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699章 吃饱了,就跟朕回去
    就在这一片死寂当中,突然响起了咕噜一声。

    所有的人全都看了过来。

    原本刚刚已经紧张得全身的血液都快要凝固了,而这个时候,南烟只觉得全身的血都聚集到头顶,一瞬间脸都涨得通红。

    怎么会,在这个时候——

    连祝烽和蒙克,两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看向她。

    南烟尴尬得只希望地上有一条裂缝让自己钻进去,可是,偏偏没有。

    那一声之后,周围更是一片寂静。

    她轻声道:“我——”

    可是,话没说完,大概是因为已经走到了门口,那种浓烈的血腥气一下子冲上来,伴随着一阵强烈的眩晕。

    她软软的倒了下去。

    朦胧间,只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冲过来接住了她,当软到在那个熟悉的怀抱中的时候,南烟轻轻的松了口气。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从一阵温暖的触感当中醒过来。

    睁开眼,就看到了火光中,祝烽刚毅的面容。

    好像在做梦。

    她轻声道:“皇上……”

    立刻,紧贴着自己的胸膛微微的震荡了一下,那张脸立刻低下来对着她:“你好一点没有?”

    声音温柔得不像他的。

    不过,南烟还是立刻就从混沌中清醒了过来,下意识的动了一下,才发现,自己的身子正躺在他的怀里,被他两只手锢得紧紧的。

    他一直抱着自己。

    而面前,有一堆篝火正燃烧着,照得周围黑影不断的晃动,南烟往周围一看,原来,他们还坐在这座土楼里面。

    而外面,隐隐传来了一些人说话和走动的声音。

    她轻声道:“怎么的?”

    刚刚自己一下子就昏了过去,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更不知道,这两个皇帝有没有在自己昏迷的时候打架。

    祝烽沉声道:“你昏过去了。”

    “……”

    “你怎么昏过去了?”

    一边说,一边紧皱着眉头,好像极力的压抑着胸中的怒意,南烟隐隐感觉到,他应该是想要发火的。

    可是,自己刚刚昏过去,才醒过来,如果就对着自己发火,只怕又要把自己吓昏过去了吧。

    他到底,还是宅心仁厚。

    南烟乖乖的蜷缩在他怀里,轻声道:“我也不知道。”

    眼看着祝烽眉头一拧,仿佛就要发火,南烟立刻又说道:“可是皇上,怎么会来这里?”

    “朕来了,又如何?”

    “这里太危险了!”

    “那你来这里做什么?”

    ……

    一下子,好像又回到刚刚的循环上了。

    南烟轻叹了口气,才说道:“我跟蒙克原本待在白虎城中,但是,听说巫师在这个地方遇袭,担心巫师出事,所以我们才赶过来的。”

    “……”

    “但没想到,就发生了这样的事。”

    “……”

    “皇上你呢?”

    “……”

    “你怎么会来?”

    祝烽咬了咬牙。

    半晌,沉声道:“朕想来,就来。”

    “……”

    这算什么回答?

    刚刚乍一见面,心中的欢喜和温暖渐渐褪去之后,两个人好像一下子又回到了之前冷战的那种气氛中,虽然,祝烽两只手还紧抱着她,可是,有一点凉意,已经在两个人的心里满满的蔓延开了。

    南烟突然说道:“宁妃娘娘呢?”

    “……”

    “她不是一直,陪在皇上身边吗?”

    祝烽眉头又是一拧:“你问她做什么?”

    南烟心想,还能做什么?

    这么些日子,你们两个人都是形影不离的在燕王府当中,难道自己问一句也不行?

    再一想,好像真的不行。

    之前在金陵的时候,她只问了一句,祝烽就跟她翻脸了。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在门口响起,南烟下意识的抬起头来,就看见阿日斯兰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视线当中。

    土楼内有一堆篝火,外面似乎也有不少的火光,但,却仍然没有办法照亮他的脸,只觉得他的脸上布着一层厚厚的阴霾,看着他们两的样子,沉默了一下,才走进来,放下了一样东西。

    祝烽只看了一眼,神情一冷。

    “拿走!”

    南烟急忙伸长脖子一看,是一些烤熟的肉和干饼。

    原来,在自己昏迷的这段时间,祝烽抱着自己坐在土楼里面,而倓国的人,包括皇帝和南蠡王,还有他们的侍从都移到了外面的院落里,在弄吃的。

    想来,大家都跟自己一样,已经饥肠辘辘。

    只有自己,那么丢脸的在大庭广众之下,饿出了声音。

    一听到祝烽的话,阿日斯兰的脸上也晃过了一丝冷意。

    他微笑着说道:“这,并不是给陛下的。”

    “……”

    眼看着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目光中火花四射,南烟急忙说道:“多谢。”

    阿日斯兰又看了她一眼。

    大概是火光照耀的关系,他的眼睛微微有点发红,但立刻就转头走了出去。

    这时,南烟才勉强从祝烽的怀里撑起身来,但全身还是软绵绵的,毕竟饿了那么久没吃东西,只是有点奇怪,自己怎么会给饿昏过去的?

    这一起身,也就看到外面的清醒了。

    他们把之前那些在巫师的阵中昏迷的人都挪到了一边去,又可能想办法破除了这个阵法,现在一切都已经安然无恙,便三三两两的在外面围着几堆篝火。

    或是烤火,或是吃东西。

    不过,祝烽的人呢?

    南烟急忙回头道:“皇上,你的人呢?”

    祝烽沉着脸道:“他们还在。”

    “……”

    只是,没有露面。

    反正,只要双方能达成一个基本的平衡就行了。

    这个时候,南烟不希望祝烽受到威胁,但同样,她也不愿意看到祝烽跟蒙克他们真的打起来。

    不能不说,人是习惯的俘虏。

    虽然,自己是被掳到倓国来的,但是这些日子,跟蒙克朝夕相处,受他的照顾,加上——自己的身世,极有可能跟他是亲人的关系,她对蒙克,的确不能再简单的用“敌对”来形容彼此的关系了。

    于是,南烟松了口气。

    然后,抬起头来,小心翼翼的对着祝烽道:“皇上,我饿了。”

    “……”

    祝烽的脸又是一沉。

    他让他的人去准备食物,但,这些护卫毕竟还没有经历过在草原上,这样的荒城当中生存的经验,要比阿日斯兰他们,慢很多。

    而阿日斯兰送来的东西,就放在眼前,散发着淡淡的,食物的香味。

    他沉了一口气,再看着怀中人苍白的小脸。

    终究,还是伸手拿过来。

    南烟的脸上立刻绽放出一点小心翼翼的笑容。

    而下一刻,祝烽就说道:“快一点吃。吃饱了,就跟朕回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