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船越往星罗湖的深处走,这里的雾气越大。

    祝烽站在船头,看着周围不断在空中翻涌的雾气,仿佛凝聚成形的鬼怪一般,掠过身边。

    他隐隐的,心头也感到了一点沉重。

    虽然,对于朝中的很多人来说,皇帝,也就是当年的燕王,是所向披靡的,但他自己却很清楚,那是在跟倓国人作战。

    而水战,他没有必胜的把握。

    更何况,这里是星罗湖。

    高皇帝身经百战,当然也有不少次的水战,他比自己要厉害得多,但即便如此,他在位的时候,都没能完全肃清星罗湖的水匪。

    反倒,让他们慢慢的坐大。

    现在,再要对付他们,真的不是那么容易的。

    想到这里,祝烽不由得握紧了拳头,可是,掌心被刺穿的伤还没有全好,手掌一用力,伤口就撕裂般的痛。

    他咬紧了牙关。

    不论如何,这一仗也不能败。

    毕竟,南烟的祖母,司老夫人还在那些倓国人的手里,之前听他们说,那些倓国人的船似乎已经驶到了星罗湖的深处,不知道,他们现在的情况如何。

    这时,船走过了一片宁静的水域。

    叶诤轻声道:“皇上,你看前面。”

    水雾中,隐隐的出现了两个巨大的黑影,分布在一左一右两边的湖面上。

    祝烽道:“那,是狼牙岛。”

    这两天,宁妃一直在静室内给他详细说明星罗湖上的岛屿的分布情况,他也才知道,在天罡连环坞的最外侧,有两座岛,形状像是獠牙,呈现出一种防卫的姿态。

    那,就是连环坞的外防。

    这里驻扎了不少的人,每隔一段时间,这些水匪就会开船到湖上四处搜寻,一来是看看有没有过往的商船;二来,也是巡逻,防止有人对他们发起进攻。

    那天,掳走他们的人,之后又来袭击他们的,应该就是这狼牙岛上的水匪。

    而他们,每个月的月初,会进入到湖心深处。

    抓来的人,劫掠的货物,都要送进去。

    天罡连环坞的首脑总舵。

    现在,那些人,应该还在狼牙岛上。

    祝烽紧紧的盯着那两颗“狼牙”,沉声道:“用旗语通知后面的船,准备发动进攻!”

    “是!”

    |

    南烟深吸了一口气,道:“阿日斯兰。”

    “……”

    “果然是你。”

    虽然是自己突然出现的,但此刻,阿日斯兰却有些惊讶于南烟的镇定,即使,他也能清楚的听到,她的气息都变沉了。

    他微微挑了一下眉毛:“你,知道我在这里?”

    “不知道,”南烟盯着他,说道:“只是,怀疑。”

    “为什么?”

    “那天,我也站在这里的时候,我感觉到了。”

    “……”

    “虽然后来,你没有现身,只跑出来了一只小兔子,但是,我感觉到了不对劲。”

    “那,你为什么不喊出来?”

    “……”

    “那个时候,你们的皇帝不是就在这附近吗?”

    南烟看着他那双明亮得好像两盏灯的眼睛,沉沉的说道:“就是因为他在,我才不能说。”

    “……”

    “那个时候,这里只有他,和我,还有宁妃。”

    “……”

    “万一有埋伏,你们会伤害到他。”

    这一回,是阿日斯兰露出了一点惊愕的神情,他看着眼前这个身材瘦小的女子,却没想到,一个这样的小女子,竟然还会有如此坚毅的心性。

    倒是让他,有点惊喜了。

    半晌,他微微的一笑:“司南烟,你真是让本王惊喜。”

    “……”

    “每一次见你,好像都有惊喜。”

    南烟沉着脸,道:“可是,南蠡王你给本宫的,却不是惊喜。”

    “……”

    “而是惊吓。”

    “……”

    “你,为什么要劫走我的祖母?她现在在哪里?!”

    听到她急切的逼问,阿日斯兰想了想,说道:“这,也是你没有暴露我的所在的原因吧。”

    南烟咬着牙,道:“你们,最好没有伤害她。”

    阿日斯兰平静的说道:“伤害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这种事,本王做不出来。”

    南烟沉着脸道:“可是,你们却把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从她的家里劫走,让她一路上担惊受怕。”

    “……”

    “阿日斯兰,我可以告诉你,你们最好没有伤到我祖母。”

    “……”

    “否则,我一定会让你们付出代价!”

    “……”

    阿日斯兰看了她一会儿,沉沉的出了一口气,说道:“本王可以向你保证,我们没有伤害到她,一点都没有。这一路上,原本,她一点惊吓都不用受的。”

    南烟的呼吸一窒。

    原本,也就是说——

    不等她开口,阿日斯兰又说道:“不过,因为来到这里,遇到了观音暴,所以,她多少还是受了一些惊吓。”

    “……”

    “不过,比起我们,她好多了。”

    “……”

    “看来,她过去,应该有不少次来过这里。”

    南烟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说道:“所以,你们会到这里来,真的是因为我祖母?”

    “没错。”

    “……”

    “是她,指引我们来的。”

    南烟的呼吸都变得有些沉重了起来,她下意识的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沉沉的喘了几口,又抬头看向他:“她指引你们来这里?为什么?”

    “……”

    “这里有什么,是她想起来的?”

    阿日斯兰的脸色也慢慢的变得凝重了起来,说道:“原本,我们也想问她。”

    “……”

    “不过,进入到星罗湖之后,她又犯病了。”

    “……”

    “说话颠三倒四,什么都记不起来。”

    “……”

    “如果,没有碰巧上到这座岛,没有碰巧到这座山上,也许,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发现这里的秘密。”

    “秘密?”

    南烟更诧异的看着他。

    也下意识的往周围看去,这里除了浓雾,就是在雾中若隐若现的那些石碑。

    除了这些,这里还有什么?

    还能有什么秘密?

    “想知道吗?”

    “……”

    南烟迟疑,更防备的看着他。

    阿日斯兰淡淡的一笑,说道:“其实,如果没有发现,你的一生,也许也就这样过去了。”

    “……”

    “但人,总想要知道,自己是什么地方来的。”

    “……”

    “不是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