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650章 爱情,也不是那么纯粹的
    南烟道:“他去哪儿了?”

    宁妃不答反问:“皇上没有告诉你吗?”

    “……”

    南烟的心微微一颤。

    但她立刻深吸了一口气,神色如常的说道:“皇上没有必要,事事都告诉我。”

    秦若澜淡然的说道:“也对。”

    说完,她竟转身就往外走去,南烟皱了一下眉头,赶上了几步:“你去哪儿?”

    “……”

    秦若澜停了下来,回头看着她,脸上带着一点淡淡的,仿佛的冷清的意味,道:“连妾的行踪,贵妃娘娘也要过问了吗?”

    “……”

    “不过,这个告诉你也无妨。”

    “……”

    “妾那天去得很仓促,祭奠的东西都没有带够。”

    “……”

    “所以今天,还想再去为父亲,还有姑姑扫墓。”

    南烟想了想,突然说道:“我能跟你一起去吗?”

    “……?”

    秦若澜有些意外的看着她,一时间不置可否,倒是一旁的冉小玉眉头微微一蹙,上前一步轻声道:“娘娘?”

    南烟抬手,示意她不要说话。

    秦若澜想了想,淡淡道:“娘娘若要去,我求之不得。”

    于是,南烟便跟着她出了皇陵观。

    下山之后,果然看见山脚下已经有一艘竹筏在那里等着了,但撑船的不是道士,这一路上都没有看到几个皇陵观的道士,而是秦若澜自己带来的人。

    想来,她如果每一年都会来这里扫墓,那身边的人对这里,应该也是熟悉的。

    南烟带着冉小玉,上了那个竹筏。

    竹筏划开了宁静的湖面,几道波纹慢慢的荡漾开去,在湖中绕了一个圈子之后,他们的就绕到了这座岛的后面,看到了那一座皇祖陵的岛。

    那里,仍旧是云雾缭绕。

    仿佛仙山一般。

    而身边的这一位,就像是在山上修行的仙子,等到竹筏靠岸,秦若澜挽着竹篮慢慢的上到岸,也并不等他们,便自顾自的走上了那条山道。

    撑船的人,没有跟上去。

    南烟想了想,对小玉道:“你在下面候着,如果我叫你,你再上来。”

    “是。”

    然后,南烟跟在秦若澜的身后,也上了山。

    山路狭窄,不时有些风吹过,将乳白色的雾气缠绕在他们的身旁,南烟看着前方的秦若澜,越发觉得这样的美人,要羽化登仙了一般。

    过了一会儿,他们两个人终于到了山顶。

    山顶上,除了那些石碑,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南烟轻叹了一声。

    秦若澜转头看了她一眼,她轻声道:“皇上不在这儿啊。”

    “你以为皇上在这儿?”

    秦若澜看了她一眼,哑然失笑的摇了摇头,往前走去。

    她来祭拜的,当然不是祝家的先祖,径直的走到了秦正奇和那位贵妃秦惜兮的石碑前。

    竹篮里,放着比那天更多的祭品和香烛。

    想来,那天她刚到这里,大概听说自己和祝烽也来了,就匆匆的赶来,所以东西都没有准备齐。

    今天,才算是齐活了。

    南烟站在旁边,看着她把祭品一样一样的摆到墓碑前,然后又点燃了香烛,南烟想了想,上前一步道:“我——”

    秦若澜头也不回,冷淡的道:“贵妃娘娘有什么吩咐,不能等妾祭奠完先人吗?”

    “……”

    南烟没有再说话。

    等到三拜九叩之后,才回过头来:“贵妃娘娘,有什么事?”

    南烟平静的说道:“我是想说,我能也给他们上一炷香吗?”

    “……”

    秦若澜有些意外的看着她。

    沉默了一下,点燃了三支香,奉到她的手中。

    南烟将香奉到了那位秦贵妃的碑前。

    然后起身,拜了三拜。

    两个人相对着,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沉默了好一会儿,南烟道:“我一直不知道,原来宁妃出身名门,家世显赫。”

    “出身名门?家世显赫?”

    秦若澜重复着这几个字,口吻中有几分淡淡的讥讽之意。

    “贵妃娘娘这话对妾来说,真是满满的讽刺。”

    南烟的眉心一蹙:“怎么会呢?”

    “……”

    “我绝无此意。”

    秦若澜又看了她一眼,才淡然的说道:“贵妃娘娘知道,我的父亲是前朝的东阁大学士,太子少师,也知道了我的姑姑是贵妃。”

    “是的。”

    “那你可知道,他们两的出身,又是何处?”

    “……”

    南烟的眉头皱紧了。

    幸好,秦若澜也并没有真的要她回答,而是慢慢的转过身去,望向了那烟波浩渺的星罗湖。

    “他们,就出身在此。”

    “……”

    南烟愣了一会儿,突然像是明白过来什么似得,倒抽了一口冷气:“你,你是说,他们——”

    秦若澜平静的说道:“当初与高皇帝相争,夺取天下的人。”

    “……”

    “我的父亲,原本是辅佐他的。”

    “……”

    “但后来,因为一些变故,才归到了高皇帝的麾下。”

    “……”

    “建国之后,高皇帝册立了太子。”

    “……”

    “我的父亲,也成为了东阁大学士。”

    “……”

    “可是没多久,星罗湖上,就爆发了反抗高皇帝的起义。”

    “……”

    原来是这样。

    那个时候,不管多信任的人,心中都难免会有一些嫌隙。

    想来,秦正奇那个时候,怕是也受到了诸多猜忌,只怕非常的惶恐吧。

    但她想了想,又说道:“不过,有贵妃娘娘在,如果她能多劝慰高皇帝,应该也不至于出什么大事吧。”

    “……”

    秦若澜没有说话。

    她只是看着秦惜兮的墓碑,沉默了许久,淡淡道:“我的姑姑,走得很早。”

    “……”

    “父亲这一生,都是如履薄冰。”

    “……”

    “而我,作为秦家的女儿,我的身份,也并没有给我更多的好处。”

    “……”

    “反倒让我和他——”

    说到这里,她的话一下子断了。

    好像被刀斩断了似得,南烟看向她,只见秦若澜的眼中闪过了一点光芒,像是被刺痛得厉害,她咬紧了牙。

    南烟有点明白过来。

    果然如此。

    有的时候,爱情也不是那么纯粹的。

    虽然,这只是两个人的事,但出身,家庭,甚至背后的势力,都往往会给这种美好的感情,增添一些原本不应该存在的阴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