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645章 秦贵妃之墓
    水雾,渐渐的散开。

    这座岛,在他们的面前慢慢的露出了真容。

    祝烽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不知道是在喃喃自语,还是在告诉南烟:“这,就是皇祖陵岛。”

    南烟睁大眼睛,看着前方。

    这座岛应该也不大,也就是方圆数里,岛上也有一座山,但并不是蛮荒之地,从山脚下就能看到一条路直通上山顶,两边的草木甚至也看得出修剪过的痕迹。

    显然,皇陵观的人经常来打扫照看的。

    上善师将竹筏停靠在浅滩上,这里甚至还有一处小小的栈桥,让他们不至于走到水中弄湿鞋袜。

    祝烽扶着南烟上了岸。

    河滩上是细软的白沙,能看到一些鸟兽走过的痕迹,山中也不时的传来悠长悦耳的鸟鸣。

    倒是一处美好的所在。

    如果不是因为现在的局势,南烟甚至都觉得,她和祝烽就是一对新婚夫妻,真的是来这里游玩的。

    上善师将竹筏系好,然后走上前来:“皇上,娘娘,请随贫道来。”

    “嗯。”

    祝烽点点头。

    然后,牵着南烟的手,三个人一起往前走去。

    这座山看起来不高,可走起来还是费劲,因为常年水雾弥漫,石板路上长满了青苔,即使清除之后又会很快的长起来,所以他们都走得很小心。

    祝烽牵着她的手,握得很紧:“小心一点。”

    “嗯。”

    南烟一只手提着自己的裙子,跟着他慢慢的往上走。

    虽然祝烽昨天才发了高烧昏迷不醒,但体力恢复得很快,走了大半天都不费劲;上善师虽然年纪大了,背上还背了一个包袱,但显然经常劳作,也是体力很好的。

    倒是南烟,累得气喘吁吁,中途两次都只能停下来歇息。

    到了中午,他们终于登上了最后一级台阶。

    山顶,雾更大。

    在蒸腾的雾气中,他们看到,远处矗立着许许多多的黑影。

    是石碑。

    南烟的呼吸一下子都安静了下来。

    她也感觉到,祝烽牵着自己手的那只手慢慢的松开了,他屏住呼吸,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去。

    雾气中,那些石碑一个个的显现出来。

    南烟立刻就看到了那些斑驳的,模糊的字迹——

    故皇考祝公之墓。

    这,应该是高皇帝的父亲,祝烽的爷爷。

    这是高皇帝在登基之后,将自己的父亲追封为了皇帝,自然连同其它的亲人,立碑的时候也都如此。

    上善师走过来,将背上的包袱拿下来,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些香烛祭品,他放在墓碑面前,轻声道:“皇上,贫道就先告退了。”

    祝烽点了点头,声音已经有些沙哑:“你到下面去等朕吧。”

    “是。”

    上善师又对着南烟行了个礼,然后转身下了山。

    南烟想了想,自己走过去将祭品一一摆出来,然后点燃了香烛,将三支香奉到祝烽的面前:“皇上……”

    祝烽看了她一眼。

    伸手接过香,对着那高大的石碑叩拜。

    南烟也跟在他身后,对着石碑三拜九叩。

    后面,还有祖父,祖母的石碑,南烟都一一上去摆上祭品,点燃香烛,跟着祝烽叩拜。

    虽然皇家陵墓都应该是非常的气派,祭拜的时候也应该有很大的排场,可这一次,却只有他们两个人。

    但是,南烟却觉得,自己跟他靠得更近了。

    等到将这一片的石碑都一一的祭祀叩拜了之后,祝烽走到了祖父的石碑下,清扫了石台上的青苔,拔了一些杂草,南烟也跟着拿出自己的手帕,去擦拭石碑上的灰尘。

    看着石碑上模糊的文字,南烟轻声道:“皇上。”

    “嗯?”

    “为什么石碑上,没有你的祖父的名字啊?”

    只有“祝公”二字。

    一般来说,刻碑的时候,应该要在后面刻上名讳的。

    祝烽淡淡的笑了一声,道:“不是不让人刻,而是祖父,没有名字。”

    “啊?”

    “高皇帝出身贫寒,祖父和曾祖父,都是老老实实的农民。”

    “……”

    “加上当初,倓国人统治中原的时候,不准中原人学文,做官,所以很多人,不识字,生下的孩子连名字都没有。”

    “……”

    “朕的祖父,曾祖父,也都是如此。”

    “哦……”

    这样想来,那真是一段蛮荒的岁月。

    现在的人能识字,学文,甚至连自己都能识文断字,真是一件太好的事了。

    也许将来,会更好。

    南烟跟他一起,将石碑清理了一番,一回头,就看到祝烽站在石碑前,神情显得有些恍惚。

    他是不是想到了以前的一些事了?

    南烟走到他身边,轻声道:“皇上?”

    “……”

    祝烽沉默了一下,低头看着她,突然道:“南烟,你还记得小时候的事吗?你记得你的祖父吗?”

    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南烟想了想,道:“妾的祖父很早就过世了,妾对他没有什么印象。”

    “……”

    “小时候,都是祖母照顾我。”

    说到这里,她的心情又沉了一下。

    祖母,现在还在倓国人的手上。

    这时,又听见祝烽沉沉的出了一口气。

    南烟抬头看着他,轻声道:“皇上,皇上是想起你小时候的事了吗?跟祖父在一起的事?”

    “……”

    祝烽没有说话。

    只是神情复杂的看着那石碑,又看了看周围的石碑。

    半晌,叹了口气,道:“没什么。”

    “……?”

    南烟看着他凝重的神情,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继续跟着他往前走。

    这一大片,都是高大的石碑,是高皇帝为自己的家人所立。

    而周围,也立了一些石碑。

    似乎是在他争天下的过程中,过世的一些功臣的石碑。

    也都有追封。

    这些,都是大炎王朝的恩人。

    南烟为他们一一洒了祭酒。

    就在这时,一阵风吹过来,雾气渐渐的散去了一些,她突然看到在前面有点远的地方,露出了一个石碑。

    南烟走了过去。

    这个石碑,似乎要比其他的石碑更新一些,虽然也经历了不少的岁月,但还是明显晚一些年月所立的。

    上面,刻着几个大字——

    故贵妃秦氏讳惜兮之墓。

    南烟的心跳都一下子停止了。

    秦惜兮……?

    贵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