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628章 朕说了,出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叶诤还压低声音,再三的“撇清关系”,道:“娘娘,这可是你自己要来的。”

    “……”

    “呆会儿,皇上要是生气了骂人——”

    “我一个人担着!”

    南烟忍不住要翻白眼了,叶诤无奈,只能让开,嘴里还嘟囔着:“也就只有你了,这个时候还敢往他身边凑……”

    说着,退开了。

    南烟让冉小玉也跟他一起走,然后自己深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推开了祝烽那间舱房的门。

    刚推开一点,立刻就感到了一种沉沉的气息。

    这么久以来,她对这种气息已经非常的敏锐了,是祝烽生气时的感觉。

    不过——

    他不是只是晕船而已吗?

    怎么又生气了?谁惹他生气了?

    她小心翼翼的走进去,果然看见祝烽躺在床上,一只手臂横在脸上,挡住了他的眼睛。

    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

    南烟小心的走过去,看到他的脸色微微的有些发白,嘴唇干涸。

    她想了想,先走到舱房的另一边去打开了窗户,然后便去倒茶。刚拿起茶壶,就听见身后沉沉的声音响起:“你来干什么?”

    “……!”

    南烟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回过头来:“皇上。”

    祝烽大概是听到了她的脚步声,将横在脸上的那只手臂挪开了,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出去。”

    说完,又将眼睛闭上,把手臂横在脸上。

    “……”

    南烟沉默了一下,却没有如他的命令,而是继续倒了一杯茶,然后轻轻的捧到床边,轻声道:“皇上,喝一点茶。”

    这一回,祝烽索性连看也不看她了。

    “朕说了,出去!”

    “……”

    南烟站在床边,端着茶杯,看着床上这个皇帝——现在的样子,却像一个赌气的孩子。

    不过幸好,他并没有真的发脾气骂人,看来,也实在是晕船晕得厉害,没有力气了。

    南烟坐到了床边,轻声道:“等皇上舒服一些,妾自然会走。”

    祝烽一下子将手臂拿开,睁开眼睛瞪着她。

    平时,他这样生气瞪着的人,别说自己了,就算是朝中那些大臣,都要吓得跪在地上磕头求饶,可这个时候,他脸色苍白,眼角红红的,看样子就一点都凶不起来似得。

    南烟仍旧如故的温柔道:“喝点水吧。”

    “……”

    “皇上也不能这样躺着。”

    “……”

    “妾刚刚问过船上的船工,他们说晕船的人得靠在床头坐着,才会舒服一点。”

    “……”

    “来,妾扶皇上坐起来吧。”

    她自顾自的,将茶杯放到一边的小几上,然后就伸手去拉祝烽的手。

    柔柔软软的小手抓着自己的手腕,那种熟悉的感觉一下子就涌上心头,祝烽虽然感觉头疼得要炸了,更是满腔无处发泄的怒火,但这个时候,好像一下子就熄灭了下去。

    他看着南烟,半晌,另一只手撑着自己,慢慢坐了起来。

    南烟急忙拿起旁边的一只枕头垫在他的后背。

    等到祝烽靠坐在床头,她又将茶碰到他的面前:“皇上,喝一点茶吧。”

    “……”

    祝烽看了一眼,苍白的脸上眉心微蹙。

    虽然坐起来之后,的确让他没那么晕了,但刚刚吐了那么多东西,肚子里空空的,完全不想喝茶。

    他生硬的道:“朕不想喝。”

    南烟想了想,将茶杯放下。

    轻声道:“那皇上再等一会儿,妾已经吩咐他们做一些汤水送过来。”

    “……”

    “皇上不能再吃油腻的肉食,这两天,养养肠胃吧。”

    说着,她又抓起祝烽的手来。

    纤细的手指头,小心的揉着他粗大的虎口上的合谷******里五脏绞缠似得难受,竟然慢慢的消退了一些,祝烽皱着眉头,看着眼前这个小女子。

    半晌,他闷声道:“你,怎么会这个?”

    南烟低着头,眼睫毛微微的颤抖,道:“妾刚刚问过船工。”

    “……”

    “他们每年有新人出船,就会遇上有人晕船,都是这样的。”

    只不过,他是帝王之尊,虽然不舒服,也没有人会去问那些船工应该怎么办,加上他又把所有的人都骂了出去,不让人近身,更没有人能帮他想办法了。

    南烟低着头,专心致志的帮他揉着穴位,让他舒服一点。

    不过,他的皮肤粗糙,肌肉紧实,给他揉穴位,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一会儿,她的指头就酸软了起来。

    南烟甩了甩手,继续抓着他的手准备揉。

    祝烽的另一只手伸过来,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行了。”

    南烟抬头看着他。

    两个人这样对视着,原本目光中的冷漠,和刻意的疏离,好像一下子散去了不少。

    而就在这时,门口响起了小顺子的声音——

    “皇上,娘娘,饭菜准备好了。”

    “哎!”

    南烟急忙应声,立刻起身走了过去。

    祝烽的手从她的手上滑落下来,微微的收紧了一下。

    但还是放到了身侧去。

    南烟端着托盘走过来,上面并不是什么山珍海味,而是一碗热气腾腾的菜叶粥,配了两碟小菜,也都是口味清淡,没有什么油腻的肉食。

    南烟放在床边的小几上,拿了调羹将粥舀起吹了两下,稍微凉一些,然后送到了祝烽的嘴边:“皇上这两天先吃点清淡的,等情况好一点,再吃其他的东西吧。”

    “……”

    祝烽看了她一眼,慢慢的张开了嘴。

    很快,大半碗粥都吃了下去。

    肚子吃饱了,人的气色看着也好多了。

    祝烽又休息了半天,等到了傍晚,又吃了一次菜粥,这个时候,人已经舒服多了。

    南烟将吃空了的碗碟放到一边,轻声道:“妾陪皇上到甲板上走走吧。”

    “……”

    “吹吹风,要舒服一些。”

    祝烽看了她一会儿,点点头。

    他换了衣裳,下了床。虽然躺了一整天,手脚都有些发软,但祝烽毕竟还是祝烽,踉跄了两下,还是自己站稳了。

    他跟南烟一起,出了船舱,走到了外面的甲板上。

    叶诤他们也在外面,一看到祝烽竟然走出来了,不由得惊讶。

    暗暗的对着南烟比了个“牛”的手势。

    南烟只笑了笑。

    就在这时,一个侍从匆匆的跑过来,说道:“皇上,刚刚收到前方的探子发回来的消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