,不戴头盔的壮士,手持兵器,冲击燕军,其势不可阻挡。

    张冲兴高采烈,对方岚说道:“掌门师叔,来援军了,这下有力量冲垮叛军了。”他用内力向河对岸喊话:“对岸的将军,叛军已经被冲得七零八落,还不攻过河来,一举荡平这座营寨,向洛阳进军。”

    他的内力虽然不及陆荣荣,声音也没有她那样高翠,但鲁炅还是听得清清楚楚。刘横说道:“对岸的营垒炸了,如果那一队人马是义军的话,现在就是攻击的最隹时机。”

    鲁炅说道:“如果是敌人的圈套呢?我们的营寨就守不住了,等一等,看看后面的文章。”刘横说道:“可能是当地的义军,老百姓自动组织的义军,为了保卫家乡,向叛军出击。”

    鲁炅说道:“看到对面的情况,的确想过河去帮一把。但是我还是不相信对岸的混乱是真实的,敌人的诡计多端,说不定是假扮的,引我们上钩。但如果是真的,就失去了一次机会。但作为主帅,责任重大,我不能拿军士们的生命去冒险。关键时刻,那怕是出了一点点纰漏,就可能造成全军覆没。我们再观察观察,看看事态如何发展下去。”

    方岚也在注视这一队人马,人数有好几百人,队形整齐,攻击很有章法。不象是乌合之众,倒象是训练有素的军士。只是没穿盔甲罢了,心中产生了怀疑。他是带过义军的,知道那些人作战时的作为,绝对没有这样高的军事素质。再细看他们攻击,只是飞舞刀枪,一个劲的呐喊狂奔。叛军也没有抵挡,拿着兵器四处乱跑。他们之间没有杀伐,因此没有流血,更没有伤亡。

    方岚心中千回百折,寻思着怎样会是这种现象?终于让他看出了破绽,那些所谓的义军,骑的马都是安禄山军中特有的杂种良马,难道这些人是叛军假扮的,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引诱唐军渡河来攻。联想到来时看到的叛军在河边鼓噪刺激唐军的实事,方岚确定了这是叛军的一个阴谋。他对陆荣荣和张冲说道:“我们不可恋战,尽快渡过河去,我在前面引路,张冲跟在我身后,荣荣断后。”

    张冲很不情愿的说道:“掌门师叔,敌人都乱成一锅粥了,这样的时机错过太可惜了。”方岚板起脸说道:“你不能只看表面现象,这是叛军的阴谋,目的是想让对岸的军队来攻,将他们消灭在河道之中。这支军队的主帅不简单,他已经看出了叛军的企图,所以按兵不动。我们再帮他们一把,冲过河去,真相大白,叛军的阴谋就破产了。”

    他双腿一挟,汗血马箭一搬的向河边冲去。那马不顾一切的向河对岸猛然一跃,落到河中央,河水很深,人马都不能及底。方岚跳下马背,水虽然很冷,但命更重要。他牵着马,推开浮冰,向对岸游去。

    张冲的马跳出的距离不及汗血马的三分之一,落在河边的淤泥里不能动弹,他下到水里,拍了拍马头,放弃缰绳沿着方岚的路线前游。陆荣荣反向叛军冲去,她要让方岚和张冲有足够的时间渡河。

    哥舒达发现他们渡河,立即对传令兵说道:“快去报告大帅,敌人已经渡河过去了。”他一面指挥弓箭手向河中央的方岚和张冲射击,并带领属下向河边冲去,迎面碰上了陆荣荣。

    两人也不答话,战在了一起。哥舒达武功不弱,曾经与田乾真对战了十几个回合。陆荣荣要想一招至胜也不可能,她的武艺虽然高出一筹,但从没有遇到过这样强硬的对手,总想一招毙敌。然而心急吃不得热豆腐,她越急对手就越能坚持。

    武令珣已经披挂妥当,传令兵急匆匆的跑来。“报告大帅,哥舒将军说敌人已经过河,他已经带领军士前去追杀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