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 第788章 自己,是不是太无情了?
    南烟的眉头又皱了起来,说道:“可是皇上,这样也不是长久之计。”

    “……”

    “纸是包不住火。”

    祝烽面色平静,说道:“你的表兄他们,也不会对外泄露。”

    南烟疑惑的道:“为什么?”

    祝烽低头看着她,道:“因为,他们应该也会希望,你的儿子等到炎国皇帝的宝座。”

    “……”

    “所以,他们不会说。”

    南烟有点明白过来。

    但她立刻说道:“可是,他们会不会一直用这个软肋来——”

    来威胁你?

    这句话,南烟心里掂量了一下,还是没说出口,倒是祝烽,他的眉心微微的一蹙,沉默了很久,然后说道:“威胁……”

    “……”

    “他们没有多少机会了。”

    南烟睁大眼睛看向他。

    蓦地,也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祝烽早就已经表示过了,炎国跟倓国,迟早都会打起来。

    他会将倓国,纳入到炎国的版图里。

    甚至,倓国那边,自己这一次去了一趟,也感觉得到,举国上下对炎国的敌意很大。

    所以,眼下的和平,是暂时的。

    也是带着欺骗性的。

    这个时候,南烟的心情有些复杂——她知道自己的身体里流淌着一半倓国人的血液,甚至,自己还是倓国的皇族,今天,刚刚收到了身为南明县主的俸禄。

    但,她对倓国,的确生不起应该有的感情。

    已经当了二十多年的炎国人,甚至在前些日子,还在城头帮助祝烽抵挡了北蠡王的袭击。

    所以,她对祝烽将来迟早有一天要攻打倓国的事,并没有太大的感觉。

    这种感觉,真的是很复杂。

    自己,是不是太无情了?

    祝烽躺到了南烟的身边,一只手轻轻的搂着她,说道:“阿日斯兰还打算在炎国停留一段时间。”

    “……”

    “说是,想要再跟你叙叙旧。”

    南烟的眉头不由自主的就是一皱。

    续什么旧?

    说实话,她对阿日斯兰的感觉并不好,毕竟,当初是这个人将她从星罗湖上掳走的,而且,祖母也还在这个金楼别苑里,希望不要碰到他,更刺激祖母的病。

    祝烽说道:“不过,朕倒是觉得,他肯定还有其他的目的。”

    “哦?什么目的?”

    “这个,现在朕还没有看出来。”

    “……”

    “但他既然想要停留一段时间,那显然,目的就在这里。”

    南烟想了想,说道:“皇上要小心。”

    祝烽看了她一眼,嘴角淡淡的勾了一下。

    他倒是不担心阿日斯兰敢对自己做什么,说到底,这里毕竟还是炎国的地盘,只是,这个人,跟那个蒙克到底在打什么算盘。

    从倓国那边发回来的消息,让他颇费猜疑。

    因为前些日子,北蠡王在倓国朝中更加的专横跋扈,皇帝要做什么事,几乎都要经过他的允许,皇帝颁布的政令,若没有得到了他的批准,甚至都不能下达。

    面对这种情况,南蠡王不可能不想办法。

    而他的办法,却是到这里来。

    难道他们,对付北蠡王的办法,是在炎国?

    祝烽正皱着眉头想着,突然听见耳边响起了南烟“哎唷”一声,他惊了一下,急忙问道:“怎么了?”

    南烟伸手摸着肚子,笑道:“他在踢我。”

    “啊?”

    祝烽愣了一下,低头看着她高高突起的肚子,还有点不知所措。

    南烟笑道:“是胎动。”

    “朕之前怎么没看到过。”

    “皇上最近都在忙,过来的时间少啊。”

    “他经常踢你吗?”

    “最近比较多。”

    “让朕看看。”

    幸好房间里烧着地龙,非常的暖和,进屋之后甚至都要脱掉身上厚重的大衣裳,所以,南烟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衣襟撩起来,露出了圆滚滚的肚子。

    祝烽有些惊奇的盯着她的肚子,刚要说什么,就看到肚皮上,出现了一个小包。

    然后,从肚子上划过去。

    祝烽惊喜的睁大了眼睛:“这是——”

    南烟自己也笑了,道:“这好像是他的手,他是在伸懒腰。”

    祝烽将自己的手掌伸到嘴边,还呵了几口气,虽然他的手常年都是温暖的,很少有过冰冷的时候,然后小心翼翼的覆到了南烟的肚子上。

    依稀能感觉到,里面的一点点震动。

    祝烽笑道:“真有劲,一定是个小子。”

    听到他这话,南烟想起了他刚刚说的话。

    祝烽,真的太希望这个孩子是个儿子,甚至,已经把将来都给他规划好了。

    但是,这样真的好吗?

    南烟不由得想起了魏王,想起那个小心翼翼,尽力的让自己强大起来,以博得父亲宠爱的孩子。

    南烟突然觉得有点难受。

    祝烽原本还兴致勃勃的摸着她的肚子,正要抬头说什么,却见南烟的眉宇间,腾起了一丝淡淡的忧伤。

    他说道:“怎么了?”

    南烟看了他一眼,掩饰的摇了摇头:“没,没什么。”

    “……”

    祝烽目光如炬,似乎也从她躲闪的目光中看出了什么。

    他沉沉的出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不要胡思乱想。”

    “……”

    “朕为这个孩子想的,是他最好的未来。”

    “……”

    南烟安静了好久,只轻轻的点了点头,钻进了他的怀里。

    |

    接下来的几天,金楼别苑里格外的平静。

    祝烽每天都会跟阿日斯兰见面,除了商讨开启的边境贸易关卡之外,宴会和游乐,也必不可少。

    毕竟,两国如此交好,不能怠慢了“贵客”。

    这天,南烟起床没一会儿,就听到下人来报,老祖母有点不舒服。

    南烟立刻穿戴整齐就过去了。

    这些日子,她因为安心养胎的关系,跟老祖母见面的时间比较少,毕竟是北方的冬天,即使每天待在烧着火龙的房间里,对老年人来说,也不那么好受。

    南烟一进到佟玉华住的房间,就看见她靠坐在床头。

    “祖母。”

    她急切的走过去,坐到床边。

    佟玉华刚刚被宫女哄着喝了一点药,嘴里正苦,一看到她,就微笑了起来:“我的南烟来了。”

    “祖母,你好一点没有?”

    “我没事,他们一定吓你,说我病了,对不对?”

    “……”

    “我没病。就是没睡好。”

    她一边说着,一边揉了揉眉心。

    她还是一如既往的,怕自己担心,说一些言不由衷的假话来安慰自己。

    南烟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

    这时,佟玉华低头看着南烟的肚子:“你的肚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