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545章 燕王世子的来历
    南烟轻声道:“宫中是有规矩的,不能带利器,免得有人对皇上不利。”

    “……”

    “这把短剑如此锋利,当然不能带入宫中。”

    “……”

    “所以,奴婢只能把它还给皇上了。”

    祝烽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道:“怎么,你会对朕不利?”

    “当然不会!”

    南烟急了,立刻说道:“可是,这是宫中的规矩啊!”

    “……”

    “再说了,万一有人偷走它,或者抢走它,要对皇上不利,那不是给别人可趁之机了吗?”

    祝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丫头,想得倒远。

    他伸手揉了一下她的头发,道:“若真有人要对朕不利,也用不到你这把短剑上。”

    “那——”

    “朕回去下一道旨意,准许你保留这把短剑。”

    “真的可以吗?”

    “只是,别在宫里拿出来乱晃。”

    南烟一听,又高兴了起来,立刻将短剑抱在了怀里,一副“谁也别想抢走”的模样:“那太好了!奴婢一定藏得好好的,不让人看到!”

    祝烽忍不住,戳了一下她的脑门。

    但没一会儿,南烟脸上的笑容又慢慢的敛了起来,小心的看着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祝烽道:“想说什么?”

    “皇上,”南烟小心道:“回京之后,皇上会继续教奴婢剑术吗?”

    祝烽倒是愣了一下:“你还想学?”

    “嗯,奴婢觉得,学习剑术挺有意思的,而且——挺管用的。”

    “……”

    当然管用。

    若不是那天在马车上,自己心血来潮将这把短剑送给她,又心血来潮的忍着重重睡意教了她几招——那天在城头,只怕她已经被自己劈成两半。

    只这样一想,祝烽的心都颤了一下。

    何其幸运!

    南烟见他没说话,便说道:“奴婢知道,皇上平日里政务繁忙。若皇上没有时间,奴婢每天早上来服侍皇上的时候,皇上练剑,奴婢可以跟在一边学吗?”

    “……”

    更要紧的是,她已经隐隐的意识到了。

    要跟在祝烽的身边,就必须要有抗击危险的能力。

    因为,他是皇帝。

    祝烽又看了她一会儿。

    然后道:“跟在一边学?凭你那猪脑子,能学会些什么?”

    “……”

    南烟立刻噘着嘴,低下头去。

    祝烽忍着笑,道:“回去之后,朕每个月会抽出几天时间来教你。”

    “真的?!”

    “嗯。早上,你也可以来看朕练剑,学一学身法也好。”

    “太好啦!”

    南烟高兴得蹦了起来。

    看着她一脸欢欣鼓舞的样子,祝烽心中喜悦,却又有些感慨似得,淡淡道:“若是朕的儿子,能有你一分的上进,朕也就不用天天骂他了。”

    南烟一听,静了下来。

    她轻声道:“皇上,还在为殿下操心吗?奴婢听小玉说,殿下最近每天勤练射箭,非常的刻苦。”

    这一点倒是让祝烽稍微有些安慰。

    “嗯,朕刚刚,也看到了。”

    “……”

    “但,还是不够。”

    “……”

    “做朕的儿子,只是这样,根本不够!”

    南烟走到他身边,轻声说道:“皇上,殿下毕竟还小,什么事也很难一蹴而就,让他慢慢来吧。”

    “……”

    “奴婢觉得,一个人只要肯用心,就已经很好了。”

    “……”

    “肯用心,就没有学不会的。”

    祝烽听到这句话,眉头微微一蹙:“哦?”

    南烟拉着他的手慢慢的走到桌边坐下,又沏了一杯滚热的茶送到他手里,轻声说道:“只是,皇上对殿下的要求太高,不管殿下如何努力,似乎都达不到皇上的要求。”

    祝烽沉着脸道:“他是朕的儿子。”

    南烟轻声道:“可皇上这样的人,只怕几千百年才会出一个。”

    “……”

    “哪怕是皇上的儿子,也不是轻易就能企及的啊。”

    “……”

    祝烽沉皱着眉头,看了南烟一眼。

    这些话,他不是没有听过,但从来,都是分开听到的。

    自己这样的人,是天之骄子。

    而世子成轩,实在不及父辈的骁勇。

    越是听到前面一句话,就对后面那句话越感到生气,所以,每一次看到祝成轩,心头的怒火就更盛一重。

    但这是第一次,有人把这两句话连在一起说给他听。

    感觉,似乎就有些不一样了。

    他慢慢的冷静了下来,也不由得问自己,是不是真的对他,太过严苛?

    十二岁的孩子,就让他上城杀敌,而且是在那样凶险的攻城战中,自己十二岁的时候,也并没有参与过这样凶险的战斗。

    往往都是跟在高皇帝的身后,随着大军一同掩杀过去。

    这样一想,他心中的阴郁渐渐的散开了。

    也许了,真的是自己对他太过严苛了。

    看着他的神情渐渐的缓和了起来,南烟又轻声说道:“其实,殿下的心里,很希望能得到皇上的认可。”

    “……”

    “皇上若是能没事的时候看看他,夸赞他一两句,只怕殿下会更加勤奋的。”

    祝烽抬眼看着她:“哦?”

    南烟道:“这些天,小玉一直在教导他射箭,每一点进步的时候,他都会问,能不能让皇上满意。”

    “……”

    祝烽的眉头皱一下,道:“那他刚刚怎么不说?”

    “呃?”

    南烟愣了一下,而祝烽自己却有些明白过来。

    那孩子,每次见到自己都哆嗦得像什么似得,只怕自己会训他,又哪里敢多说一句话。

    不过,想起刚刚自己夸了他一句,他就兴奋得脸通红,话都说不清楚了。

    又哪里敢跟自己说那些?

    不过,也是他自己胆子小,已经这么大的人了,难道连那些话都不敢对自己说吗?

    他叹了口气,沉声道:“这孩子,也不知道像谁。”

    说完这句话,他自己突然顿了一下。

    而南烟抬眼望着他的时候,目光也微微的有些闪烁。

    其实,来燕王府已经这么久了,加上这里是潜邸,服侍的人大多都是从他做燕王的时候就跟在身边的,对过去的一些事,自然是非常的了解。

    所以,南烟也早就听说了一些传闻。

    比如,皇后娘娘在削藩的时候,不慎流产。

    之后,一直没有生育。

    而这位燕王世子的来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