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564章 你不如人,就得认
    “皇上把奴婢的奴籍废黜了?”

    文书上写得清清楚楚,把她的奴籍提到了良籍。

    从今天开始,她就不再是奴婢,而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良家子了!

    祝烽轻轻的道:“嗯。”

    之前,因为那一点私心,即使两个人已经有了感情,他也不愿意恢复她的良籍。

    毕竟,这个丫头太跳脱了,也有太多的人看着她。

    他不想让她走到自己看不到的地方去。

    不过现在,还有几天,她就要成为自己的贵妃了。

    也总算是,能放下心来了。

    南烟抬起头来,眼睛弯弯的看着他:“谢皇上。”

    “……”

    这个,傻丫头。

    祝烽心里叹息着,但脸上还是板着,淡淡的说道:“这两天,不准乱跑,也别再闹事了,知道吗?”

    “奴——微臣知道啦。”

    看着她开开心心的撩开帘子,走回到尚宝司坐下,祝烽的脸上也浮起了一点淡淡的笑意。

    今天,没有什么大事,也没有官员来禀报。

    所以,两个人就安静的待在武英殿里,各做各的事,闲时闲话两句,时间倒是也过得很快。

    |

    嘉禾少夫人带着小彘在长廊上走着,刚刚走到一处敞轩外,就听见一阵有些凌乱的琴声传来。

    是从来没有听过的曲子。

    嘉禾少夫人寻声走过去一看,是简若丞坐在里面。

    面前摆着一张古琴。

    虽然他在抚琴,但似乎并不认真,目光显得有些涣散,只是在信手拨弄琴弦而已。

    嘉禾少夫人笑道:“小叔。”

    “铮”的一声,简若丞的手指颤了一下,转头一看,立刻起身:“大嫂。”

    嘉禾少夫人走进去,道:“小叔这么好的闲情雅致,在谱曲啊?”

    简若丞淡淡笑道:“乱弹罢了。”

    “乱弹?正是乱弹,才弹出了心声呢。”

    嘉禾少夫人道:“小叔的心,好像不太静啊。”

    站在一旁的小彘也认真的说道:“我也觉得,好像我平时做功课的时候,老是想着窗外的蝴蝶。”

    简若丞忍不住笑了起来。

    笑过之后,眼中却透出了几分寂寥。

    他淡淡道:“大嫂慧眼如炬,我也无话可说。”

    嘉禾少夫人这才认真的问道:“出什么事了吗?”

    “也,没什么事。”

    “没事?为什么小叔这两天看起来有点神不守舍的。”

    这时,旁边传来了一个声音——

    “还用说吗?”

    嘉禾少夫人回头一看,是自己的丈夫,简若钧走了过来。

    她急忙迎上去:“夫君。”

    简若钧走过来,看了一眼简若丞,叹息着道:“我听黎子昀他们说,后宫好像有大事,尚宝女官要被册封为妃子了,对不对?”

    “尚宝女官?”嘉禾少夫人惊了一下:“南烟啊?”

    “嗯。”

    简若钧说着,又看了简若丞一眼:“你,是在为这件事,失魂落魄吧。”

    他们两夫妻说话,简若丞一直沉默。

    这个时候,有些无奈的苦笑了一声:“大哥大嫂,我不过就是闲来无事,抚一下琴罢了。”

    “……”

    “怎么就成了失魂落魄了?”

    简若钧看着他,叹了口气,道:“你啊,从小到大都是这样,有什么心事又不肯跟人说,只埋在自己心里。”

    “……”

    “有什么事,是能埋一辈子的吗?”

    简若丞对着他,笑了笑。

    看到他这样,简若钧更是生气,嘉禾少夫人只能将丈夫劝走,又回头对简若丞道:“小叔,心情若实在不好,就出门走走,也别憋在心里了。”

    说完,两夫妻就离开了。

    简若丞站在原地,沉默了许久,才慢慢的坐回去。

    修长的手指在琴弦上微微一拨,一阵低沉的琴声流淌了出来。

    他轻轻道:“太多的东西,都是要埋一辈子的……”

    而这时,从另一边路过的司慕云皱起了眉头,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慢慢的离开了那里。

    白天,他都是在简宅学习,到了傍晚,回到了司家。

    一回家,就直接去见他的母亲顾亭春。

    请安之后,便坐到了一边。

    顾亭春看着他神情凝重,便问道:“慕云,你怎么看上去有心事的样子?”

    司慕云转头看着她,道:“母亲,舅父的话是有道理的。”

    “什么?”

    顾亭春诧异的看着他,怎么莫名其妙的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司慕云道:“司南烟她,已经要被册封为妃了。”

    “什么?”

    顾亭春惊得睁大了眼睛。

    而这时,正好从外面走进来的司慕兰也听到了,她诧异的道:“什么?她要当妃子了?”

    “怎么可能?”

    司慕云道:“千真万确。”

    “……”

    “我在简宅听到,是简若钧从黎子昀那儿听来的。”

    “……”

    “黎子昀,可是御史中丞,他的妹妹也在宫中,所以他的消息,不会有错。”

    顾亭春倒抽了一口冷气。

    之前过年的时候,他们把司南烟请回来,想要巴结她,后来又听说她只是一个奴婢,她的心里着实矛盾,也唾弃了一番。

    只是一个奴婢,那就真的什么都不算了。

    谁知,她竟然马上就要册封为妃子了!

    这,可是意想不到的。

    她立刻开始回想,自己以前做过的事,有没有把这个女儿得罪透了。

    更要想一想,上次在家宴上,自己有没有说什么不当的话,做什么不当的事。

    而一边的司慕兰已经气得咬牙道:“她,她也配当妃子?”

    “……”

    “哼,算什么!”

    司慕云见她还是一副瞧不起人的样子,沉声道:“慕兰,你现在最好清醒一点。”

    “……”

    “司南烟,早就不是我们家中的司南烟了。”

    “……”

    “她如果真的被册封为妃,那整个司家,就只能靠她。”

    “靠她?她算什么东西!”

    “……”

    “不过是个野种罢了!”

    “住口!”

    司慕云气得咬牙道:“你到现在还这么不清醒?”

    “……”

    “舅父之前就跟我说过了,生男勿喜,生女勿忧,如今司南烟的的确确爬得比我们高,这是她的本事。”

    “……”

    “你不如人,就得认。”

    “……”

    “若是这个时候,你还不认,只怕将来要倒霉的,就不止是你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