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749章 蜻蜓点水的一吻
    等到听福走了之后,南烟感觉到疲惫不堪,坐在椅子上,冉小玉看到她苍白的脸色,急忙给她送了热茶和点心过来。

    “娘娘,你还好吧?”

    “没事。”

    “你给皇后娘娘写信,而且那么急的传递过去,是不是,有什么大事啊?”

    “……”

    南烟没有说话,只沉默了一会儿。

    然后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口。

    轻声说道:“也没什么,我只希望,能帮到皇上。哪怕一点。”

    冉小玉看着她这几天因为睡不好觉而微微发红的眼睛,也只能轻声劝道:“娘娘有心是好的,但现在你身怀六甲,也要顾着腹中的胎儿。”

    “……”

    “千万不要动了胎气。”

    “本宫知道。”

    南烟又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对冉小玉道:“小玉,你把鸽子带来的信拿过来,我看看上面有什么。”

    “哎。”

    冉小玉走过去,拆下了鸽子脚环上的那个纸卷,又顺手洒了一点糕点的渣滓给它,鸽子扑扇着翅膀,很高兴的啄食了起来。

    南烟接过纸卷,打开来看。

    这一次,这张纸要比之前的大张一些,上面的字也要多一些——

    表妹,来信知悉,深感欢悦。表妹自幼孤苦,为兄未能守护照料,前日匆匆一会,亦未能详述多年分别之苦,如今得知表妹有喜,急盼一晤。

    为兄当另择时日,亦望表妹自加珍重。

    南烟看着,好半天都没说出话来。

    过了许久,才神情复杂的将这张纸握在手心里。

    虽然从一开始,即使知道蒙克是自己的表哥,两个人是血缘至亲的时候,她对他还是有提防的,毕竟,自己已经当了二十多年的炎国人,面对倓国皇帝,不可能那么快转变自己的固定思维。

    但——

    不能不说,看到这封信,她竟然觉得很温暖。

    他的信,也写得情真意切,至少,自己看上去,是这样的。

    他提到了这些年自己的孤苦,说到了没有人守护照料自己,这的确是从小到大,自己最渴望的,来自亲人的问候。

    没想到,他会说起这个。

    只是——

    南烟的眉心微微一蹙,又看向了最后几句话。

    蒙克说“急盼一晤”,也就是说,他想要跟自己见面?而且还说,另择时日,也就是说,这件事,他至少是已经放在心上了。

    自己,还会跟他再见吗?

    可是现在,自己满脑子都是祝烽营建北平城的事,也顾不上这个。

    冉小玉问道:“娘娘,要给那个蒙克回信吗?”

    南烟犹豫了一下,道:“不急。你先把鸽子抱下去,养起来。”

    “哎。”

    冉小玉听话的带走了鸽子,而不一会儿,听福也回来了。

    他将信用飞鸽传书的方式发了出去。

    而且,大概只要半天的时间,飞鸽传书就能到皇后的手上。

    南烟点了点头。

    现在,就只等事态的发展了。

    只有三天的时间,就是不知道,祝烽需要这三天的时间,到底用来做什么?

    |

    很快到了晚上。

    南烟已经习惯了这几天祝烽忙碌得不能过来,一个人乖乖的躺在床上,可是,脑子里一团乱的她,也没能睡好。

    心里,一直想着这件事。

    一直到了深夜,在疲惫中,她才终于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就这样,混混沌沌的睡了一觉。

    第二天早上,刚一睁开眼,就看见了一张熟悉的,却满是憔悴神色的脸庞,近在眼前。

    南烟愣了一下。

    祝烽,就睡在她的身边。

    一只手,还轻轻的搭在她的身上,将她虚揽进自己的怀里。

    南烟有点不敢相信似得,伸手轻轻的一碰,就碰到了那具熟悉的,散发着温热气息的身体。

    他,什么时候来的?

    自己明明睡得不算沉,一整晚都在混乱的梦境中纠缠着,可是他从进来,到睡下,都没有把自己弄醒,可见手脚又多轻。

    而南烟明明记得,他过去是个手脚很重的人,不管走到哪里,都带着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哪怕闭着眼睛,都能感觉到他给人的那种无形的压力。

    为了自己,他真的改变了好多。

    现在,脸颊也消瘦了不少。

    她伸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脸,感觉到脸颊上,下巴上,已经冒出了不少的胡渣。

    当然,他长出胡渣子,不会给人邋遢的感觉,相反,因为容貌俊美,轮廓分明,尤其是下巴的轮廓特别的刚毅好看,长出一点胡渣子,反倒给人一种异样的俊朗感。

    南烟只这样看着,都有些移不开眼。

    轻轻道:“我的男人……”

    我当然心疼。

    这时,祝烽好像也感觉到了她的触碰,长长的睫毛轻颤了一下,然后,他睁开了眼睛。

    睁开眼睛的一瞬间,还有些迷茫,但在看到南烟之后,迷茫渐渐散去,他的神情变得清醒了起来。

    两个人这样额头碰着额头的对视着,过了好一会儿,他长舒了一口气。

    “醒了?”

    “皇上什么时候来的,妾都不知道。”

    “过了子时才来的,你都睡着了,当然不知道。”

    “那应该叫醒我啊。”

    “你睡了,朕叫醒你做什么。”

    “我想看皇上啊。”

    “……”

    “我想皇上了。”

    虽然睡眠不足,太阳穴胀痛不已,但听着她软绵绵的声音,祝烽只觉得精神都为之一振,好像头都不那么痛了。

    他说道:“现在不是看到了吗?”

    南烟又伸出一只手去,两只小手捧着他的脸,安静的看了好一会儿。

    祝烽道:“看到了,然后呢?”

    “……”

    他,好像是在暗示什么似得。

    南烟抿了抿唇,脸有些微微的发红,但还是凑上去,轻轻的在他的唇上吻了一下。

    她的吻,当然不同于祝烽,那种霸道,又侵略的吻。

    只是蜻蜓点水一般。

    但是,还是能清楚的感觉到彼此的呼吸,在那一刻,如水交融。

    这蜻蜓点水的一点,当然不足以让祝烽满足,可是,他也并没有索取更多,而是静静的看着她,看着她的脸颊不由自主的愈发红了起来,他凑上去,又在她的唇上,也轻轻的一点。

    一脸满足的神情。

    虽然,他的眼中,还透着沉沉的疲倦。

    却说道:“嗯,朕不累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