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出于武人的直觉,他一下子睁开眼睛,一把抓住了握着剑的那只手。

    “啊——!”

    马车里响起了一声短促的低呼,南烟吓得手一抖,手中的短剑应声落下。

    “皇,皇上……”

    “……”

    祝烽没有说话,只皱着眉头,看着她被吓得血色尽失的小脸,再低下头去,看到落在车板上的那把剑——

    一把小小的木剑。

    他伸手去捡起来:“这是什么?”

    南烟急忙说道:“皇上恕罪,这个,这个是木剑,不能伤人的。奴婢不是——”

    看来,她以为自己怀疑她要行刺。

    不过刚刚那一瞬间,连他都差一点以为自己遇上了行刺,若不是因为看到拿剑的人是她。

    祝烽轻咳了一声,只说道:“朕问你,这是干什么?”

    “木剑……防身的。”

    “防身?”

    “嗯,是小玉给奴婢的,”南烟抬头看了他一眼,又轻声说道:“之前,奴婢让小玉教给奴婢一些防身的手段,这样,万一遇到危险,就算奴婢不能保护皇上,至少,不会拖累皇上。”

    “……”

    “所以,她给奴婢削了一把这个。”

    祝烽一时没有说话。

    只是看着她小心翼翼,又认真的样子,有点好气,又有点好笑。

    半晌,才说道:“就这个东西,能做什么?”

    说完,将那木剑丢到一边。

    “哎!”

    南烟愣了一下,还没来得及说话,祝烽已经从腰间拔出了一把短剑,递到她手上。

    “你,用这个。”

    感到手上一沉,南烟低头一看,那是一把精钢打造的短剑。拔剑出鞘,一道寒光顿时射了出来。

    剑锋薄而锋利。

    能够感觉得到一种无形的,却迎面而来的锐气。

    哪怕门外汉,也能看得出来,这是一柄好剑。

    虽然只有自己的手臂那么长,但再长,可能自己就拿不动了。

    南烟惊讶的抬头看着祝烽:“皇上,这——”

    “这,才叫剑,知道吗。”

    祝烽白了她一眼,将她拉到自己身前:“朕来教你。”

    感觉到他的胸膛熨帖上了自己的后背,一股只属于他的气息顿时将自己笼罩了起来,南烟有些紧张,握得更紧了。

    祝烽低头,在她耳边道:“使剑的时候,手腕用力,这样才能灵活。”

    他抓着她的手,教她握紧剑柄

    “剑的用法,主要有击、刺、点、提、格、搅……,你记不住太多,记住这几样就够了。”

    “……”

    “剑不重,也不需要力道,只需要巧劲,灵敏。”

    “……”

    这个时候,南烟又紧张,又兴奋。

    一头的汗都在不断往外冒,但她咬着牙,尽力的记着祝烽跟她说的。

    祝烽握着她的手,握着剑,教她每一种击法,道:“你看到的那些舞女舞剑,那都是花架子。实战的时候,不用那么多动作。”

    “……”

    “你有那些动作,人家一剑就伤到你了。”

    南烟咬着下唇,轻轻的点头。

    一点一点的按照他教的做。

    车厢虽然宽敞,但毕竟只是车厢,一个人握着剑在里面总是施展不开,她只能尽力的领会祝烽教给她的东西。

    就在她一剑刺出,已经带着精准的力道,祝烽微微点头的时候,马车停了下来。

    “皇上,到城北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