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753章 北平·长安
    南烟一听,心都沉了下去。

    这里的事情还没完,那边又在大喊着出事了,到底出了什么事?

    难道今天,祝烽真的要腹背受敌,被这些大臣们这样逼迫,只怕,营建北平的事,包括迁都的事,都要——

    祝烽抬起头来:“出什么事了?”

    远远的,看到顾亭秋跟几个工人说了什么话,然后匆匆的走过来,说道:“皇上,工人们在挖那天被雷击垮的砖石,结果发现,地下好像有一些东西。”

    “哦?”

    祝烽微微一挑眉。

    “什么东西?”

    “好像,好像是一块碑。”

    “一块碑?”

    祝烽的嘴角微微的抿了一下,同时,感觉到掌心中,南烟的手似乎也轻颤了一下,他更用力的握紧了她的手。

    然后,说道:“搬过来,给朕瞧瞧。”

    “是。”

    顾亭秋领命,立刻便跑过去传旨。

    那些工人们立刻一拥而上,就听见那边丁零当啷的声音不断的传来,废墟上被激起了阵阵烟尘。

    周围的那些官员都皱起了眉头。

    他们原本还在跟皇帝商讨——或者说,争论迁都的事,怎么突然又冒出一个碑来?

    大家眉头紧皱,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但是,也不等他们说什么,很快,就听见那一边的工人们齐心合力,将一个东西从地底下抬了起来,然后,他们用粗壮的绳子绑缚好,十几个人一起,抬着那块还满是泥沙的碑,慢慢的走了过来。

    原本跪在地上的那些大臣们,这个时候也别无他法,只能纷纷起身推开让。

    一看到那石碑,南烟的眼睛都瞪圆了。

    那石碑非常的高大,近一丈有余,也非常的厚重,十几个青壮小伙子才将那块碑抬过来。

    放到地上的时候,轰的一声,南烟感觉桌子都被震得晃动了一下。

    因为在地底下不知道埋了多少年了,那块石碑满是泥污,几乎都看不出本来的面貌,只能依稀看到上面似乎只刻了两个字。

    两个非常巨大的字——

    长安。

    众人一看,都愣住了。

    有人喃喃道:“这里,怎么会有一块刻着‘长安’的碑?”

    “是啊,太奇怪了。”

    大家看着这块碑,一时间议论纷纷,脸上都露出了奇怪的神情。

    且不说,这块碑上刻着“长安”两个字让人奇怪,根本,从地底下挖出这块碑来,就已经是一件大奇事了。

    祝烽说道:“严尚书,诸位大人,你们帮朕看看,这块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是什么时候的东西。”

    严故他们走上前去,上下打量了一番。

    说道:“这块碑,怕是有些年头了。”

    “是啊,看这碑身,还有这上面的字,真是一件奇物啊。”

    严故走到祝烽面前,摇头道:“皇上,老臣看不出来。”

    其他的官员也都纷纷说道:“老臣,也看不出来。”

    祝烽说道:“这就奇怪了,此地分明是北平,怎么会挖出一块刻着‘长安’的碑呢?”

    就在众人疑惑不已的时候,南烟突然说道:“皇上,妾想要过去看看这个稀罕物。”

    祝烽看了她一眼,平静的说道:“好,爱妃去看看。”

    南烟起身,绕过桌案慢慢的走上前去,周围的那些臣子们一见她过来,自然都退让到一边,南烟走到那块高大的石碑下,仔细的看了看上面的字,还有碑身被腐蚀的程度。

    的确,是一件古物。

    她一边看着,一边慢慢的绕到了石碑的后面。

    然后说道:“皇上,这后面,好像还有字。”

    众人一听,急忙都走了上去。

    祝烽也起身,走到了石碑的后面,果然,那石碑的后面,大概应该是埋在地底下,碑身朝下的缘故,所以刚刚被挖起来,带了厚厚的一层泥土。

    那些工人们只顾着清理了朝上的碑面,却忘了后面。

    因为抬过来的时候颠簸了一阵子,有一些泥土慢慢的剥落下来,露出了后面,似乎也有字迹。

    祝烽立刻一挥手:“清理一下。”

    周围的几个工人急忙上前来,用手中的扫帚和木铲将石碑后面厚厚的泥土刮了下来。

    渐渐的,两个巨大的字,也呈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北平!

    众人一看到这两个字,全都惊呆了。

    南烟站在石碑下,仰望着那高大的石碑,喃喃的念道:“长安……北平?北平……长安?”

    她突然目光一闪,转头对着祝烽道:“皇上,妾明白,为什么在这里,会挖出一块刻着‘长安’二字的石碑了。”

    祝烽道:“为什么?”

    “因为,这石碑上的长安二字,并非指地名,而是指——长治久安!”

    众人一听这话,脸色一下子变了。

    而南烟不等他们开口,又接着说道:“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得通。否则,从北平挖出一块长安的碑,这不是太奇怪了吗?”

    “……”

    “依妾之见,这块碑上刻着‘北平’和’长安’,意思就是,皇上若定都北平,定能,长治久安!”

    南烟一边说,一边转头,对着钦天监监正,微笑着说道:“李大人,你说,是不是。”

    李大人见她来问自己,又是惊,又是慌,一时间有些说不出话来。

    只吃吃道:“这——”

    南烟微笑着说道:“刚刚,各位大人都说,雷电击中城墙,是不祥之兆,现在,本宫看来,雷电击中城墙,不过是上天预示的一个手段,让这块古碑重见天日,才是真正的天意。”

    “……”

    “诸位大人,你们刚刚不是一直在说,天人感应,天意不可违吗?”

    “……”

    “那这,算不算是一个吉兆呢?”

    那些大臣们也没想到,这个时候,贵妃会突然跳出来发难。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不敢明着跟贵妃争执,而且,司南烟的每一句话,都是扣着他们之前对皇帝的谏言,几乎是用他们自己的话,堵了他们嘴。

    眼看着那些人都有些哑口无言,南烟转头,看向祝烽。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虽然脸上,神情凝重,但眼中,却都飞快闪过了一丝笑意。

    但,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清朗的声音道:“不管凶兆也好,吉兆也罢。迁都,都是动摇国本的一件事,不能轻易为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