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659章 深夜·杀机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到了中午。

    厨房那边又送来了丰盛的午饭。

    南烟扶着佟玉华走到桌边,看了看上面的饭菜,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因为今天的午饭不仅丰盛,还非常的精致。

    栩栩如生的孔雀开屏,做工繁复的金银夹花平截,鲜嫩的凤凰胎,还有费工又费时的羊脂炖的甲鱼。

    这,可不像是家常菜。

    即使是大户人家有钱人,平时吃饭也不至于顿顿山珍海味,都要考虑养身,只有在大摆宴席的时候,才会摆出那些精致的菜肴。

    而这些,明显是宴席上才会用的。

    她顺口道:“这饭菜,好精致啊。”

    过来布菜的丫鬟笑着说道:“大王亲自吩咐,让厨房也依样给夫人送过来。”

    “哦。”

    南烟微微的挑了一下眉毛。

    看来,的确是在摆宴席。

    只不过不是这里,而是外面。

    但,阿日斯兰也不是这个宅子的主人,他明显只是来做客的,所以,宴席不可能是他摆。

    应该是这里的主人设宴,款待他才对。

    不过,昨天那个管家模样的中年人不是说了,他们的主人已经走了吗?那今天又是怎么回事呢?

    南烟有点疑惑,但还是没有多问,只带着佟玉华吃了点东西,便送她去睡午觉。

    天气,已经越来越热。

    老人家身体弱,也受不得寒凉,所以即使有人送来了冰盘,南烟也不敢把它摆得太近,只能自己坐在床边,小心翼翼的给祖母扇风。

    渐渐的,自己也靠在床头,打起了瞌睡。

    一阵混沌之后,她猛地醒来,却发现床上已经没有人了。

    “祖母?”

    南烟急忙丢开扇子,起身往周围看去。

    宽大的房间里,并没有佟玉华的身影。

    反倒是大门敞开着。

    她出去了?

    糟了,她今天早上才喝了一点药,还没怎么见效,人一直都是迷迷糊糊的,这个时候会跑到哪里去呢?

    南烟急忙走出去,在院子里找了半天,还是没有找到她的身影。

    难道出去了?

    南烟想了想,不管外面怎么样,祖母才是最重要的。

    她走出了这个小院子。

    外面是一大片花园,晚上来的时候还不怎么能看得清楚,但白天一看,有些惊讶。

    这里种了许多名贵的花草,时值盛夏,百花齐放,蜂飞蝶绕。

    再加上花园的中央,一个精致的亭子矗立其中,越发像是一幅画一般。

    周围的亭台楼阁,也看得出来非常的用心,不管站在什么角度,往哪里看去,都是一幅很美的景致。

    这个宅子,好华贵。

    隐隐的,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虽然没有来过,但就是有这种感觉涌上心头。

    不过,南烟也并没有在风景上流连,她还是继续往前走去,一边走一边环顾四周,看看祖母在不在。

    不知不觉的,就走到了大堂的后面。

    里面传出了一些人声。

    果然,在大摆宴席。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这一家的主人回来了,又到底是谁呢?

    南烟下意识的想要走过去看看,可是却看见两边侧门都有守卫,显然是不好接近的。

    她正有些犹豫,就听见身后传来了老祖母的声音——

    “南烟啊。”

    南烟急忙回头,看见佟玉华从花园的另一边走了过来。

    她急忙跑过去:“祖母,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我……?”

    佟玉华迷迷糊糊的道:“我刚刚想要出来——出来,出来干什么呢?”

    一看她这样,就知道,她又犯糊涂了。

    而就在这时,那边守着大堂的守卫也听到了这里的动静,立刻走过来:“什么事?”

    南烟扶着佟玉华,回头看了他们一眼。

    淡淡的道:“我来找我的祖母。”

    那几个守卫皱着眉头看着她:“你是——”

    南烟犹豫了一下,并没有说出自己的身份,毕竟,她还不知道这一家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而这时,这里的动静也被大堂里的人听到了。

    很快,就看见阿日斯兰走了出来。

    他一看到南烟,立刻说道:“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

    “不是让你不要乱跑的吗?”

    南烟被他这种斥责的话语说得非常的不舒服,可是,也并不想跟他多话,阿日斯兰跟那几个守卫摆了摆手,他们就客客气气的退下了。

    阿日斯兰对她道:“你还是快回去休息吧。”

    南烟没理她,扶着佟玉华往回走。

    阿日斯兰站在远处,一直看着他们走远了,这才又转身回到大堂,对着大堂上的人淡淡笑道:“没事,只是本王带来的人出了一点小状况。”

    “……”

    “我们继续吧。”

    南烟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

    |

    这一场酒宴,似乎一直持续到了傍晚。

    直到天黑,声音才平息下来。

    南烟和之前一样,服侍佟玉华喝了厨房送来的汤药,又给她洗了脸洗了脚,扶着她上床去休息了。

    自己也早早的上了床。

    毕竟,照阿日斯兰的说法,明天很早就要启程,继续往北走。

    等到了倓国……

    也许,自己的身世,真的就能查个水落石出。

    心里这样想着,她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然后闭上了眼睛。

    睡意袭来。

    不知过了多久,她睡得迷迷糊糊的,脑海中翻腾着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星罗湖,皇陵观,石碑……

    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混乱。

    而最终,这些混乱的画面慢慢的变得模糊,而一张熟悉的面孔,却又浮现在了眼前。

    祝烽。

    他冷峻的脸,灼人的目光,让她一下子就感到了一阵心痛。

    现在的他,在做什么呢?

    是不是,和宁妃在一起,回忆他们的过去?

    他,会来找自己吗?

    正在半梦半醒的挣扎痛楚的时候,突然,耳边传来“咔哒”的一声。

    好像,是门闩。

    门闩被人打开的声音。

    南烟的眼睛睁开了一线,模糊中,看到门被推开了。

    一地清冷的月光,一个黑影出现在了门口。

    慢慢的走了进来,然后,一直走到了床前。

    “……”

    而这时,南烟还陷在梦境当中,又隐隐的感觉到了一点不对,她下意识的翻了个身,抬起头来,就看见一个高大的黑影立在床前。

    那个黑影慢慢的举起了手。

    一道寒光,从眼前闪过。

    是刀!

    南烟惊得一下子睁大了眼睛,就看见那刀飞快的朝自己扎了下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