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602章 “放开我!”
    南烟坐在桌边,正用一根发簪小心的挑着桌上那盏烛台已经快要被蜡油淹没的烛心。

    火光扑朔。

    外面,突然一阵响乱。

    好像有人从外面闯了进来,听福和念秋听到响动,都急忙走了过去。

    然后,他们的声音在外面都安静了下来。

    就听见砰地一声。

    房门被重重的推开,一下子撞到了两边的墙上。

    好像整个房子都被撞得颤抖了一下。

    南烟看着眼前的烛火也摇曳了起来,但她却很冷静,只慢慢的抬起头来,看着站在门口,身形高大,好像一座山似得祝烽。

    而他身后,翊坤宫的守卫,听福他们,跪了一地。

    冉小玉也给吓了一跳,但她立刻反应过来,跪拜在地:“奴婢拜见皇上。”

    “出去!”

    祝烽沉声说道。

    冉小玉似乎犹豫了一下,但她还是起身走了出去。

    路过祝烽身边的时候,几乎都感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沉沉的煞气,只是经过,都激得人心跳发沉。

    她走出了房门,但守在了门外的台阶下。

    祝烽反手关上大门,走了过来。

    这一刻,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两,那种慑人的气息更加明显。

    好像一瞬间,充斥了整个房间。

    连眼前的烛火,都不断的摇曳扑腾了起来。

    南烟的心,似乎也与烛火一样。

    但她的脸上,却无比的平静。

    她看着那高大的身躯一直走到了自己的面前,祝烽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气息沉沉的道:“你,不是已经歇息了吗?”

    南烟抬头,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他:“皇上,不还是进来了。”

    “……”

    “正好,不是吗?”

    “……”

    “这些天,妾若不睡,皇上也不会来。”

    祝烽的气息又是一沉。

    他看着这个小女子,和过去每一次一样,甚至,在这几天的煎熬之后,她更加憔悴,在烛光的映照下,也更加苍白了。

    但那双眼睛里闪烁着的目光,却和他第一眼看到的时候一模一样。

    或许有恐惧。

    但坚定得让人无法压倒。

    即使是自己。

    南烟咬着下唇,将发簪捏在手心里,站起身来,说道:“皇上今天好像就来得不是时候。”

    “……”

    “还没等到妾睡着呢。”

    那烛火仿佛已经被两个人之前尖锐的气息压迫得快要熄灭了。

    可祝烽的心头,却有一股业火慢慢的燃烧了起来。

    他咬着牙,道:“朕,为什么要等到你睡着。”

    南烟说道:“妾也想知道。”

    “……”

    “皇上若不想见我,不来就是了。”

    “……”

    “何必一定要等到我睡着了才来?”

    “……”

    “这宫中任何事,都是皇上一句话就能吩咐的,只要皇上吩咐,我都照办。”

    “……”

    “若皇上后悔了,不想册封我了,就是一句话。”

    “……”

    “可以废黜我,甚至杀了我!”

    祝烽咬紧了牙。

    南烟也咬紧了牙关,丝毫不退却的一字一字的说道:“若皇上要疏远我,那我就让你疏远,我可以走!我可以比你想要的疏远,走得更远!”

    “你敢!”

    这一刻,祝烽只觉得自己的周身都燃起了火焰,一瞬间将他所有的理智都焚烧殆尽,甚至连自己,也快要被烧毁了。

    他一把抓住南烟的脖子,将她抓到了自己的面前。

    “你敢走,朕就打断你的腿!”

    “我就是敢!”

    南烟的眼中,泪水已经盈满了眼眶,可她却倔强的咬着牙,不肯流下泪来。

    甚至,眼睛眨也不眨的瞪着祝烽。

    “总比这一生,都活得糊里糊涂得好!”

    “……”

    “总比今后,都没有办法在清醒的时候见到你得好!”

    “你——”

    祝烽呼吸一窒。

    在几乎已经来不及思考,也完全没有办法思考的窒息感下,他一把抓紧了她的后脖颈,低下头,用力的堵住了她的唇。

    “唔——!”

    南烟发出了一声痛呼。

    他是在吻她,但更像是在撕咬她,好像野兽没有办法发泄心中的杀与欲,只能通过这样的办法来宣泄。

    唇瓣,很快就被他咬破了。

    鲜血冒了出来,可是立刻,又被不断侵占的唇舌席卷了去。

    南烟只觉得自己的周身燃烧着火焰,甚至不知道,到底是真的有这样炽热的温度,还是,自己陷入了他的怀抱当中。

    那双铁钳一般的手臂用力的锢紧了她的身子。

    单薄的身子在他的怀中,仿佛要被绞碎。

    祝烽用力的揉搓着那娇弱的身子,几乎将她整个人都抱了起来,嵌入了自己的身体。

    慢慢的,走到了床边。

    他将她放到了床上,但双手,却始终没有放开她。

    而一感到后背触碰到了那绵软的床榻,和之前这些天,每一次的梦境一样,心中的不忿又一次涌了上来。

    南烟挣扎着,推开他。

    “不要!”

    “……”

    “放开我!”

    她不要就这样糊里糊涂的就被他占有,她要说清楚,她要一个明白。

    更要一个清白。

    “放开我!”

    在她几乎凄厉的喊叫中,突然又想起什么来,大喊道:“小玉,彤云姑姑,救救我!”

    外面的人一听,都傻了。

    谁都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再说,那是皇帝——

    他要做什么,谁能进来“救”她?

    只有冉小玉,她犹豫着走到了门口,将门小心翼翼的推开了一点。

    一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祝烽的眼睛都红了,怒道:“滚!”

    冉小玉下意识的缩了回去。

    南烟大声道:“进来!”

    “滚!”

    “进来!”

    这一刻,冉小玉也快疯了。

    一个是她决心用生命去守护的司南烟。

    可另一个,却是曾经司南烟用生命去守护的皇帝!

    自己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身后伸出了一只手,一把抓住了她。

    回头一看,冉小玉睁大了眼睛。

    “叶诤?”

    叶诤竟然站在她身后。

    他那张俊秀的脸上也透着一点哭笑不得的神情,尤其听着里面的动静。

    轻声道:“不想死,就别多管闲事。”

    说完,拉开她。

    然后关上了那道门。

    这一刻,南烟也彻底的疯了。

    过去在祝烽面前所有的温婉可人,甚至乖巧,都被祝烽身上的火焰烧成了灰烬。

    她拼命的捶打着他的胸膛,用力的推开他。

    “我不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