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770章 希望这一胎,是个皇子
    这一天,燕王府中一些要紧的东西都已经收拾完毕,等到他们也把自己的一些细软收拾好了之后,便出发了。

    大门外,是气势磅礴的一支队伍。

    彩旗飘飘,车马喧腾。

    祝烽倒是难得这样大张旗鼓的出行。

    因为皇后不在,所以,贵妃自然是跟皇帝同乘,南烟在登上金车的时候,隐隐的看到金车后面,有两辆宽大舒适的马车。

    是康妃和宁妃的。

    南烟看到了他们两个人的身影,不过,隐隐的感觉到,两个人的脸色似乎都不怎么好看,而南烟自然也不会关心他们。

    上了金车之后,很快,他们便启程了。

    坐在马车上,离开燕王府的时候,南烟看到了周围。

    有很多地方已经开始动土。

    而且,大概是因为祝烽很重视这件事,工部那边派了好多人过来,工程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

    南烟看着外面的景象,回过头来,说道:“皇上,你说,等妾的孩子生下来,是不是就能看到新建的皇宫了?”

    祝烽摇了摇头:“哪有那么快?好歹是一座皇宫,你以为四五个月就能建成吗?”

    “哦……”

    南烟问道:“那要多久呢?”

    祝烽道:“工部那边给出的时间,大概将几个大殿,还有一些主要的宫殿修建起来,需要两到三年的时间。”

    “要这么长?”

    看着南烟睁大眼睛,惊愕不已的样子,祝烽忍着笑,点了一下她的额头:“你以为跟吃饭一样简单?”

    “……”

    “这还是因为,朕并不需要这座皇宫太大,而且,是在燕王府的基础上扩建,才能只用这么长的时间。之前,简——”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然后道:“最早的设想,这座皇宫至少要修十年。”

    南烟瞠目结舌:“那也太大了。”

    “嗯。”

    祝烽点了点头:“朕不想等那么久。可以将几个主殿修好之后,就先迁都。如果,能再征调一些民夫,也许时间能更短一些。”

    “那,就再征调一些吧。”

    “没那么容易。使民以时,这种事情,不能一蹴而就。”

    “也倒是。”

    南烟很高兴,祝烽能这么为老百姓着想,她想了想,问道:“那,如果能再征调一些民夫来,可以缩短多少时间?”

    祝烽道:“大概,只用一年。”

    “一年?那也好。”

    南烟想了想,说道:“那,我们的孩子还不到一岁,就可以到新的皇宫里来了。”

    听着她急切的话语,祝烽忍不住笑了笑。

    “你就那么盼着孩子快一点生下来吗?”

    “当然。难道皇上不是吗?”

    “朕?”祝烽笑道:“朕比你,要急一百倍,一千倍。”

    他一边说着,一边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她已经挺得很高的肚子,圆滚滚的就像一个大西瓜一样。

    看着他的样子,南烟的笑容慢慢的安静了下来。

    她倒是没忘记,祝烽曾经数次提起过的。

    希望这一胎,是个皇子。

    他对自己肚子里的这个孩子,是寄予厚望的。

    可是,一想到此刻,还在金陵皇城中,刻苦练习着射箭,跟着鹤衣学习如何处理政务的小小少年,魏王祝成轩,她心中的迫切——好像,又不那么迫切了。

    甚至,隐隐的,有一点矛盾。

    但,她还是不太愿意去想,毕竟这件事,是她自己不能做主的。

    于是,只是乖乖的靠在祝烽的肩膀上。

    队伍浩浩荡荡的驶出了北平城,也渐渐的,将这座城池的喧嚣抛在了身后。

    这一路上,南烟看到了许多之前没看到过的风景,虽然之前来过一次北平,但因为身份的关系,加上那一次,只是忙着打仗,所以,她几乎都只呆在燕王府里。

    这一回,能看到外面白茫茫一片的雪景。

    能看到树上垂挂的冰溜子。

    还有在雪地里,不断翻找食物的,一群一群的麻雀。

    一切,都让她觉得新鲜有趣。

    不过,走了两天之后,他们却在路上停了下来。

    前面传来了一个消息,因为雪压倒了一棵树,正好倒在路中央,路被阻断了。

    幸好情况不是很严重,只是树很粗大,不是太好处理,祝烽便下令,让叶诤带着一批人到前面去疏通道路,而他们的队伍便停在路边。

    正好是中午,也该吃饭了。

    车一停下来,南烟就停不下来了,在马车里坐了那么久,她早就想下车去活动。

    祝烽抓着她的手:“你可别乱跑。雪地里有很多石头,当心踩着崴了脚。”

    “可是,妾想去看那个。”

    南烟急切的指着前方。

    祝烽抬头一看,原来是前方一片白茫茫的雪地上,几乎是一望无际,却有一棵树矗立在那里。

    大概也是一棵古树,特别的高大,树盖上堆满了一层厚厚的积雪,树枝上挂着冰溜子,晃眼一看,就像是广寒宫的玉树一般。

    其实,北平的冬天,这样的树很常见。

    但南烟毕竟是在南方长大的,很少见到这样的风景,尤其周围一片白茫茫的,一棵玉树矗立在雪地里,就更显眼了。

    祝烽道:“那你牵着朕,慢点走。”

    “哎。”

    南烟牵着他的手,深一步前一步的往前走着,不一会儿,就走到了那棵大树下。

    抬头,看着头顶被盖得严严实实的树盖,好像一把巨大的油纸伞。

    南烟笑道:“真有意思。”

    “嗯。”

    “北方的冬天真漂亮。”

    “你又不是没来过。”

    “可是,上次来的时候,只能呆在燕王府里,完全没有看到过这样的风景。”

    “今后你有的是机会看到。”

    南烟一听,回头看了他一眼,笑起来。

    她又慢慢的走到了那棵树下,伸手摸了一下凝结着冰霜的树干,感觉冷硬如铁,真难得这样一棵苍劲的大树,在这样严寒的冬天,别的草木都给雪压得抬不起头,只有它,屹立不摇。

    就好像,身边这个男人一样。

    不管什么样的困难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好像永远都不会折腰,不会低头。

    只会一如既往的向前闯去。

    南烟抬起两只手,用力的拍在树干上:“真是好样的!”

    一看到她要拍树干,祝烽脸色变了一下,急忙要伸手阻拦,但已经来不及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