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619章 他的身后,有多少创伤?
    “你们二位,真是让人头疼。”

    “……”

    南烟一听,就知道,他说的是自己,和祝烽。

    心情更沉重了一些,道:“为什么这么说。”

    叶诤拉出凳子坐下,苦笑着说道:“贵妃娘娘这边是茶饭不思,皇上在那边是水米不沾牙。”

    “……”

    “你们这样,可是要我们这些小人物没活处吗?”

    “……”

    “皇后娘娘已经把我叫过去骂了一顿了。若是再不能让皇上吃东西,她就该把我撕了吃了。”

    “……!”

    南烟愣了一下。

    皇后娘娘?

    也对,她作为后宫之主,又是母仪天下的皇后,或许朝政上的事她管不了,但皇帝的龙体康泰,是她必须要考虑的。

    所以,她吓唬叶诤?

    南烟下意识的道:“皇后娘娘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叶诤微笑着:“这个后宫,是皇后娘娘的后宫,有什么事是她不知道的?”

    “那,她为什么不亲自去劝皇上?”

    “……”

    “而是让你——”

    “你说呢?”

    叶诤微微的挑了一下眉毛,看着南烟。

    烛光下,他那张俊秀的面孔,透着几分狡黠。

    但目光,却显得很深。

    南烟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

    叶诤自顾自的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肉塞进嘴里,一边嚼一边说道:“贵妃娘娘,下官不妨把话跟你说清楚。”

    “……”

    “皇上当初,是非常不招高皇帝待见的。”

    “……”

    这,南烟当然知道。

    亲生儿子,发到北平那样的苦寒之地,面对的,是随时可能吞没那片地区的倓国的铁骑。

    更何况当年,倓国的兵马比现在更加骁勇,北平,也还没有祝烽用十几年的时间训练出的钢铁城墙。

    那个时候,他是真的身处险境的。

    叶诤说道:“我跟着他,走到今天,都比寻常任何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经历得多。”

    “……”

    “更何况他?”

    南烟的心微微一颤。

    当然。

    寻常的百姓,不会经历后宫的争斗,不会经历战争的磨砺,甚至也不会经历,自己的父亲提防自己,设置障碍阻拦自己,更不会经历,与侄儿争夺天下,这样的人伦惨剧。

    自己看到的祝烽,只是一个表面。

    或者说,他给自己看到的,只是他完好无损的一面。

    他的身后,有多少创伤,可能是难以想象的。

    叶诤说道:“寻常人,也不会愿意揭自己的疮疤,更何况,是他?”

    “……”

    “就算寻常人揭开疮疤,面对的不过就是痛。”

    “……”

    “但他,就不止是痛。”

    叶诤看着南烟的眼睛,认真的说道:“皇后娘娘为什么不亲自去劝,而是让我想办法。”

    “……”

    “贵妃,你心里应该有一些计较。”

    “……”

    此刻,南烟有些明白过来。

    因为皇后知道,有一些事,连她这样,陪在他身边那么多年的人,都不能问。

    可自己,却去问。

    而且,是用那样粗暴的态度去问。

    南烟轻声道:“所以,你要说,是我错了?”

    叶诤看了她一会儿,道:“也许你没错。”

    “……”

    “只是你走的这条路,很难走。”

    “……”

    “皇上能把一个北平城,建得固若金汤,让倓国的铁骑都无法摧毁。”

    “……”

    “那他在自己心上所建筑的墙,又有多厚呢?”

    南烟没有说话。

    只是眉头紧锁,看着眼前摇曳的烛火,心思越发的深沉了起来。

    叶诤站起身来,说道:“贵妃娘娘,你对皇上——皇上对你,的确是不一样的。”

    “……”

    “但要如何用这种不一样,我想,你应该考虑清楚。”

    眼看着他要走,南烟说道:“等一下,皇上现在,在哪儿?”

    “还在御书房。”

    “……”

    “看起来,又要呆一整晚了。”

    叶诤有意的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的道:“就跟昨晚一样。”

    南烟一愣,急忙说道:“昨晚,皇上昨晚——”

    “皇上昨晚,是在御书房呆了一夜。”

    “……”

    南烟不由得,脸上一阵火热。

    她还以为,祝烽昨夜是在延禧宫,跟秦若澜在一起。

    所以,她自己把自己给“憋屈”了一个晚上,等到祝烽来的时候,对他的态度也就不再像平时那样了。

    但原来——

    自己给他受委屈了。

    不过现在看起来,其实这件事只是一件小事,祝烽心里真正的阴霾,还是自己完全不知道的。

    毕竟,作为一个皇帝,他宠幸宁妃,是正常的。

    去了之后,却又离开,还在御书房呆一晚上。

    这,才不正常吧。

    南烟下意识的也站起身来,但因为坐得太久了,腿有点发麻,一站起来就趔趄,幸好叶诤扶住了她。

    “你要干什么?”

    “我,我想去见皇上。”

    叶诤想了想,道:“今晚,还是算了吧。”

    “……”

    “娘娘你好好休息,等两个人都清醒一点的时候,再见面。”

    “可是,我还有一件事,想要禀报皇上。”

    “什么?”

    南烟说道:“明天,是我归宁省亲的日子,原本打算跟皇上说的,但——没来得及。”

    “你想回家?”

    “嗯。”

    “你回去做什么?”

    南烟轻叹了口气,说道:“册封大典上那封信,你也知道了。”

    “当然。”

    “那是我父亲留下的,我祖母保存的。”

    “……”

    “但其实,什么都没说明白。”

    “……”

    “我到底是谁的女儿,父亲为什么要把我从倓国带回到炎国,还有很多事,我全都不知道。”

    “……”

    “所以,我想再回去问一问祖母,看看家里还有没有什么线索,能让我弄明白自己的身世。”

    叶诤点了点头:“这,倒也应该。”

    他看着南烟,神情复杂的道:“任何一个人,如果对自己的过去一无所知,只怕都会无所适从。”

    “……”

    “这样吧,微臣替你去跟皇上说。”

    “……”

    “皇上他,一定会准的。”

    南烟轻轻的点了点头:“好。那我明天早上,再去见皇上。”

    “嗯。”

    叶诤转身离开了。

    而南烟,带着沉沉的心绪,慢慢的走到床边坐下。

    房间内,明明灭灭的烛火在不断的摇曳着,将这个翊坤宫,都照耀得晦暗不明。

    而祝烽——

    他心里的阴霾,到底有多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