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558章 水有问题?
    她转头一看,顿时脑子嗡了一声。

    那个背影,分明就是冉小玉!

    而被她压在墙上的那个人,也不是别人,竟然是叶诤!他两只手都被冉小玉扣在墙上,整个人动弹不得——但好像,也没怎么动。

    一张俊秀的脸庞涨得通红。

    “你,你——”

    而冉小玉,似乎正在往他面前凑。

    南烟吓得一下子叫了起来:“小玉!”

    一听到这个声音,叶诤一下子用力,将两手从冉小玉的手中抽了出来,而冉小玉,整个人顿时有些发软的倒了下去,被他一把接住。

    南烟急忙跑过去,低头一看,她脸颊通红,眼神涣散,吐息滚烫。

    一摸额头,全的冷汗。

    南烟急了:“怎么回事?”

    叶诤的脸上还有些发红,他躲避着南烟的目光,道:“我,我也不知道。”

    “……”

    “刚刚练箭的时候,她就一直有气无力的,后来,她说不舒服。”

    “……”

    “我看她难受,就要送她回去。”

    “……”

    “谁知道,走到这里,她突然就——”

    说到这里,他的脸更红了一些,尤其倒在他怀中的冉小玉不知为什么,好像体内有一把火在焚烧着,不断的挣扎呻吟,但又没什么力气了,只一直往他怀里钻。

    叶诤轻咳了一声,道:“南烟,你知道,我是个正人君子的!”

    南烟这个时候哪还顾得上这些。

    一看就知道,冉小玉出问题了!

    她急忙说道:“先别说这些,把她送回去!”

    “哦。”

    叶诤立刻将冉小玉打横抱了起来,可刚一抱起来,南烟立刻又道:“不行!”

    “什么?”

    “你放下来!”

    “哦。”

    叶诤显然没经过这样的事,手足无措的只能听她的指挥,又将软绵绵的冉小玉放了下来,南烟将她扛到自己的肩上,然后说道:“你帮我扶着她,但我警告你,别动手动脚的啊!”

    叶诤“你——”了一声,但终究不好说什么。

    两个人便一起,将冉小玉扛回了掖庭。

    这一路上,自然也不少过路的人都看到了,叶诤只能一路解释:“她病了,我们送她回去。”

    肯定不是生病。

    冉小玉自幼习武,身体比别人强健很多,寻常的病痛根本压不倒她,也不可能让她变得这样神智尽失。

    甚至,还对叶诤做出那种事。

    她压在自己的肩头,南烟能感觉到她的体温很高,吐息也是滚烫的,几乎要将自己的脖子和耳朵都烫伤了。

    好不容易回到掖庭,她和叶诤一起,小心翼翼的扶着她睡到床上。

    这个时候,冉小玉已经没了意识。

    只不断难受的撕扯自己的衣襟,露出颈项锁骨,还一直呻吟着。

    那声音,听得叶诤一阵面红耳赤。

    南烟一边给她擦汗,一边道:“你去给我弄点冷水来。”

    “啊?”

    “啊什么?”

    南烟急了,回头瞪着他:“难道你想要你自己留下来,我出去吗?”

    “不不,当然不是!”

    叶诤哪里敢跟这位未来的“贵妃娘娘”犟嘴,急忙转身跑了出去,跑到门口的时候,南烟又道:“不要让人送,你自己弄。”

    “我知道!”

    叶诤这个时候也明白过来,刚刚她要一个人把冉小玉扛回来,到现在让自己去拿水,而且不让别人送,是因为要顾忌冉小玉的名节。

    如果刚刚的事被别的人看到,只怕冉小玉就别想做人了。

    很快,他端了一盆冷水回来。

    南烟急忙用帕子浸了冷水,给冉小玉擦汗,又擦拭她的脖子。

    甚至,手捧了一些冷水,浇到她的脸上。

    但是,仍然没有用。

    冉小玉仍然处在半昏迷的状态,而且痛苦的挣扎呻吟着。

    南烟想了想,道:“叶诤,你去对面,叫彤云姑姑过来,一定跟她说,不要让别人知道,就说是我病了。”

    叶诤这个时候也不敢怠慢,急忙又转身跑了出去。

    不一会儿,彤云姑姑被他扯了过来。

    进屋一看到南烟和小玉的样子,她立刻皱起了眉头:“南烟?这是怎么回事?小玉她怎么了?”

    “彤云姑姑,你来看一下,小玉一大早就说不舒服,刚刚她——她行为失常,有点不受控制了。”

    “哦?”

    彤云姑姑急忙走过来,翻看了一下冉小玉的眼皮,又给摸摸额头,然后给她诊脉。

    眉头皱了起来。

    南烟和叶诤站在她身后,非常紧张的看着她。

    彤云姑姑诊了一会儿,突然回头道:“她今天吃了些什么?”

    南烟说道:“就是早饭,御膳房送来的,我跟她一起吃的。”

    “你没有什么不妥?”

    “没有。”

    叶诤也说道:“她到了承乾宫,也没吃什么,因为不舒服,连水都没喝了。”

    一听到他说喝水,南烟顿时“嗯”了一声。

    叶诤忙转头看着她:“怎么了?你想起什么来了吗?”

    南烟道:“水。”

    “水?”

    “对,昨晚回来的时候,我倒了一杯水,原本是要自己喝的,可是她因为太渴了,就直接拿了那杯水喝。”

    后来,直接就对着壶嘴喝了。

    一想到这个,南烟整个人都战栗了一下。

    因为,她突然想到,今天早上,冉小玉说起不来床,让她给倒一杯水,她又从那个壶里倒了一杯水给她。

    当时没发现,但现在想来,昨晚,那壶里的水分明已经被她喝光了。

    居然,还有!

    难道,有人趁晚上进来,又给壶里倒了水?

    南烟急忙转身走到桌案边,拿起那只水壶,可是现在,里面已经一滴水不剩了。

    彤云姑姑走过来,说道:“喝的水有问题?”

    南烟道:“我不知道,但昨晚和今天早上,小玉都喝了这个壶里的水。”

    “……”

    “今天早上明明还有,可现在,就没了。”

    难道,有人趁着她们离开,把壶里的水倒了,毁灭什么证据吗?

    就在这时,叶诤突然看到旁边还摆着一只杯子,是喝水用过的,但以为早上走得急,他们两也没洗。

    便拿起来,里面还残留着一点杯底。

    递给彤云姑姑:“这个,有问题吗?”

    彤云姑姑拿过来闻了一下,用小指头沾了一点一尝。

    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