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594章 一边冷漠,一边关心
    南烟的心一跳:“什么?”

    叶诤道:“皇上说,娘娘和新政是同等重要的。若是连自己的女人都不能留在身边,那新政,也就没有必要了。”

    “……”

    南烟震愕不已的看着他。

    内心,像是掀起了巨浪。

    她只知道,祝烽喜欢自己,渴望能够在一起的心意。

    可她不知道,祝烽会将自己看得这样重要,甚至和他的新政,他的大业,甚至是将来,他的盛世,看得同等重要。

    但,如果是这样——

    昨夜为何?

    想到这里,她的内心乱成了一团麻,过了许久,才抬头看着叶诤,轻声道:“皇上现在,还在御书房吗?”

    “是的。”

    “那,你们要提醒皇上,多多休息,保重龙体。”

    叶诤说道:“皇上也让微臣给娘娘带话,让娘娘,好好的休息。”

    南烟轻轻的点了点头。

    这时,叶诤又对着外面拍了拍手,从外面走进来几个人,定睛一看,竟然是彤云姑姑,还有一个小宫女,一个小太监。

    南烟愣道:“这是——”

    “这是皇上拨到翊坤宫来,伺候娘娘的近侍。”

    彤云姑姑带着他们上前来请安:“拜见贵妃娘娘。”

    南烟一看到他们,急忙道:“起来吧。”

    又看向叶诤。

    叶诤微笑道:“这些,都是皇上交代的。”

    “……”

    “微臣告退了。”

    说完,便转身走了出去。

    南烟有些惊喜的上前,冉小玉已经笑着说道:“彤云姑姑,原来你也被拨到翊坤宫来了?”

    彤云姑姑笑道:“是啊,皇上亲自吩咐的。”

    “……”

    “让我们,都要尽心竭力的服侍娘娘。”

    她身后的小宫女,名叫念秋,大概十七八岁,长得秀气又灵巧。

    小太监命叫听福,也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瘦得像一只干猴子,透着一股机灵劲儿。

    看着他们,南烟莫名的就觉得心安。

    也许是因为,都是祝烽给的。

    他给自己的,一向都是最好的。

    可现在,这种心如刀割的感觉,也是他给的。

    |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翊坤宫内都非常的平静。

    也就意味着,祝烽一次都没来过。

    南烟的心情更加沉重。

    这天,天气格外炎热,她出了一身汗,便让他们给自己弄水洗浴。

    水温不太高,也不太凉,刚刚好的温度让她舒服得喟叹了一声,也正好洗去了一身的汗渍。

    只是,洗不去心中的忧虑症结。

    祝烽对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

    为什么,他一边对自己冷漠,一边又对自己事无巨细的关心?

    自己对他,到底,算什么呢?

    冉小玉在屏风外整理衣裳,彤云姑姑走进来,看到南烟呆坐在浴桶里,轻声道:“娘娘,奴婢帮你擦洗吧?”

    南烟轻轻的嗯了一声。

    彤云姑姑便将香露淋到了一块毛巾上,替南烟擦洗后背,然后又捉着她的手臂,轻轻的擦洗着,微笑着道:“娘娘的皮肤真好,又白又滑。”

    “……”

    “就跟一块白玉一样,一点瑕疵都没有。”

    南烟虽然心里想着别的事,也被她夸得有点不好意思,转过头来道:“姑姑你——”

    话没说完,她一下子呆住了。

    一双眼睛傻傻的看着自己的手臂。

    那手臂,的确如彤云姑姑所说,一点瑕疵都没有,白得就像一块玉石。

    可是——

    守宫砂呢?

    自己的手臂内侧,不是点了一颗守宫砂吗?

    怎么,怎么不见了?

    因为一入宫就点了这可守宫砂,日子一长,就像是身上的一颗痣,谁也不怎么去注意它。

    但今天一看,才发现竟然不见了!

    怎么会不见的?

    见她傻傻的盯着自己的手臂,彤云姑姑也愣了一下:“娘娘,怎么了?”

    南烟轻声道:“我,我的守宫砂——”

    “什么?”

    “我的守宫砂,不见了!”

    外面的冉小玉一听,也冲了进来。

    瞪大眼睛盯着她的手臂。

    彤云姑姑见她俩惊惶失措的样子,微笑着说道:“娘娘不是已经被册封了吗?也侍寝过了吧?”

    “……”

    “这守宫砂,只要和男子……,总之,侍寝之后,就不见了。”

    “可是我,我没有——”

    “……”

    听到南烟这么一说,彤云姑姑也愣了一下,急忙凑过来,轻声道:“娘娘,你说什么?”

    南烟的脸有些发红,更有些惊惶,道:“我,没有。”

    “皇上昨夜不是来了翊坤宫的吗?”

    “他是来过,但他没有——”

    彤云姑姑瞪大了眼睛。

    顿时,她的脸色有些发白,说道:“娘娘,这话可不能乱说啊。如果皇上没有宠幸你,那你的守宫砂,怎么会不见的?”

    “……”

    “之前,还在吗?”

    “……”

    南烟想了想——事实上,她都没有注意过这个东西,点了之后就成了身体的一部分,若不是刚刚彤云姑姑帮她搓洗手臂,她自己也不会去看。

    但隐隐感觉,之前应该是还在的。

    她点了点头。

    见她一点头,彤云姑姑吓了一跳。

    差一点跪倒地上。

    她轻声道:“娘娘,慎言!”

    “……”

    “若皇上没有宠幸过娘娘,而这守宫砂又不见了,难道是——”

    南烟一听,回过神来,也吓得急忙摆手:“没有!”

    “……”

    “我没有被——,我没有跟人,那样过。”

    “……”

    “真的。”

    “……”

    看着她急的满头冒汗的样子,彤云姑姑皱紧了眉头。

    她当然是相信南烟的,自从南烟进宫,她就很喜欢这个聪明又灵秀的小女子,几件事下来,也看出她的品性上佳。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守宫砂不见,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况且,皇上还没有宠幸过她,这可能,就是一件关系身家性命的生死大事了!

    冉小玉在一旁,也皱紧了眉头,轻声说道:“这东西,不会无缘无故就消失吧?一定有问题。”

    彤云姑姑想了想,压低声音道:“娘娘,小玉,这件事先不要声张。”

    “……”

    “让奴婢去查一查,这是怎么回事?”

    南烟轻轻的点了点头。

    而这一刻,虽然浴汤温热,但她突然感到周身冰凉,好像全身的血液都要冻结成冰了一般。

    她突然明白,为什么那一夜,祝烽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