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779章 有别的人来这里暂住吗?
    南烟忍不住抬起头来,又往那门窗紧闭的三楼看了一眼。

    没想到,这座金楼上,还藏着一个秘密。

    既然是高皇帝上了锁的东西,不管是他的儿子,还是孙子,都不能违背他的意愿打开那层楼,而这些当臣子的,就更不敢了。

    所以这么多年来,竟然没有人知道,他御赐给吴家的,到底是什么。

    有意思……

    南烟想了一会儿,然后笑道:“好吧,既然是高皇帝不愿意让人知道,那本宫也就不去了。”

    吴应求道:“娘娘若还想去别的地方游玩,可以随便走走。这座别苑很大,风景还是很好的。”

    南烟道:“好。”

    说完,她便转身往前面走去。

    刚走了两步,却又停下来,回头道:“国公。”

    吴应求忙道:“贵妃娘娘还有什么吩咐?”

    南烟道:“这座别苑,除了皇上来之外,还会有别的人来这里暂住吗?”

    “……”

    问完这句话,南烟感觉到吴应求的呼吸顿了一下。

    周围,都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似得。

    南烟微微的蹙了一下眉头,却见吴应求看了自己一眼,然后说道:“娘娘这是说哪里话?这座金楼别苑,已经是皇家的行宫了,自然只有皇上和娘娘才能来住。”

    “……”

    “又有谁,敢擅闯皇家的行宫呢?”

    看着他脸上的神情,南烟笑了笑:“也对,是本宫胡言乱语了。”

    吴应求笑道:“娘娘如今身怀六甲,当多加珍重才是。”

    “多谢国公记挂。”

    说完,两个人便客客气气的告辞,分开了。

    吴应求一直站在原地,看着司南烟的背影走远了,这时,他的儿子吴定才上前一步,走到他身后,压低声音说道:“父亲,她刚刚问那个问题,难道她——?”

    “……”

    吴应求没说话。

    只是精明的眼中隐隐的透着一点光芒。

    过了好一会儿,他说道:“走吧。”

    说完,便转身往另一边走去。

    不一会儿,出了这个花园,又走过了一条长廊,便到了康妃所住的芙蓉居。

    吴应求带着吴定走进去,拜见了康妃。

    吴菀坐在椅子上,抬手道:“父亲,哥哥,都起来吧。”

    “多谢娘娘。”

    吴定扶着吴应求起身,吴菀又道:“坐吧。”

    两人坐下,荷香奉上了两杯热茶之后,吴菀便轻轻的一摆手:“你们都下去吧。”

    “是。”

    芙蓉居中服侍的人都退了出去,大门也虚掩上了。

    那些人一走,吴菀立刻说道:“父亲。”

    吴应求看着她,说道:“娘娘这些日子在燕王府,都还好吗?”

    “父亲放心,女儿一切安好。”

    “那,为父也就放心了。”

    “可是我没办法放心。”吴菀皱着眉头,说道:“父亲之前让人传话给我,说是不能对司南烟下手。”

    “……”

    “难道,真的不能想办法对付那个贱人吗?”

    吴应求摆了摆手,道:“菀儿,这件事不能操之过急。”

    “还不急?”

    吴菀一只手握成拳头,敲在桌面:“她现在怀孕已经快六个月了。”

    “……”

    “再有几个月,就要生产了。”

    “……”

    “父亲你也看得出来,皇上现在被她迷惑,眼中已经完全没有后宫的人。”

    “……”

    “这一次,皇上在北平停留了那么长时间,身边只有那个贱人,和宁妃,女儿在燕王府的时候打听过,虽然那个贱人不能侍寝,可是皇上都没有在宁妃房中停留过一夜!”

    吴应求微微的挑了一下眉毛。

    但,他只顿了一下,就平静的说道:“这,不足为奇。”

    “……”

    “不管贵妃有没有怀孕,皇上都不会去宁妃那里过夜的。”

    吴菀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为什么?”

    “没事,秦家的女人的事,你不必过问。”

    当然,吴菀本身也并不关心秦若澜,虽然知道那个女人不好对付,但眼前,最让她棘手的,他们共同的敌人,还是司南烟。

    她说道:“好,就算不说宁妃,可是万一这一次,司南烟生下一个皇子怎么办?”

    “……”

    “父亲你也看出来了,皇上对魏王的态度,他显然是一直在等自己的另一个儿子出生。”

    “……”

    “要是她真的生一个儿子,我们就没有机会了!”

    看着吴应求眉头紧皱,却不发一语的样子,吴菀急了,说道:“父亲,之前她册封的时候,父亲都那么急迫的要把她压下去,怎么这一次,父亲反倒——反倒畏惧了呢?”

    吴应求看了她一眼,沉声道:“我怎么会畏惧她?”

    “……”

    “现在,皇上要迁都北平,接下来还有很多事,都在等着我们吴家去做,如果在这个时候出了任何差池,这一次的机会,就等于空手让给别人。”

    “……”

    “菀儿,前朝和后宫,也是有轻重的。”

    吴菀咬着牙,说道:“难道父亲就这样放弃我了不成?”

    吴应求面色一沉:“你怎么会这么说?”

    “那女儿在后宫的事,父亲一点都不帮忙,难道要让我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女人生下皇子,被册立为太子,然后,彻底的踩到我头上?”

    说到这里,吴菀的脸色已经铁青,沉声道:“不管怎么样,我都不能再让那个贱人骑在我头上,我已经受够了!”

    “菀儿……”

    一见她这样,成国公也皱起了眉头。

    他这个女儿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决定了的事就没有人能改变,又冲动易怒,让他们都很头疼。

    所以,当初让她嫁给祝烽的时候,还塞了一个高玉容过去。

    也就是为了让高玉容一路保护她。

    偏偏现在,只有她一个人在这里,身边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吴应求真的担心她会做出什么傻事。

    他说道:“为父已经再三跟你说了,这件事,不能操之过急。”

    “……”

    “如果是我们动手,不管怎么样都会留下把柄。”

    “……”

    “但是现在,再过几天,倓国的使者就要来了。”

    吴菀一听,眉头又是一皱:“就是上次那个?”

    “没错。”

    “他来了,又如何?”

    吴应求苍老的脸上透出一点阴冷的笑意:“他来了,就有好戏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