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虽然道路畅通无阻,但他们还是走了整整两天的时间。

    这天傍晚,马车仍然在前进。

    南烟坐在靠窗的地方,撩起帘子看着外面的景致,眉头渐渐的蹙起。

    这时,听见车厢里响起了佟玉华有些苍老的声音——

    “南烟啊。”

    南烟急忙低下头,就看见佟玉华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南烟啊……”

    “祖母!”

    南烟有些惊喜的看着她。

    自从她被阿日斯兰他们劫走之后,精神就一直不怎么好,毕竟年纪大了,经不起颠簸,而这些日子,又一直舟车劳顿,加上,家里能给准备的药,这里一样都没有。

    所以,南烟上到他们的船,从看到祖母的第一眼,她就一直是迷迷糊糊的。

    有的时候,连自己都不认得。

    南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老祖母,也并不急着去询问什么,只和过去一样,小心翼翼的服侍她。她困了想睡觉,她就把佟玉华的头枕在自己的腿上,让她能睡得舒服一点。

    这个时候,听见她能叫自己,应该是比较清醒了。

    南烟小心的道:“祖母,你醒了?”

    佟玉华那浑浊的眼珠定定的看着头顶上这张脸,又感觉到周围地动山摇的,轻轻的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啊?”

    “……”

    “我们,还在船上吗?”

    “……”

    “到星罗湖了吗?”

    南烟一听,又皱起了眉头。

    看起来,祖母并不是完全的清醒,但又好像,想起了什么。

    她小心翼翼的扶着她的脖子,让她坐起来,佟玉华靠坐在南烟的身边,看了看周围,才有些明白过来:“这里……我们是坐马车去哪儿啊?”

    南烟柔声道:“祖母,我们出去游玩。”

    “游玩?”

    “是的。”

    “不是要去见伯言吗?”

    过去,虽然也知道自己的这位大伯经历不凡,知道他的身上有很多谜团,但听人提起他的时候,南烟从来没觉得有什么。

    可是,自从在那座山上看到了那块石碑之后,再一想起这个人,她的心情都激荡不已。

    而一听到祖母叫他的名字,更是呼吸都有些紧绷了。

    南烟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尽量的平静一些,然后说道:“我们,已经去看过了。”

    “哦?看过了?”

    “是的。”

    “我……”

    “老祖母,你不记得了吗?我们去了皇陵观,看到了大伯。”

    “我怎么给忘了?”

    佟玉华竟然真的被她给“骗了”,伸手轻轻的揉了一下额头,说道:“那,他在那里还好吗?”

    “当然好了。”

    “他吃得饱吗?那里什么都好,就是吃的不好,我就是担心他,又饿瘦了。”

    南烟的呼吸更紧绷了一些。

    看来,她没有猜错。

    过去,至少在一段时间里,大伯曾经在星罗湖上的皇陵观呆过。

    所以,祖母即使在病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也会记起这件事,将阿日斯兰他们指引到那里。

    南烟看着她一脸忧心忡忡的样子,果然是儿行千里母担忧,不管到了多大的岁数,有了多大的成就,儿子终究是儿子,终究是母亲心头的牵挂。

    南烟又轻声道:“他还跟我说,塔娜公主——”

    这一回,她的话没说完。

    因为,她看到佟玉华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随即,这位老人立刻对着她,轻轻的抬手道:“嘘。”

    “……”

    “不能说。”

    南烟呼吸都屏住了,她睁大眼睛看着她:“为什么,不能说?”

    “绝对不能说。”

    “……”

    “这种事,是要杀头的。”

    “……”

    “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南烟有些艰难的看着佟玉华一脸谨慎的表情,过了很久,终于轻轻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果然,司伯言跟那位塔娜公主,真的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这个秘密,佟玉华作为母亲,应该也是知道的。

    司伯言是高皇帝当初非常倚重的人,出使西域各国联合他们的势力,才帮助高皇帝建国,他也因此得以敕封为博望侯。

    这样的人,跟倓国的公主在一起……

    也难怪。

    的确,是要杀头的。

    南烟甚至已经能想得到,他后来的失踪,只怕也跟这件事有关。

    不过——

    他失踪,去了哪里呢?

    为什么又给塔娜公主立了一块碑。

    还有,就是阿日斯兰说的,这些事,跟自己,是不是有什么关系?

    自己的身世,到底是如何?

    她想着,心中纠结不已,转头对着佟玉华轻声道:“祖母,我是司家的女儿吗?”

    “……”

    佟玉华这个时候,好像又有点犯糊涂了。

    她转过头来看着南烟,随着马车摇摇晃晃的,说道:“你当然是司家的女儿。”

    “……”

    “你是我的南烟啊。”

    “……”

    “我的南烟,哪怕出嫁了,跟着别人了,可也是我的南烟啊。”

    南烟有些无奈,又有些感动的笑了笑。

    轻轻的靠在她的肩头。

    “当然了。”

    “……”

    “我永远是祖母的南烟。”

    |

    天黑了。

    他们的马车打着灯笼又行驶了一段时间,终于进入到了一座城。

    在进城的时候,南烟抬头看了看城楼上。

    鹤城。

    两个大字在夜色中,映入眼帘。

    南烟微微的蹙了一下眉头。

    鹤城,这里,正好是山东和河南的交界处,之前果然没有感觉错,他们的马车一路往西,就是在往这里走。

    不过,阿日斯兰为什么要来这里?

    他,不是应该立刻往倓国走的吗?

    南烟满腹的疑惑,随着马车不断的前行,又走了将近一个时辰,周围都已经没有人声了,终于停了下来。

    下了马车一看,他们停在了一处大宅的门口。

    但是,这个大宅上,却没有任何的名字。

    只有门口点了两盏很大的灯笼,一个精瘦的,看样子管家身份的中年男人站在门口,弓着腰上前来道:“大王。”

    阿日斯兰亲自过来,扶着南烟和佟玉华下了马车。

    然后,转过身去:“嗯。”

    “大王终于到了,小人已经在此处等候多时了。”

    阿日斯兰抬头看了看这座无名宅邸,然后问道:“你的主人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