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643章 这里,是朕的皇祖陵
    南烟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这一刻,她以为自己看错了,用力的揉了揉眼睛,再看——

    皇陵观!

    那三个金灿灿的大字,仍然真实的映入了她的眼帘!

    皇陵——观?!

    她当然很清楚,最后一个字,是道观的观,可前面两个字,皇陵,这可不是随便哪个人和地方都能用的。

    那是皇家陵墓的意思!

    这个道观,居然叫皇陵观?

    冉小玉一看到她惊愕不已的神情,也有些疑惑,跟着走出来,轻声道:“夫人,你在看什——”

    她的话,也硬生生的咬断了。

    两个人站在这座皇陵观的大门口,看着大门上挂着的匾额上的三个大字,完全呆滞。

    不知过了多久,冉小玉倒抽了一口冷气:“这,这是什么意思?”

    “……”

    南烟也深吸了一口气。

    她立刻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说道:“你刚刚说,他醒了?”

    “是的。”

    “……”

    “叶诤守着,让我出来通知你。”

    “走!”

    南烟二话不说,立刻带着她又往里走去。

    可是,当他们回到那个房间的时候,远远的,却看见大门紧闭。

    而叶诤,站在门口。

    南烟急忙走上前去:“叶诤,你怎么出来了?”

    叶诤看了她一眼,轻声道:“皇——主人醒了。”

    “我知道,所以我回来看他。”

    “……”

    “你怎么在门外?”

    “他醒来之后,问了我这里是什么地方,然后——他让我把救我们的那位道长请进去了。”

    “什么?”

    南烟的眉头都拧了起来。

    上善师?

    祝烽把上善师请进去了?

    虽然……上善师昨晚的确救了他们,这个时候,也应该对“救命恩人”进行感谢,可是,他才受伤刚刚醒来,不是应该先见自己的吗?

    南烟喃喃道:“怎么回事啊?”

    叶诤也耸了耸肩,道:“现在,只能等他叫咱们了。”

    的确,祝烽既然把上善师叫了进去,自然就是有话要跟他说。

    他们,只能在外面等着。

    冉小玉原本想要找人找个房间给南烟休息,但南烟却不愿意离开,就在那个房间门外的长廊上,坐在长椅上。

    这个时候,天气已经很热了。

    她来回的跑了一趟,全身都是汗。

    却都抵不过,心里隐隐的焚烧感。

    这座道观,叫皇陵观……

    这座岛,在星罗湖上……

    祝烽之前虽然说,他没有来过星罗湖,但他对这里的一些事情,似乎有一点了解,又不是十分的了解……

    而且,他一醒来,先要见上善师……

    难道,这个星罗湖,星罗湖上的这座岛,连同岛上这个叫做“皇陵观”的道观,真的跟他有什么关系吗?

    南烟回头,看着那紧闭的大门。

    时间过去的很慢。

    三个人在门外足足等了半个多时辰,终于听到房间内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然后,大门被从里面打开了。

    南烟急忙起身,走了过去,就看见上善师站在门口。

    南烟一看到他,还是尽量摆出平和的表情:“道长。”

    却见上善师笑眯眯的看着她,行了个礼,道:“贵妃娘娘,贫道稽首了。”

    “……!”

    南烟的眼睛一下子瞪圆了。

    他,怎么会知道——

    叶诤和冉小玉也惊得说不出话来。

    上善师往回看了一眼,然后说道:“皇上已经醒来,刚刚贫道也给皇上换了药,重新包扎了伤口。贵妃娘娘可以不必担心。”

    “……”

    “皇上现在要见娘娘了。”

    说完,他从南烟的身侧走了出去。

    这时,里面传来了祝烽的声音:“南烟。”

    “哎!”

    南烟呆呆的应了一声,又回头看着上善师远去的背影,这才急忙走进到房间里。

    果然,看见祝烽靠坐在床头。

    他的嘴唇还有些苍白,但脸上,已经恢复了一些精神。

    南烟急忙走过去,一把捧起了他受伤的那只手:“皇上,你怎么样了?”

    祝烽却上下打量着她,道:“没有受伤吧?”

    “……”

    南烟又愣了一下,才明白,他是问昨晚的事。

    那些黑衣人围攻他们,他问自己有没有受伤。

    南烟急忙摇头。

    “皇上把妾保护得很好,妾一点都没有受伤。”

    这是真的。

    她连一点肉皮都没有伤到,最多也就是被水呛了几口。

    连叶诤和冉小玉,都受了些皮外伤。

    唯独自己,什么事都没有。

    听见她这么说,祝烽才松了口气。

    南烟却有些心疼的说道:“皇上就不要管我了。”

    “……”

    “你的手都伤成那样,伤口又在水里泡了那么久,还化脓了。”

    说着,她伸手去摸他的额头。

    祝烽急忙道:“朕没事。”

    “怎么会没事呢?”

    南烟急得眼睛都红了。

    一想起昨天拆开他手上的纱布,露出的里面的惨状……

    她心都在颤。

    看着她这样,祝烽只觉得自己有话,也说不出来,半晌,用没受伤的那只手轻轻的抓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拉到了自己的怀里。

    原本站在门口的叶诤,眼疾手快的一把,将门关上了。

    这里,好歹是出家人的清静之地啊。

    南烟乖乖的靠在他的怀里。

    “皇上,真的没事了吗?”

    “君无戏言!”

    祝烽也知道自己再怎么说,都不能让她放心,索性来一句硬的。

    南烟憋着嘴,看了他半天,好歹刚刚感觉到,他身上的热度下去了,的确是退烧了。

    也就放心多了。

    这个时候,她才想起刚刚的怪事。

    于是抬头看着他:“皇上,你来过这里吗?”

    祝烽道:“朕不是说过了吗?朕没有来过这里。”

    “那,皇上怎么会对这里,有熟悉呢?”

    “……”

    “而且,皇上好像认识那个叫上善师的道士。”

    “……”

    “还有,这座道观!”

    南烟说道:“妾刚刚走到外面去,看到这座道观的名字,竟然叫皇陵观!”

    “……”

    祝烽的脸色也微微的变得有些凝重了起来。

    他沉默了一下,说道:“朕,知道。”

    “那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皇陵观,”他深吸了一口气,平静的说道:“这里,是高皇帝曾经出家的地方。”

    “什么?”

    南烟惊得睁大了眼睛。

    祝烽平静的道:“后来,他将自己的祖父,曾祖父的陵墓,都迁至此处。”

    “……”

    “这里,是朕的皇祖陵。”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