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621章 像是,倓国的人
    “祖母……不见了?”

    “是的。”

    “怎么会?她怎么会不见的?”

    南烟急了,而一看到她这样,顾亭春比之前还更紧张,都快要说不出话来了。

    还是一旁的司慕云,还算冷静,上前一步说道:“回禀贵妃娘娘,昨夜祖母还在家中,一切正常。今天早上,一大早宫中来人传话,知道贵妃娘娘要归宁省亲,所以微臣等立刻开始准备。”

    “……”

    “到了辰时三刻,就让人去请老祖母。”

    “……”

    “结果,就发现祖母人不见了。”

    南烟大声道:“服侍她的人呢?”

    几个丫鬟急忙上前来,跪拜在地,磕头如捣蒜:“请贵妃娘娘恕罪。”

    “你们给我说清楚,祖母怎么会不见的?”

    “奴婢们真的不知道。”

    “昨夜服侍老夫人睡下之后,奴婢们就都退下了。今天早上,奴婢们和往常一样——比往常早一些去请老夫人接驾。”

    “结果就发现,屋子里一个人都没有。”

    他们哭着求饶:“求贵妃娘娘恕罪,奴婢们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老夫人怎么会不见的。”

    “……”

    南烟的气息都变沉了。

    祖母失踪了。

    她竟然失踪了!

    虽然过去,她也曾经有过犯病,神志不清的时候,会在家里胡乱走动,但不会像现在这样。

    司家虽然不像皇宫守卫森严,但护院的家丁还是有的。

    一个老人家,不可能不惊动任何一个人,凭空的从这么大的府邸里面失踪。

    这,显然不正常!

    就在南烟慌乱不已的时候,一只温厚的大手扶上了她的肩膀。

    耳边响起了一个低沉,却稳重的声音。

    “别着急。”

    回头一看,是祝烽。

    他平静的看着南烟,目光沉稳,说道:“先进去,弄清楚怎么回事,再说。”

    他的声音一响起,南烟莫名的就感到了一阵安心。

    她对着他,轻轻的点了点头。

    这一刻,好像天塌下来都不用怕。

    有他在。

    就像上一次在奉天殿前的册封仪式,那封信被公开,所有的人都在反对她的时候,祝烽也是像这样,伸手扶着她。

    温热的体温,从他的掌心,传到了她的后背,一直到四肢五体。

    她被他这样扶着,走进了司家。

    里面也显得有些凌乱,显然一大早起来,发现佟玉华不见之后,府里所有能出动的人都开始找了,甚至还有一些到了外面的大街上。

    南烟跟祝烽一起走进去,到大堂坐下来。

    问明了情况。

    然后,便将所有的人都派出去,连叶诤也带着人出去,查找线索。

    有人奉上了茶点,但南烟根本没有心思,她至少焦急的翘首盼望,希望能有人把祖母找回来。

    或者,寻回一点线索也好。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

    很快,到了下午。

    出去寻找的人,一批一批的回来,府里找就查了个底朝天,外面也大面积的差过,完全没有一点线索。

    南烟的心越来越沉,好像沉入寒潭。

    她扶着椅子扶手的那只手在不停的发抖,整个人就像坐在冰天雪地里。

    这时,祝烽的手覆在了她的手上。

    南烟抬起头来望着他,眼中已经盈满了泪水。

    祝烽的眉头一皱。

    “南烟……”

    “皇上,”南烟颤抖着道:“怎么办?”

    “……”

    “祖母不见了,该怎么办?”

    “……”

    “她,她一直生着病,一犯病就什么都不记得。”

    “……”

    “有的时候,明明刚刚吃了饭,也不记得,就一定要大家给她做吃的。”

    “……”

    “做好了,摆在眼前,她又不吃了。”

    “……”

    “她记不清路,有的时候,连我都不认得。”

    “……”

    “怎么办,万一她走丢了,又不记得回来的路,该怎么办?”

    听着她一边哭,一边说,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一颗的滚落下来,祝烽的心都揪了起来。

    他用力的抓紧了她的手,沉声道:“朕在这儿。”

    “……”

    “不用怕。”

    “……”

    “朕会想办法,帮你把她找回来。”

    南烟几乎已经快要忍不住嚎啕大哭,可看着他坚定的样子,又好像可以放心。

    她只能咬着牙,强忍着。

    沉沉的点了一下头。

    而祝烽抬起头来,看向外面的天色,暮色降临,整个天地开始慢慢的变得晦暗。

    又过了一会儿,司家派出去的最后一批人也回来了。

    仍然没有一点消息。

    这一刻,南烟只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可是,那一直握着她手的那只手却微微用力,更抓紧了她。

    沉声道:“朕说了,不用怕。”

    南烟的眼中满是泪水,微微抽搐着,转头看向他。

    祝烽沉稳的道:“再等。”

    “……”

    他说等,就只有等。

    不要看贵妃娘娘这个名号有多吓人,事实上,也就只是在后宫能有点威风。

    真正出了宫,自己什么都不能做。

    只能等。

    南烟咬着牙,与他十指交缠。

    最后,连顾亭春和司慕云他们都回来了,大家都小心翼翼的,生怕惹到司南烟。

    就在天黑的时候,外面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南烟有些仓惶的抬起头来,就看见叶诤带着一群人走了进来。

    他看样子跑了不少的地方,一脸的风尘,对着祝烽道:“皇上!”

    “如何?”

    “臣刚刚到九门都查过了,守城的将士说,今天早上开城门的时候,的确有一位,模样近似司老夫人的人,离开了金陵城。”

    “……!”

    南烟一听,立刻瞪大了眼睛。

    忙问道:“她,一个人吗?”

    叶诤转头看向她,摇了摇头:“不。”

    “……”

    “她是被人带走的。”

    “什么?”

    南烟的心一沉。

    叶诤道:“守城的士兵说,是有几个男人,看来人数还不少,带着她出了金陵城,看样子,应该是往北边走了。”

    “……!”

    南烟深吸了一口气。

    祝烽道:“知不知道,带走她的是些什么人?”

    叶诤摇了摇头:“因为天还没亮,守城的人也没有注意。”

    “……”

    “不过,听他们说话的口音,不像本地人。”

    “……”

    “像是,倓国的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