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774章 简若丞罢官
    南烟一看到简若丞走到祝烽的面前,慢慢的跪了下去,顿时整颗心都提了起来。

    简若丞……

    刚刚,在那一场混乱当中,简若丞就在自己的身边。

    她也很清楚的感觉到,在混乱中,有人伸手,推了自己一把;而就在自己站立不稳,几乎就要仰面倒下去的时候,又仿佛有人扶了自己一把。

    只是,当时实在太乱,自己又太害怕,完全没有看清,到底是谁。

    是他吗?

    如果是他,那,他是推了那一把,还是扶了那一把?

    只这样一想,南烟重重的甩了一下脑袋。

    自己在想什么呢?

    怎么能怀疑简若丞要推倒自己?

    就算,就算他在政见上跟祝烽,跟自己有了分歧;就算,他站到了跟他们不同的阵营,可是,他仍然是简若丞,是那个光风霁月,胸怀坦荡的君子。

    他绝对不可能这样暗害别人!

    想到这里,南烟用手抓紧了帘子下的流苏,轻轻的说道:“不会是他,一定不会是他的。”

    她一边这样对自己说着,一边紧盯着雪地上的情况。

    只见祝烽低着头,跟他说了两句话。

    周围的一些官员,连同叶诤,好像都听到了他们在说什么,全都围了上来。

    然后,他们全都跪了下去!

    南烟一下子睁大了眼睛。

    怎么了?

    为什么大家全都跪下去了?发生什么事了?

    她急忙从金车上要下去,可是冉小玉就站在马车边上守着她,一见她又要乱跑,急忙阻拦:“娘娘别过去,皇上让你留在车上休息的。”

    “不行,我要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南烟固执的往前走,冉小玉也没办法将她硬拉回来。

    只能扶着她的手臂,小心的走过去。

    刚一走近,就听见那些跪在地上的大臣们纷纷说道:“皇上,请饶恕简大人吧。”

    “是啊皇上,刚刚那件事也只是饥民在闹事,跟简大人没有关系。”

    “皇上不能罢简大人的官啊!”

    什么?!

    祝烽要罢简若丞的官?

    南烟慌了,可她还没来得及走过去,就听见祝烽冷冷说道:“简若丞,你之前干过什么,你心里清楚;你刚才做了什么,朕也看得很清楚。”

    “……”

    “现在,朕不想多说,因为朕今天已经答应了贵妃,不会杀人。”

    “……”

    “你,即刻回金陵去,到吏部交代清楚。”

    “……”

    “交代清楚之后,你就不是朝廷的官员了!”

    简若丞跪在雪地上,脸色也几乎跟周围皑皑的白雪一样,苍白得几乎透明。

    一听到祝烽的话,周围的大臣全都喊了起来。

    南烟的心也沉了下去。

    她刚刚听到了什么?祝烽说,简若丞刚才做了什么,他看得很清楚。

    难道,刚才,简若丞真的——

    怎么可能?!

    她走上前去,微微喘息着道:“皇上……”

    祝烽头也没回,只沉声道:“谁让你过来的。”

    “……”

    “立刻回车上去,你的身体要紧。”

    南烟也不敢再往前,只能站在他的身后,看着简若丞低着头,并不抬头看自己,甚至,目光闪烁着,好像还在躲避自己的目光,而周围的那些大臣们,一个个更是怒目瞪视着自己。

    好像,是自己害得简若丞被罢官。

    南烟只能轻声道:“皇上,简大人他——”

    “贵妃!”

    祝烽冷硬的打断了她的话,说道:“刚刚朕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了。朕今天,不会杀人,但,一定要严惩!”

    “……”

    南烟的声音一下子哽在了喉咙里。

    的确,刚刚祝烽跟她说了这些话,但那个时候,她以为他只是指的那些饥民。

    却原来——他说的,还有简若丞。

    在那个时候,他就已经决定了要处置简若丞了。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甚至,这也不是报仇的事,两个人政见相左,简若丞的存在就已经和过去,是祝烽初登基时的助力不同,成了皇帝的阻力。

    那皇帝,当然要清理自己的绊脚石。

    只是,为什么偏偏是简若丞?

    为什么偏偏是他?

    南烟难过的看着简若丞,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过了很久,就听见简若丞长叹了一声,然后说道:“微臣,愧对皇上,愧对贵妃娘娘。”

    “……”

    “微臣,这就回金陵。”

    说完,俯身一拜。

    然后起身,周围的那些大臣还想要赶上几步,但他已经转身走到另一边去,牵了一匹马,翻身上去,便策马离开了这里。

    马蹄扬起的一阵雪尘,迷漫了大家的眼睛。

    所有的人看着这一幕,就好像是在做梦一样。

    尤其是南烟。

    好像经历了一场噩梦。

    在噩梦里,她最信任的朋友,最景仰的君子,简若丞,突然间变成了她不认识的样子,甚至还有可能——

    现在,他走了。

    而且,祝烽是让他回金陵去辞官,那将来,他就是要彻底的离开朝廷了?

    怎么可能呢?

    怎么突然发生这样的事呢?

    到底,是哪里不对了?

    南烟呆呆的站在雪地里,望着那慢慢弥散开来的雪尘,这个时候,简若丞的身影已经看不见了。

    而那些官员们,这个时候,也都哑口无言。

    连简若丞自己都走了,他们还能说什么。

    只是,这些官员,全都是前阵子才从金陵来的,他们也大多数都是南方的官员,这一次为了阻止祝烽营建北平城,大家同气连枝,而且,也最推崇这个最年轻,也最有冲劲的中书省右丞。

    没想到,还没过多久,他就被罢官了。

    这,是皇帝的报复吗?

    大家立刻变得谨慎了起来,纷纷退下,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这时,祝烽转过身来,走到了南烟的面前,挡住了她看向那条大道的目光,沉声道:“跟朕回去!”

    “……”

    南烟没有说话。

    乖乖的跟着他,回到了金车上。

    车上自然是很温暖的,可是大概是因为刚刚一直站在雪地里,周身冰冷,等上到车上的时候,这样冷热一击,南烟蓦地打了个寒颤。

    祝烽瞪着她,半晌,终于叹了口气。

    将她抱进怀里。

    这个小女子,在他怀里,还在微微的颤抖。

    “皇上,”她颤声道:“简大人,他真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