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592章 把“不贞”这个罪名落实
    高玉容倒抽了一口冷气。

    难怪前些日子,临近司南烟册封,她还头疼的想,吴菀一定会逼着自己想办法阻止册封——虽然在她看来,册封是一定会举行的。

    毕竟皇帝一心要做的事,没人能阻止。

    但,吴菀没有。

    只是夏云汀那边闹出了一点事。

    她还奇怪,吴菀怎么就就此认命了?

    原来,她只是接着夏云汀的计策,再给司南烟下一道绊子。

    吴菀道:“那种药水不是立刻有效,而是用了一段时间后才会有效果,算日子,正好就是册封的这两天。”

    高玉容急忙问道:“那——她的守宫砂是不是真的就,没有了?”

    “也不是,”吴菀说到这里,有些丧气的道:“也只是暂时消失,等过一段时间,又会慢慢的浮现出来。”

    “这——”

    高玉容一听,眉头就皱了起来。

    吴菀也咬着牙道:“原本,本宫想着,既然夏云汀给她下了那种药,若真的出事,那是再好不过的。”

    “……”

    “就算没有出事,而这种药,也能让她的守宫砂消失。”

    “……”

    “到时候,她自然百口莫辩。”

    “……”

    “反正,下药的宫人本宫早就已经弄出宫去,查也查不到我头上。大不了,事情闹出来,都堆到夏云汀的头上。”

    高玉容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这算起来,的确是一招妙计。

    既是隐藏在夏云汀的身后,不会轻易被发现,又一击击中了女子在宫中生存的最险要的关口上。

    皇上再宠爱一个妃子,也不能忍受她的不贞啊!

    只是——

    高玉容皱着眉头道:“可是娘娘,如果药效过了,她的守宫砂慢慢的显现出来,不是功亏一篑吗?”

    吴菀咬着牙道:“本宫现在就是生气这个。”

    “……”

    “昨天晚上皇上去了翊坤宫,呆了不到一个时辰就离开,肯定是因为这件事。”

    “……”

    “但是,居然没有贬斥她!”

    “……”

    “皇上不是应该大怒,将她废黜才对吗?”

    “……”

    “为什么什么都没有说。”

    高玉容眉头皱得更紧了一些。

    虽说,吴菀的这个计策很妙,完全隐身在夏云汀之后,但现在麻烦的是,皇上竟然没有勃然大怒,废黜司南烟的贵妃。

    如果,他们再想一点办法,把“不贞”这个罪名落实。

    那司南烟,就翻不了身了。

    只是,现在行事,必须得非常小心才行了,毕竟,司南烟已经不是当初一个小小的宫女,一个不起眼的尚宝女官。

    她现在,已经是贵妃了!

    |

    后宫,暗流汹涌。

    而御书房内,也弥散着一种紧绷的气息。

    祝烽坐在桌案前,一脸的凝重。

    新政,是他们早就设想好的,也在一步一步,悄无声息的实施。

    这样,可以最大程度的减轻新政的阻碍。

    等到一些事情再提出的时候,会好办得多。

    但现在,他把一切都提上了日程,也就明明白白的,会给自己招来许多的阻碍和麻烦。

    甚至,在昨天回到御书房的时候,向来云淡风轻的鹤衣,一脸的沉重,第一次对他说了几乎忤逆犯上的话——

    “皇上今天太冲动了!”

    “……”

    他无话可说。

    写了整整一晚的文书,他的眼睛完全熬红了,却一点睡意都没有,因为胸中那一点隐隐的心火,直到现在,都还没有熄灭。

    让他整个人躁动不安。

    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叶诤对简若丞道:“这两天,皇上应该是不会上朝了,简大人你还这么没日没夜的?”

    简若丞仿佛轻笑了一声。

    “就是因为皇上不上朝,我们这些当臣子,才更不能懈怠。”

    “……”

    “也让皇上,可以稍微的轻松一下。”

    说着轻松,可他的口气里,却透着一点不易察觉的沉重来。

    这时,两个人走进来,却看到祝烽坐在桌案前。

    叶诤顿时一愣:“皇上?”

    简若丞立刻皱起了眉头。

    叶诤立刻走了进来:“皇上怎么还在这儿?”

    想了想,又觉得不对。

    昨晚,他明明是离开了御书房的,他们几个人熬到半夜,也才离开,万万没想到,他一大早就又来了。

    难道,司南烟——

    叶诤一下子就想多了。

    他立刻问道:“皇上,贵妃娘娘——怎么了?”

    简若丞也立刻看向了祝烽,但比起叶诤,他要显得沉稳得多,虽然眉头紧皱,并没有问什么。

    祝烽的气息沉了一下。

    然后说道:“她好好的。”

    “好好的,那皇上你怎么在这儿?”

    “……”

    祝烽的脸色沉了下来,抬头看着他:“朕为什么在这儿,还要跟你交代吗?”

    “……”

    “你是皇帝,还是朕是皇帝?”

    叶诤这才发现,自己这个“闲事”管得有点宽。

    急忙道:“微臣不敢。”

    祝烽又瞪了他一眼,然后才转头,看向另一边眉心微蹙的简若丞,道:“右丞怎么也一大早就来了?”

    简若丞走上前来,说道:“昨天皇上和微臣等商议的几件事,微臣回去连夜想了一下,拟了几份折子。”

    “哦?”

    祝烽伸出手,小顺子立刻上前,将折子接过来,奉到了他面前。

    他一边看,简若丞一边说道:“皇上既然已经宣布了要对倓国作战,那么之前打算的,往北平调兵的事,就要快。”

    “……”

    “其次,是北平城防加固。”

    “……”

    “跟西域各国的往来互通,也要马上开始着手准备。”

    “……”

    “还有就是——”他沉默了一下,看着祝烽:“之前所设想的,那件大事。”

    祝烽看着他,心里倒是有一点欣慰。

    也有点欣喜。

    只是一夜之间,简若丞立刻就已经考虑到了所有的事情该如何处理,并且已经要开始着手准备了。

    他点了点头,道:“那件大事——等过段时间,这件事淡一些之后,再提。”

    “……”

    “不过,可以让人在北平,开始着手准备了。”

    “是。”

    简若丞想了想,又说道:“那,之前所想,营建的事……皇上过去是意属成国公的,如今——”

    “……”

    祝烽沉默了一会儿,道:“成国公,不行。”

    “那——”

    “具体的人选,朕,会再考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