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656章 一定要将你纳入后宫
    明明要开口,但秦若澜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

    只一看着祝烽阴沉的脸色,她就全身发抖,喉咙里只能发出格格的声音,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你跟她说什么了?!”

    突然,祝烽一声低吼!

    秦若澜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她深吸了一口气,道:“没说什么。”

    “……”

    “我,我只是跟她说,说了……我们,过去的事。”

    “……”

    祝烽整个人都僵了一下。

    屋子里这样的安静,能清楚的感觉到,他的呼吸窒住了。

    而秦若澜看着他,眼中似乎也涌起了泪光。

    两个人这样沉默的相对着。

    不知多了多久,她听见祝烽喃喃的说道:“过去的事……”

    他站起身来,一步一步的走过来。

    过去,当他们这样靠近的时候,即使面上再是冷漠,秦若澜仍然会感觉到心跳,这个男人身上的气息,同他的一切,都让人着迷。

    但此刻——

    她却感觉,是一头野兽靠近了自己。

    秦若澜几乎是下意识的,往后退,可是才退了两步,后背就撞到了身后的墙上。

    她,从来没有看到祝烽这样过。

    即使,那属于他们的“过去”,她也曾经激怒过他,让他生气,但,也没有这样仿佛要将人都压垮的气息,让她恐惧。

    他随时,会把自己撕碎。

    祝烽一直走到了她的面前,直直的盯着她的眼睛。

    声音还算平静,但口气中,却带着一点让人不寒而栗的威压,一字一字的道:“我不管你跟她说了什么,你最好祈祷,她不要有事。”

    “……”

    “更要祈祷,朕能把她找回来!”

    说完,转身快步走出去,一把打开了大门。

    外面的人听到刚刚的一声怒吼,都有些惊恐的在外面候着,只见祝烽脸色阴沉,怒意未退,沉声道:“立刻启程!”

    |

    一转眼,一个月过去了。

    进入盛夏。

    南烟坐在床边,给祖母打着扇子,看着她慢慢的睡着,这才松了口气,然后放下扇子,走出了这间舱房。

    一上到甲板,就感到一阵江风带着水的凉意迎面吹来,让她舒服了很多。

    南烟松了口气。

    她站在船头,看着两岸的风景。

    山川巍峨,也跟之前大不相同。

    估算着他们的行程,现在,应该已经是在山东的边境地带。

    前方,山峦叠嶂。

    隐隐的,能听到澎湃的巨响,仿佛大地惊雷一般。

    那是什么声音?

    心里正有些疑惑,身后就传来了阿日斯兰的声音,说道:“那里,是黄河。运河与黄河要交汇了。”

    南烟一回头,就看到他走到了自己的身边。

    但一看见他,南烟的脸色就沉了下来,立刻变转身要往船舱走去。

    “司南烟,”

    阿日斯兰说道:“你真的不必如此戒备,我不会伤害你的。”

    南烟停下脚步,冷冷的说道:“如果这话,是在你掳走我祖母之前说,我说不定还会相信。”

    “……”

    “如果,你没有用我祖母的安危逼我上你的船,我也许还会相信。”

    “……”

    “但现在——”

    阿日斯兰沉默了一下,然后慢慢的走到她身边,说道:“你有没有想过,你真的可能是倓国人。”

    “……”

    “更有可能,是我的亲人。”

    南烟消瘦的肩膀微微的抽搐了一下。

    但她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还没有肯定的事,我不想去想。”

    “但也许很快,你就能肯定了。”

    “是吗?”

    南烟慢慢的转过身来,看着阳光下阿日斯兰那张深邃的面孔,说道:“你们有什么办法,来证实我的身世?”

    阿日斯兰道:“我国的巫师有一种秘术,可以判定人的血缘至亲。”

    “……”

    “只要你到了倓国,一切都会真相大白。”

    “……”

    “也许那个时候——”

    南烟平静的打断了他的话,淡淡的说道:“我是哪一国的人,都不妨碍我讨厌作奸犯科,喜欢光明正大。”

    “……”

    阿日斯兰抱着双臂,目光炯炯的看着她。

    半晌,他突然一笑,道:“我有点明白,为什么祝烽宁可冒天下之大不韪,也一定要将你纳入后宫,做他的女人了。”

    “……”

    “他的手脚,倒是快。”

    南烟皱了一下眉头。

    她隐隐感觉到,这不是什么好话,所以看了阿日斯兰一眼,没接这个话,便准备转身回船舱。

    但就在刚走了两步的时候,就感到,他们的船开始掉头了。

    她站立不稳,差一点就跌倒下去。

    就在这时,阿日斯兰一个箭步冲上来,一把将她扶住,抱在怀里:“小心!”

    南烟猝不及防,跌到了他怀里。

    急忙让自己站稳,立刻推开了他。

    阿日斯兰却还是微笑着,一点也没有被抗拒的尴尬,但南烟皱着眉头,往周围一看,隐隐的感觉到有点不对。

    他们的船,在进入另一个航道。

    看起来,是要准备靠岸了。

    她说道:“我们要上岸了吗?”

    阿日斯兰点了点头:“没错。”

    “这里,不是北平吧。”

    “当然不是。”

    “那你们——”

    说到这里,她自己也犹豫了一下。

    就算问,阿日斯兰也不会告诉她,自己的计划。

    这一路上,她也不止一次想要套他的话,但始终一个字都没套出来。

    这个男人虽然看起来很和善,但心计一点都不简单。

    只是,她隐隐的感觉到有点不对,照理说,从之前阿日斯兰“诱惑”她的那些话可以听得出来,他是要带他们去倓国的,那么就必然要途径北平。

    而这条运河,尽头就是在北平。

    可这里,却只是在山东边境,他们就上岸了。

    难道接下来这一路,他们都要走陆路?

    事实也证明了她的猜测,等到他们的慢慢的靠了岸,南烟带着还有些迷迷糊糊的佟玉华下了船,果然就看见,码头上已经有事先安排好的马车在等候他们。

    上了马车之后,他们便离开了这个码头。

    但是,并不是往北走。

    南烟看着天上的太阳,判断他们的方向。

    这个时候,他们分明是沿着官道,一路往西前行。

    如果她没有判断错的话,之前在江上听着的澎湃的声音,应该是前方的黄河,前面不远,就是运河跟黄河交汇之处。

    那,他们往西走,不就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