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597章 这一次,不准再失败了!
    第二天,在大殿之上,祝烽正式颁布诏书,册封皇子祝成轩为魏王。

    因魏王年纪尚有,未许开府,仍留在承乾宫中。

    而同时,又颁布了一道旨意,册封简若丞为东阁大学士。

    这两道旨意一颁布,朝中的大臣都震惊不已。

    因为,东阁大学士是高皇帝一朝创立的官位,只有一个人曾经做过,这个人,前朝重臣秦正奇。

    此人并非跟着高皇帝打天下出身,而是在登基之后才得到了重用,身兼两个官衔,其中一个就是东阁大学士。

    而另一个官衔,便是太子少师。

    可以说,东阁大学士这个官衔的建立,是专为了太子而创建的,如今,祝烽在册立皇子祝成轩为魏王的同时,将简若丞册封为东阁大学士。

    这其中的关联,让人心惊。

    朝堂之上,朝臣们神情各异,惊讶有之,喜悦有之,疑惑有之。

    愠怒,亦有之。

    这其中脸色最难看的,自然就是成国公吴应求。

    他当然已经知道,自己的女儿被贬为庄嫔,在后宫的势力急剧降低,而同时,他也知道,新册封的贵妃的舅父,被提拔为工部侍郎,参知政事。

    祝烽营建北平,就要重用这个人了!

    想到这里,他看向他们几个人的目光更阴沉了一些。

    可是,当退朝之后,他却笑容可掬的走到简若丞面前,笑着说道:“恭喜简大人高升。”

    简若丞毕恭毕敬的对着他行了个礼:“国公。”

    “简大人年少有为,令我们这些老朽佩服啊。”

    朝中的另外几个老臣也都走了过来。

    “简大人,前途不可限量啊。”

    “简大人恭喜啊。”

    简若丞十分有耐心,也极有礼节的与他们一一敷衍,直到这些老臣都纷纷离开,吴应求看了他一眼,眼中闪过了一丝冷意。

    也走了。

    然后,一个小太监走过来,对他说道:“简大人,魏王请你到承乾宫一叙。”

    简若丞点了点头:“嗯。”

    身为少师,他可以进入承乾宫。

    所以,在那个小太监的带领下,不一会儿,就到了承乾宫中。

    一进门,就被桌上堆积如山的礼盒给吓了一跳。

    祝成轩走过来,恭恭敬敬的对着他抬手行了个礼:“简大人。”

    简若丞也急忙对着他行礼:“魏王殿下。”

    说着,又看着那些礼盒:“这些是——”

    祝成轩有点不好意思的道:“今天一大早,朝中一些大臣,还有各宫的娘娘们,就都送了他们的贺礼过来。我收也不好,不收也不好。”

    简若丞点了点头。

    然后淡淡笑道:“这些,不过是送往迎来,殿下不必在意。”

    祝成轩点了点头。

    然后说道:“父皇让我多跟大人请教,事实上,我这两天也正好有些疑惑,想请问大人。”

    “哦?什么?”

    两个人一边说,一边往旁边的书房走去。

    而从外面,还不断的有小太监往这里送贺礼,很快,桌上都要堆不下了。

    等到简若丞跟祝成轩详谈了一段时间,再走出来的时候,一些贺礼已经摆到了地上。

    他看着,轻叹了一声。

    听说之前,祝成轩被单独留在北平的时候,朝中的大臣连提都没有提过他一句。

    而现在,一封为魏王,立刻门庭若市。

    幸好,这种登高跌重在这个孩子的眼中,似乎也没有太大的影响,他最怕的,就是宫中的繁华和人心,影响了人的心性。

    这样想着往外走去,门口一个小太监迎了上来。

    “简大人,奴婢引您出去。”

    “劳烦了。”

    简若丞点点头,便跟着他往外走去。

    这个时候,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

    简若丞跟着他,在这宫中的红墙下走来走去,不一会儿,就走出了一身汗。

    但他隐隐的感觉,来的时候,好像没有走那么远。

    于是说道:“这位公公,本官进宫的时候,好像不是走的这条路?”

    那太监走在前面,微笑着说道:“哦,因为那一边是皇后要出行,简大人自然是要避让的。”

    “哦……”

    “所以,咱们绕了西六宫这条路。”

    “西六宫?”

    简若丞好像想到了什么。

    正在这个时候,他们路过了一个宫门,抬起头来一看——

    翊坤宫。

    他们真的走到西六宫来了。

    而他依稀记得,新册封的贵妃,就在西六宫的翊坤宫中。

    看着这紧闭的宫门,心里一时失神。

    脚步也停了下来。

    他知道,这几天,祝烽一直留在御书房。

    甚至,连武英殿都很少回。

    这对于刚刚册封了一个妃子的皇帝来说,当然是不正常的。

    他也看得出来,他们两个人,出了问题。

    却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南烟在里面——有没有受什么委屈?

    只这样一想,就感到心头一阵乱,他也忍不住告诉自己,已经有太多人,甚至连皇帝都已经亲口警告了自己。

    关于她的事,与自己无关了。

    无关了……

    就在这时,他突然被人撞了一下。

    一个趔趄勉强站稳,才看到是一个小太监从前面走过来,一见撞到了他,立刻道:“请恕罪。”

    简若丞意识到自己失神了,急忙摇了摇头,而前面的小太监已经走了回来:“大人,走了吧?”

    “嗯。”

    他又回头看了一眼,匆匆的跟着他往前走去。

    就在他的背影消失在前方的宫门时,刚刚那个撞了他一下的小太监立刻跑到了另一边,一条狭窄的小路上。

    高玉容,正冷冷的站在那里。

    那小太监小心翼翼的将手中的一块玉牌奉献到了她的面前,谄媚的笑道:“娘娘。”

    高玉容慢慢的接过来。

    这块玉牌,算不上雕工有多精美,但质地温润,正像是简若丞那样的翩翩君子。

    所以上面,还雕了他的名字。

    看来,是家中长辈所赐。

    高玉容看了几眼,然后冷笑了一声,又将那玉牌递回给了那个小太监,道:“既然你那么灵巧,能无声无息的把东西拿出来。”

    “……”

    “那,应该也能无声无息的,放到别的地方去吧。”

    那小太监道:“但凭娘娘吩咐。”

    “这一次,”高玉容道:“不准再失败了!”

    “是。”

    两个人转身便走了。

    而等到他们都离开之后,一个黑影,慢慢的从旁边走了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