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601章 那段时间,朕在翊坤宫
    南烟慢慢的回过头去,看到了夏云汀。

    她脸色苍白,眼睛却有些充血通红,整个人紧绷得都在发抖,好像一把拉到了极限的弓。

    从刚刚,她就已经感觉到了。

    夏云汀肯定又跟吴菀他们串到了一起。

    事实上,正是如此,在寿安宫中痛苦的病了那么久,夏云汀再看到她的时候,又恨又怕,也深深知道了她的手段。

    如今,司南烟已经册封成了贵妃,要捏死她,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

    她一点都不信,司南烟会放过她。

    所以这一次,听说吴菀和高玉容他们要对司南烟动手,她不顾一切的答应了,毕竟这一次,几乎是她最后的希望。

    如果再失败——

    她早就已经没有活路了。

    所以这个时候,她几乎已经是理智尽失的追问这句话,连一旁的吴菀他们都皱起了眉头。

    南烟看着她,淡淡的一笑。

    “夏昭仪这么关心简大人吗?”

    夏云汀颤抖着道:“贵妃娘娘恕罪,妾只是关心,娘娘知不知道简大人入宫之后,停留那么长的时间去了哪里。”

    南烟冷笑道:“本宫怎么会知道?”

    “……”

    “那段时间,本宫在翊坤宫中午睡。”

    夏云汀已经急得失去了理智了,追问道:“有人能证明吗?”

    南烟沉静的看着她,道:“你好大的胆子。”

    “……”

    “一个小小的昭仪,竟然敢来追问我?”

    “……”

    “你,配吗?”

    这句话,就像是一把利剑一样,狠狠的扎进了夏云汀的胸口。

    她颤抖着退了一步。

    南烟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道:“这个问题,除非皇上来问我,否则,轮不到你说话。”

    说完,她慢慢的转头,转向了祝烽。

    所有的人仿佛也意识到了什么,都转头看向了祝烽。

    承乾宫内,一时间气氛有些微妙。

    也有些紧绷。

    而祝烽,自始至终,他没有一点情绪。

    那张冷峻的,如冰雕一般的脸上只有毫无温度的淡漠,道:“朕,不会问。”

    “……”

    “因为,那段时间,朕在翊坤宫。”

    什么?!

    众人又是一片哗然。

    那段时间,皇帝在翊坤宫?

    刚刚,司南烟说她那段时间在翊坤宫午睡,而皇帝也在翊坤宫——

    顿时,年纪还小的祝成轩脸有点红了。

    他下意识的低下头去。

    简若丞也很平静的将那块玉牌收回到自己的身上。

    这一刻,他知道,已经没有人再会关心,自己绕路的那一段时间,在做什么了。

    人群中,大家都一脸了然的表情。

    只有南烟,她看着祝烽,眼中闪烁着复杂的光芒。

    祝烽也看着她,半晌,平静的道:“开席。”

    众人立刻往里走去。

    而大家也都明白,这一场宴席,在还没开始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

    整个晚宴上,皇帝和刚刚册封的贵妃都异常的沉默。

    皇后娘娘,自然还有六宫之主的风范,若不是她在压阵,只怕这个晚宴都快要进行不下去了。

    因为,庄嫔吴菀,安嫔高玉容,两个人失魂落魄。

    昭仪夏云汀,更是惊恐难当。

    整整一个晚上,他们三个人一点东西都没有吃下去,说话的时候也是神情恍惚,言语无状。

    尤其是夏云汀。

    当夜宴结束,大家都离开承乾宫的时候,她被福兰扶着往外走。

    正在这时,南烟走过她身边。

    她竟然一脚踩在了门槛上,整个人一下子栽倒下去,跌破了头。

    而贵妃,连看也没看她一眼,转身便走了。

    夜色深了。

    承乾宫中的灯火慢慢的黯了下去,祝烽也在往回走。

    他的身边,还陪着简若丞。

    两个人的脚步在这安静的夜晚,显得有些沉重,又好像带着一点异样的心事。

    祝烽道:“若丞。”

    简若丞道:“臣在。”

    “今天这件事,你怎么看?”

    “皇上不是说了吗,后宫的事,微臣不敢多问。”

    “朕是说,你的事。”

    “……”

    “你的玉牌出现在贵妃的贺礼当中,你在宫中,多停留了一段时间。”

    “皇上,是想要听臣的解释?”

    “朕只是好奇,那些人在逼问的时候,你一直一言不发。”

    “……”

    “你就不怕,真的问出什么来?”

    简若丞低着头,平静的脸上浮现出了一点笑意:“微臣,并不担心。”

    “哦?为什么?”

    “因为,微臣的确路过了翊坤宫。”

    “……”

    “微臣也知道,那段时间,皇上在翊坤宫内。”

    祝烽的脚步一滞。

    回过头,看着自己的这个臣子:“你如何知道的?”

    简若丞也停了下来,他低着头,平静的说道:“册封魏王之后,皇上没有去御书房批阅奏折,叶大人他们也没有跟着去武英殿。”

    “……”

    “皇上,当然到了后宫。”

    “那你又如何知道,朕没有去别的宫中,而是到了翊坤宫?”

    “……”

    简若丞安静的看了他一会儿。

    然后淡淡的一笑:“皇上的心中,只有贵妃娘娘。”

    “……”

    说完这句话,他看到祝烽的脸上,表情仍然不变。

    但气息却沉了一下。

    两个人沉默的对视了一会儿,祝烽慢慢的转过身去,一边走,一边说道:“你今天做得很好。”

    “……”

    “无论她是福是祸,都与你无关。”

    “微臣知道。”

    “……”

    “贵妃娘娘的福祸,只与皇上有关。”

    祝烽仿佛笑了一声。

    可那笑声听起来,却没有半点愉悦。

    两个人走了一会儿,到了宫门口,祝烽停下脚步,道:“你早些回去吧,今晚的夜宴结束,很多事情,明天都要开始办了。”

    “微臣明白。臣告退。”

    说完,简若丞对着他俯身行礼,然后慢慢的转身走了。

    祝烽不等他的背影消失,便也转过身,却是朝着翊坤宫走去。

    他的脚步,并不比来的时候更轻松。

    反倒,一步比一比,更沉重。

    就好像心里压着的那块石头,此刻已经压到了他的身上。

    终于,他走到了翊坤宫前。

    却见这里大门紧闭。

    连一盏灯都没有,大门前一片浓浓的阴影。

    他头也不回,只说道:“去叫门。”

    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小顺子急忙走上前去,在漆黑的阴影下叩开了宫门。

    过了一会儿,他走回来。

    看着小顺子有点惊惶闪烁的目光,祝烽的眉头微微一蹙:“怎么了?”

    “……”

    小顺子犹豫着,轻声道:“贵妃娘娘下令说,已经歇息了。”

    “……”

    “不准人打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