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719章 让——开——!
    南烟已经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被祝烽抱在怀里,紧贴在他坚实的胸膛上,听着他口中说出那两个沉稳的,仿佛闷雷一般的字之后,莫名的感到了一阵安心。

    她轻轻的靠在了他的怀里。

    可是,身体的不适,却不是内心的安静能够驱散的。

    其实这几天,她一直都感到身体疲倦,有一种要生病似得感觉,但也只以为是自己在草原上奔波得太久,有点累了,直到这个时候,她才知道有点不对劲。

    而当看到北蠡王要让人围上来对付祝烽的时候,过于紧绷的神经,让她的身体一下子崩溃了。

    靠在祝烽的怀里,感觉到小腹还有一阵一阵的紧缩,传来阵阵的痛楚,一直戳到她的心里。

    到底,怎么了?

    她呜咽着,用完全没有力气的手抓紧了祝烽的衣襟。

    然后,感觉到拦在他们面前的人——蒙克和阿日斯兰他们,仿佛让开了。

    他们真的让开了!

    蒙克甚至还低声问了一句:“南烟,她是不是——”

    祝烽没有理他,锋利的目光看着还矗立在他们面前的北蠡王。

    这个时候,还有他一个人。

    但是,他看着南烟的样子,却比之前更得意的狞笑道:“炎国皇帝,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好,还有什么资格让本王让开?”

    “……”

    “你不觉得,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了吗?”

    “……”

    南烟听到祝烽沉沉的出了一口气。

    然后说道:“她在这里,朕原本不想跟你们计较。”

    ……

    “她”,是指自己。

    他是因为顾忌着自己一直在他身边,害怕出了乱子误伤到自己,所以一直没有任何的动静。

    只跟蒙克他们一样,维持着这一点微妙的平衡吗?

    那现在——

    南烟只感到自己的神智好像在一点一点的被什么东西从身体里抽离出去,她勉强的睁开一线眼睛,但,视线中也都是一片模糊。

    只能听到一阵风声。

    突然,这个烽火台的四周,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出现了很多身影。

    他们立在四周的墙垛上,手中仿佛还拿着寒光四射的兵器。

    他们是——

    是士兵吗?

    是侍卫吗?

    可是,好像不对……

    南烟的神智在陷入黑暗之前,却看到了这些人身上金光灿灿的锦衣,在阳光下,反射出了耀眼的,几乎让人不敢逼视的光芒。

    接下来,她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

    只听到阿希格的声音中带上了一丝颤迹,道:“这,这些——,不可能!我明明在山下布下了埋伏,不让任何人上山的!”

    “哼!”

    祝烽冷哼了一声。

    “你要防朕的人?”

    “……”

    “也要看你自己的人,是什么货色。”

    说完,他的气息一沉,一字一字的道:“朕现在没空跟你们再纠缠。朕只说最后一次——”

    “……”

    “让——开——!”

    这最后两个字,虽然说得很平静,但那种强悍的压力,却好像要压得所有的人都矮一头似得。

    而孱弱的南烟,终于有些支撑不住,失去了意识。

    |

    这一下,她半是昏迷,半是沉睡,折腾了好几天。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的第三天的早上了。

    全身睡得软绵绵的,连睁开眼睛之前,都感觉到全身无力,积攒了好久的力气才勉强抬起眼皮,看到头顶雪白的帷幔,还有身上盖着的薄被。

    是,到什么地方了?

    这样子,不像是倓国皇宫,也不像是白虎城。

    更不像是——荒郊野外会有的。

    她懵懂的望着头顶的帷幔,想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想起来,自己在昏倒之前经历的一切。

    “哎……?”

    忽然明白过来了什么,她下意识的张嘴,喉咙里发出了有些沙哑的,简直不像是自己的声音。

    而这时,身边立刻传来了小玉的声音。

    “娘娘,你醒了!”

    南烟还没来得及转头,就看见一个身影猛地扑了上来,正是冉小玉。

    她两眼通红,好像也是好几天没睡好,脸上透着沉沉的憔悴之色,但一看到自己醒来,就高兴得什么都不顾了,伏在床边:“你怎么样?还难过吗?”

    “我——”

    “我马上去叫太医。”

    说完,她便要转身离开。

    南烟人还有些茫然,见身边只有她一个人,急忙叫住了她:“等一下小玉,你先回来。”

    冉小玉又走回来:“怎么了?”

    “我,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怎么了?”

    刚刚,她只模糊的想起,自己在昏迷之前,烽火台上剑拔弩张的情形,但怎么眼睛一闭,一睁,天地就变了。

    “这里是——”

    “这里是燕王府啊。”

    冉小玉见她好像也的确没有不适的状态,便走回来,坐到床边,轻轻的说道:“我们回燕王府已经两天了。”

    “回来两天了?那就是说,我们没事了?”

    “当然。”

    “可,我们是怎么离开的?”

    她依稀记得当时的情形,只觉得如果不大战一场,很难了局。

    南烟说着,又咳嗽了起来,嗓子里又干又痒,而且嘴里还有很苦的味道,不知道自己昏迷的这两天,他们给自己吃了什么。

    小玉急忙倒了一杯水送到她嘴边让她喝了,然后说道:“我们就这样离开了。”

    “啊?”

    “他们,不敢动手。”

    “为什么?”

    提到这个,冉小玉的脸上也露出了一点意外的神情,说道:“原来,皇上还安排了一支人马,在暗中保护。”

    “还有一支人马?”

    南烟皱着眉头,恍惚间想起来,自己在昏过去的前一刻,好像的确看到,烽火台的四周,突然出现了一群穿着锦衣的人。

    “就是那些人?”

    “没错,”冉小玉点头道:“虽然不太清楚,但好像,是皇帝陛下亲自训练的一批护卫。”

    “……”

    “来无影去无踪的。”

    “……”

    “一看就知道,比起倓国的那些士兵,要强悍很多。”

    “……”

    “北蠡王,当然不敢轻举妄动。”

    南烟点了点头,又说道:“那,倓国的皇帝呢?他也就这样,让我们走了?”

    说到这里,冉小玉低头看了她一眼。

    神情显得有些复杂。

    说道:“他们看到你这样,就让我们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