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702章 “朕的心里,是你!”
    南烟的心有些沉了下去。

    这样一来,他们岂不是真的要困死在这里面了?

    就在这时,身后的祝烽沉沉道:“当然是要找出使用禁术的人了。”

    突然听到他说这句话,南烟有些反应不过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这句话是身后的祝烽说的。

    她有些僵硬的,转过脖子,看着祝烽。

    只见他脸色阴沉,周围的人手拿着火把,映照在他那张轮廓分明的脸上,让他的神情看起来有些阴晴不定似得。

    南烟轻声道:“皇上?”

    祝烽道:“禁术,虽然看起来可怕,但是——却都有致命的缺陷。”

    蒙克也看着他,道:“什么缺陷。”

    祝烽道:“人,必须在阵中。”

    “……”

    “阵法维持多久,人就得在这里多久。”

    “……”

    众人有些明白过来。

    的确,如果布阵的人不在,而阵法还可以维持,那简直就是天下无敌了。

    可是,世上,没有真正无底的人和事物。

    所有的东西,都是相生相克的。

    这种禁术所布的阵法虽然看起来很厉害,但对布阵者本人也有要求。

    比如巫师陛下的阵,要他用自己的血来祭阵;而眼前这一种禁术,就要求布阵的人本身,也要在阵中!

    南烟诧异的瞪大了眼睛,望着祝烽,半晌,说不出一个字来。

    蒙克和阿日斯兰,他们的神情,也大多一样。

    在这样的深夜里,好像见鬼了似得。

    可是,没有一个人多问一句。

    过了一会儿,蒙克说道:“既然,人还在阵中,也就是说,他应该也还在附近。”

    “没错。”

    “那,我们要如何找到他?”

    祝烽往周围看了一眼。

    整座荒城,好像被一块黑色的幕布给蒙住了一样,什么都看不清。

    他沉沉道:“他既然要让我们看到不到太阳升起,那当然,什么地方最黑,他就在什么地方。”

    “……”

    众人都安静了下来。

    什么地方最黑……?

    这,要怎么找?

    如果说,要找什么地方有光亮,大家一眼就能看到,但是要找黑,这简直闻所未闻。

    祝烽道:“没有别的办法。”

    “……”

    “大家四处去找,什么地方最黑,什么地方,就是他的藏身之所。”

    “……”

    大家都有些迟疑。

    事实上,所有的人都觉得,这太荒谬。

    这原本是倓国的禁术,连皇帝和南蠡王都没有太深的了解,现在,反倒是炎国的皇帝在教给他们如何处置。

    是不是太荒谬了一点?

    南烟下意识的,用两只手抓住了环着她腰肢的,祝烽的那只手臂。

    要不是,她对身后这个男人太熟悉,熟悉他的气息,熟悉他的体温,熟悉他的怀抱——

    她甚至都要以为,这是一个带着祝烽的面具的假人了。

    蒙克和阿日斯兰也静静的看着祝烽。

    过了一会儿,蒙克微微的侧过头去,对着阿日斯兰点了一下头,阿日斯兰便下令道:“大家分散开,按照他说的去做。”

    南蠡王已经下令,倓国的护卫当然立刻就去做了。

    而祝烽也对自己的人下了同样的命令,只是,让大家不能单独行动,两个人一组。

    他自己,跟南烟一起。

    蒙克,自然就和阿日斯兰一起。

    大家骑马的骑马,走路的走路,在这一座死寂沉沉的荒城当中寻找。

    寻找黑暗。

    简直匪夷所思。

    南烟坐在祝烽的怀中,这一次,他们没有策马疾驰,而是慢慢的踱步向前。

    南烟终于忍不住开口:“皇上。”

    身后的人道:“嗯?”

    “皇上为什么会知道这些?”

    “……”

    祝烽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当然是因为,朕研究过。”

    “那,为什么呢?”

    “……”

    “皇上刚刚不是说,你最讨厌倓国的这些禁术吗?”

    而且,如果是别人,研究这些东西,她都不会觉得奇怪,可偏偏是祝烽。

    祝烽刚刚,也的确说了,他讨厌这些东西。

    他这种性格的人,如果讨厌,就应该是沾都不会去沾,听都不愿意听到的。

    可是为什么——

    祝烽又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声音微微有些暗哑的道:“朕当然讨厌。”

    “那为什么,会知道这些?”

    “……”

    这一次,祝烽沉默了更长的时间。

    好像每回答一个问题,他都要长久的思考,但,并不是他不知道答案,听着他沉重的呼吸,似乎是,在考虑要用什么样的措辞,如何回答南烟——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

    南烟听到这句话,愣了一会儿。

    了解,才能对付?

    祝烽要对付倓国的禁术?

    她忽的转过头去,在远处忽闪的火光当中,看到祝烽那双精光四射的眼睛,即使沉沉的黑暗也挡不住里面的光芒。

    她说道:“皇上,为什么要对付倓国的禁术?”

    “……”

    “有人对你,施过禁术吗?”

    “……”

    “是谁?”

    “……”

    “把你怎么了?”

    听着她一连串的问题,祝烽的脸色越来越阴沉。

    他终于说道:“不要问了。”

    也许从一开始,他就想要说这句话,之前,对待南烟问到他不想回答的问题的时候,他也是这样的态度。

    但这一次,他却一反常态的回答了很多。

    只是,问到这里的时候,他终于还是——

    南烟深吸了一口气,她感觉到,这个时候的祝烽,情绪有一点像之前在炎国皇宫当中,自己询问他和宁妃之间的关系时的样子。

    她轻声道:“是,跟宁妃有关吗?”

    “……”

    祝烽沉沉的看了她一眼。

    然后说道:“跟她没有关系。”

    南烟下意识的,松了口气。

    而下一刻,祝烽却又道:“不过她——”

    说到一半,他却又停了下来,像是纠结了一番,然后说道:“这件事,等今后再说。”

    “……”

    南烟终于有些忍不住了。

    她在他的怀里,轻声说道:“总是今后,总是今后。”

    “……”

    “皇上有什么话,为什么就不能跟我说清楚呢?”

    “……”

    “你的心里,有宁妃,有我进不去的地方。”

    “……”

    “我该怎么办呢?”

    听到她低落的话语,祝烽的气息也沉了下来:“南烟。”

    “……”

    “朕的心里,是你!”

    南烟喃喃道:“是吗?”

    “……”

    “可是我觉得,我在你心里,就像现在,我们在这里一样。”

    “……”

    “你心里的黑暗,要让我怎么去找?”

    “……”

    “打着灯去找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