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625章 “探望”司伯言
    “他们想要引出——大伯父?”

    “……”

    这样说着,连她自己都皱起了眉头。

    说起来,自己那位精彩绝艳,又神秘无比的大伯父,已经失踪了二十多年了。

    二十年,虽然不至于沧海桑田,但对一个人来说,太长太长了。

    甚至对有些人来说,已经是一生。

    而司伯言,不知道他做了什么,音讯全无,甚至所有关于他的事都已经淹没,不允许任何人提起。

    这样的人,是不是还活着,恐怕都难说。

    虽然这样去揣度一个长辈的生死不太好,但平心而论,甚至,所有人都会这样想。

    否则,家中也不会供奉他的灵位。

    虽然,盖了一层黑纱,表示这件事还不能完全的肯定。

    祝烽也淡淡的说道:“你的大伯父从高皇帝建国之后不久就已经失踪了,二十多年的时间,他到底是不是还活着,都不确定。”

    “……”

    “除非,倓国人能明确的找到,他还活着的证据。”

    “那——”

    南烟疑惑的,轻声道:“倓国人想要引出的,是什么呢?”

    祝烽看了她一眼。

    那张冷峻的脸上浮现出了一种淡然的神情,好像对一切都了然于心似得。

    南烟被他看得一愣。

    但,祝烽却没有再说什么,反倒是闭上眼睛,养起神来。

    车厢里,又一次安静了下来。

    南烟看了他一会儿,也不敢再吵着他,只能自己再去费力的思索。

    马车继续向前,车厢里摇摇晃晃的,她渐渐的生出了一些困意。

    昨晚因为想着今天要出行,一直没能睡着,这个时候什么都不能做,也不能说话,摇晃的车厢里,人渐渐的有些昏昏欲睡了起来。

    她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马车继续往前行驶,突然经过一条街道的时候,一块石头磕了车轮一下,整个车厢都剧烈的摇晃了起来。

    南烟昏睡着,全然不知。

    整个人栽倒下去。

    一只手突然伸过来,托住了她。

    车厢里,响起了一声沉沉的叹息。

    |

    这一刻,一艘大船正在江上行驶。

    风,吹着佟玉华花白的头发,让这位彻夜跟着他们赶路的老人显得有些憔悴。

    阿日斯兰看了她一眼,走过去将舱房的窗户关了起来。

    回过头来的时候,他微笑着说道:“老人家,你休息一会儿吧。”

    佟玉华抬头看着他,浑浊的眼睛里,眼神显得有些迷茫:“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昨天不是已经说了吗?”

    “……”

    “要去找你的儿子啊。”

    “我的儿子……”

    佟玉华眨了眨眼睛,好像又想起什么来:“对,我的儿子……”

    “……”

    “要去找他。”

    “……”

    “我好久,没有见到他了。”

    “……”

    “应该去探望他一下了。”

    “嗯。”

    佟玉华很高兴的说着,看了看周围,又说道:“咱们,是坐船去看他吗?”

    他们,原本只是坐船渡江,过了这一段检查比较严格的港口,再登陆。

    阿日斯兰也只能敷衍她:“是的。”

    佟玉华突然有点紧张的抬头看着阿日斯兰,认真的说道:“这些天,恐怕要遇上观音暴的。咱们坐船去看伯言,得小心一些。”

    “……”

    阿日斯兰看着佟玉华,微微的挑了一下眉毛。

    但立刻,他微笑着说道:“当然,老夫人放心。”

    “……”

    “我立刻就去吩咐。”

    “……”

    “你先休息吧。”

    “哎。”

    佟玉华被他扶着,乖乖的躺倒床上,嘴里还喃喃的念着:“要去探望我的儿子了。伯言,伯言……”

    阿日斯兰看了她一会儿,转身走出了这个舱房,立刻找来一个仆人,吩咐道:“马上下去查一下,附近的水域,什么地方会在这个季节起暴风。暴风被称作观音暴。”

    那仆从一听,有些愕然:“大王,咱们不是要立刻往北平赶吗?”

    “先不急,等查清楚这件事,再说。”

    “是。”

    那仆从立刻转身下去了。

    阿日斯兰回头,看了一眼床上,已经迷迷糊糊睡着了的佟玉华。

    让人监视了司家那么久,他当然早就得到消息,这位老夫人常年精神恍惚,处于不清醒的状态。

    可是有的时候,她却又能说出一些清醒的话来。

    比如那封信——

    当他们得知,在炎国的贵妃册封大典上,竟然拿出了一封当年的鸿胪寺卿司仲闻留下的信的时候,他们全都震惊了。

    又比如,刚刚——

    坐船去看司伯言,会遇上观音暴?

    他喃喃道:“也许这一次,能从你这里,找到一些新的东西出来。”

    |

    这一觉,南烟睡得特别的舒服。

    这几天因为跟祝烽争吵,冷战,又出了祖母被劫走的事,她几乎就没睡着过。

    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漫长的睡眠。

    而且,整个人在睡梦中,就好像枕在一团温热的云堆上,依偎进去的时候,能感觉到那种熟悉的,让人非常安心的气息。

    她舒服得抱紧了这团云团,轻叹了一声。

    就在她抱着的时候,感觉到那云团好像紧绷了一下,变得有点僵硬了。

    她下意识的抱得更紧了些。

    怎么,有点不对劲?

    她伸手摸了摸,慢慢的睁开眼睛——

    一眼,就看到祝烽,正低头看着自己。

    那目光,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做梦,还是产生了错觉,竟然显得很温柔。

    好像这些天,两个人之间的隔阂,冷漠,都消失了。

    南烟不甚清醒,喃喃道:“皇上……”

    就在这时,外面一下子响起了叶诤的声音:“皇上。”

    “……!”

    南烟一下子从混沌的梦境中清醒过来,睁大眼睛看着祝烽,又低头,看了看自己。

    自己,竟然睡着了。

    更重要的是——

    竟然是枕在他的大腿上睡着了!

    怎么回事?!

    她像弹簧一样,忽的一下坐起身来,茫然无措的看着祝烽,而那张冷峻的脸上,刚刚仿佛是错觉的温柔表情果然一扫而空。

    他冷冷的瞪着她,道:“谁让你枕到朕的身上来睡的?”

    南烟羞得手足无措。

    “哼!”

    “……”

    不过,自己睡了那么久了,是刚刚才枕上去的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